Mezza Luna

ARTICLE PAGE

一點小事情【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1/ 12/ 03/ 01:07
  • COMMENT0
*極短篇

  雖然平常總是摸不清楚亞瑟在想什麼,不過當亞瑟表現出來的時候,阿爾弗雷德仍然不明白原因。遠遠地就看見年長的親密戀人站在自家門口,像是不知道要不要進去。明明亞瑟身上有鑰匙,就算真的忘記帶阿爾弗雷德也確信自己有說過備份鑰匙放在哪裡。但亞瑟的表情看起來擋住他的絕對不只是一扇門那麼簡單。亞瑟似乎得鼓起勇氣才敢將手搭在門把上,一瞬間又抽回來令阿爾弗雷德懷疑門把已經被亞瑟變成蛇──很顯然不是那回事,但亞瑟到底在等些什麼?

  長期交往後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亞瑟有許多特殊的小秘密,興趣上的、個性上的、還有性愛方面上都是。平常的亞瑟看起來中規中矩,或許是因為職業關係讓亞瑟總是穿著合身的西裝,更添加了他一絲不苟的形象,但阿爾弗雷德其實十分喜歡亞瑟的打扮方式。亞瑟的說話腔調有特別的英國腔,總是能立刻吸引到眾人的注意力,搭上他的聲音就是令阿爾弗雷德在初次見面中就印象深刻。亞瑟喜歡下廚、喜歡讀書、喜歡刺繡,雖然這些看起來都和阿爾弗雷德搭不上關係,但是……

  阿爾弗雷德又將注意力重新放回亞瑟身上,隔著遠處偷窺的行為雖然不太好但就是想知道。只見亞瑟從手提包中拿出了一個小提袋,默默地注視沒多久後又放了回去,好像那可以給他勇氣似的;接著,他從口袋中掏出另外一樣東西,太遠了看不太清楚,同樣也在幾秒後被亞瑟收進原本的地方。最後,亞瑟將手按上了門,並把額頭貼在上方。
  那一瞬間,突然十分想衝上去擁抱亞瑟親吻。戀人在想念著哪,光是知道這點阿爾弗雷德的胸口就泛起了幾乎心酸的甜蜜。要是沒有看到也就算了,但如果亞瑟每一次見面時都在門口躊躇如此久的話,那阿爾弗雷德怎麼會在他進門後笑他總是要花那麼多時間打扮自己呢?如果亞瑟每一次來都會用那種表情看著門牌上的名字的話,那阿爾弗雷德又是多麼幸運才能擁有他呢?


「嘿…」最後還是忍不住,阿爾弗雷德一手拿著超市的購物袋另一手提著公事包朝亞瑟的方向走去,並裝成才剛轉彎過來的樣子。
「喔…嗨,呃…你回來了。」
「嗯,快進去吧?你該不會保持這樣子很久了,又忘記帶鑰匙來?」
「才、才沒有,我也只是剛到而已…」

  先他一步將鑰匙熟練地插入鎖中,阿爾弗雷德很快地開了門並讓亞瑟先進去:「怕忘記的話,就把我家跟你家的鑰匙弄成一串不就好了嘛。」
「……我有、考慮過……」亞瑟說的很小聲,接著立刻臉紅了。蒼白的臉色一旦染上紅就變得很明顯,他沒有轉過身,就只是背對自己站在那裡。
「嘿,」這種時候一向都是阿爾弗雷德主動出擊,從後方將亞瑟摟入懷中,戀人的面頰還有些冰冷,「好久不見。我想你。」
  親吻和耳鬢廝磨,理所當然又自然而然,亞瑟抬起頭讓自己親吻,同時也抱住了阿爾弗雷德的背部。「…我也想你。」


「我注意到你好像有拿東西來,那會是送我的禮物嗎?」
「嗯哼,你這笨蛋一定不懂得打理自己,要變冷了卻還只穿件薄薄的夾克……也不是特意要弄的,剛好最近想試試看新學會的花樣才…」
「亞瑟。」
「幹、幹麻啦…你該不會不要吧?」
「我只想說我愛你。」
「…我也是。」

  長期交往能得知的事情很多,亞瑟會習慣性地往壞處想,而阿爾弗雷德還在努力改正他這個毛病。但亞瑟也有很多很可愛的地方,例如阿爾弗雷德先說出了甜蜜的愛語,亞瑟也會露出靦腆的笑容。

「噢…我還有另外一樣東西要給你。」
「嗯?」
「這個。」亞瑟從口袋裡拿出了另一把鑰匙,「…把這個…繫在你的鑰匙圈上…」
  阿爾弗雷德點點頭,連著亞瑟和那把鑰匙都用自己的手包覆起來。
  深愛著戀人也被對方愛著,這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

---
後記。

今天好冷,想寫些溫暖的互動。
阿爾弗雷德其實是世界第一的英廚←
謝謝收看:D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