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小巷【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1/ 11/ 21/ 00:22
  • COMMENT0
*噗浪舊文


*架空米英(雖然感覺沒什麼差別)‧無劇情注意

「老闆──再來一杯──嗝…」
「請給他一杯水就好。」

忘記了是第幾次嘆氣不該跟來,卻又沒辦法就這樣放下戀人不管,十九歲的阿爾弗雷德嘆了今晚第三次氣。好吧,或許是第三十次。
不過就是支持的球隊輸了這種小事,也能讓亞瑟氣的要喝酒解悶。不是不知道亞瑟對於足球有多麼狂熱,不過要是每次輸了都這樣的話,誰知道亞瑟在外面會不會有一夜情的對象啊?那個酒醉後會大膽二十倍的情色大使!

「唔…這酒難喝死了,我要喝你那杯,拿來。」
「我點的是果汁喔。」
「呿。來酒吧還點果汁…小鬼頭。」咕噥兩聲,亞瑟還是湊過身來喝了一大口。

亞瑟‧柯克蘭,二十三歲,唸的是和理學院幾乎構不上關係的文學院,他們在某次某個人的派對上初次見面(正確來說,是亞瑟喝醉了吐在他身上),之後便莫名覺得彼此相吸。他們開始約會,在學校各地接吻出門約會,之後亞瑟畢業找到了份報社的工作,還在這個鎮上生活。雖然兩人沒有同居,但偶爾會像這樣出來約會。亞瑟很常來這家酒吧,開心時慶祝難過時喝悶酒,因為亞瑟的酒品非常糟,久了酒保也知道只要一通電話就會有人來處理。更好的是,這種情況幾次之後大男孩乾脆在每次青年來時都會跟來,省去一筆通話費和所需的時間。

「是是,你才幾歲就像大叔一樣,HERO可是還年輕喔。」
「哼、…是你,嗝、不知道酒的…美味……」
「不要往我這裡靠,有酒味啦……」

除了擔心亞瑟酒醉鬧事之外還有一個不得不跟來的理由,那就是亞瑟酒醉後非常善於勾引人。被他霧上一層水氣的湖水綠一個眼神撂倒的人,阿爾弗雷德想自己不會是第一也不會是最後。又嘆了口氣,把這杯果汁喝完,不管亞瑟還想怎樣,他都決定拖著亞瑟回家。

「好了,你不應該再喝下去了。」
「再來一杯,我又…還沒醉…」
「不可以。」
「小氣鬼……」

於是當亞瑟的手按上他的大腿時,阿爾弗雷德不妙地瞥了一眼亞瑟:迷濛的眼神和被酒水濡溼的嘴唇……不是吧。亞瑟的右手緩慢地在大腿上移動著,碰到拉鍊時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亞、亞瑟?」
「嗯……?」
「我們回家吧?」仍然是和顏悅色,這種尷尬的事要是被別人知道有損HERO名譽。
「嗯……不要。我喜歡這裡。」

在吧檯下的手拉開了拉鍊,卻因為褲頭鈕釦沒有解開而只能伸進去一兩根手指:亞瑟緩慢地按壓著,在多日沒有發洩的情況下有如點火一般:下身很自然地起了反應,阿爾弗雷德覺得臉都快要燒起來了。天哪,他就知道。

「不不,可你明天還要上班呢,我們快點回家洗澡睡覺。」

亞瑟盯著他看好一會後甜蜜地笑了起來,將腦袋往他肩上蹭,嘴唇在耳邊性感地開合:「可是,你已經好久沒有跟我做愛了……」
「…我跟別人也沒有啊,誰叫你最近這麼忙、連吃飯時間都……唔啊!」
「那我現在想賠償你了嘛,哪、對不起嘛…」

指頭在布料上搔刮撫弄,對於青少年來說刺激有些太過使阿爾弗雷德立刻紅了臉。亞瑟肯定是故意的,瞧他嘴角的笑意和手上的動作……再慶幸一下,坐在亞瑟旁邊的是他真是萬幸,如果是別人而被他知道的話,一定恨不得將對方給碎屍萬段。

「好,但我們別在這裡做好嗎?」
「就在這裡做,或是…嗯哼,都好,但我不想回家……」

手指暫時從裡面退開,在外頭充滿技巧性地揉捏,亞瑟滿意地以手檢查已經興奮發硬的器官,彷彿阿爾弗雷德越是忍耐就越開心似的。
「…嘖。」這下也顧不得了,亞瑟挑撥著他的神經令他有種想報復的心態,但不是在這裡。不算溫柔地拉起亞瑟,對方只是咯咯地笑,眼神更加邪魅。亞瑟在對他挑釁,公共場合之下背著眾人做些放蕩的事會令亞瑟興奮。既然如此。

「走。」沉下了臉,阿爾仍然有禮地將酒錢擱在吧台上,拉著亞瑟便離開了酒吧。或許對亞瑟來說,現在的一點懲罰就是對亞瑟的鼓勵,那麼順從慾望也無不可。將亞瑟扯進了一旁的小巷中,阿爾弗雷德開始粗暴地親吻起亞瑟。

「嗯哼……阿爾的味道…」就算喝醉,亞瑟的技巧卻絲毫未退,舌頭靈巧地纏上他,毫不吝嗇地發出接吻的聲音。幾日不曾親密接觸讓接吻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亞瑟幾乎是撞到牆上,但卻沒有人關心──親吻對方和互相愛撫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的。


親吻讓呼吸變得凌亂,急著吻對方也被對方親吻,亞瑟哼出聲音並不斷用大腿及膝蓋磨蹭阿爾弗雷德已興奮起來的下方。酒醉讓自己變得大膽,在這種陰暗小巷又是深夜不會被發現到的想法令亞瑟放心不少,腦袋裡裝的全是阿爾弗雷德。可愛的學弟,心愛的戀人……大男孩很愛撒嬌,跟前跟後的個性也十分可愛。在床上的需求純情的像處男一樣,稍微逗弄一下就能讓阿爾滿臉通紅;接著他會因為不甘示弱而硬忍著,那樣子更讓亞瑟忍不住嘴角。

「你、是故意的…對吧…」阿爾弗雷德咬著亞瑟襯衫的鈕釦時忍不住這麼說,對方輕笑著,雙手也熟門熟路地探進自己的帽T裡上下其手。

「是誰說…每次我都不主動的?」在阿爾胸前撫摸觸碰著突起,亞瑟一邊搓揉著一邊看著戀人的反應,果不其然地對方蹙起了眉頭:「嘿…每次都只有我被摸很不公平…」

「你這醉鬼情色大使…」掀起了亞瑟的上衣,將粉紅色的乳首含入嘴裡時亞瑟滿意地呻吟,聽了幾乎要讓阿爾弗雷德下身更加發硬。

用舌頭挑逗舔舐,接著用牙齒輕含著咬玩,亞瑟心癢難耐的聲音很是悅耳。亞瑟還不斷用膝蓋磨蹭著他的褲頭,簡直就是不知死活。反正只要亞瑟玩開了,被別人看到什麼的他也不真的在意。更何況是在這種小巷子,夜裡幾乎不會有人經過,只要亞瑟不要發出過大的聲音,不會有人打擾他們。

「哈…阿爾的也很有感覺了呢……」低頭看著年紀較小的戀人已經有了生理反應,亞瑟笑著繼續進行著腳的動作:「跟我一樣、嗯……」
「還不是因為你……」
「…嗯、是因為我喔…」亞瑟抬起頭來對上他的眼睛笑得甜蜜又開心,「只可以因為是我。」

被那種眼神和微笑猛地撞擊心臟,並且立刻產生了想要用力擁抱眼前人兒的想法,略嫌粗暴地又吻了亞瑟後,阿爾弗雷德開始在亞瑟的手提包中翻找著可以拿來潤滑的東西。幸好,亞瑟有使用護手霜的習慣,很快就翻到那小小的圓鐵盒。挖了一小坨在食指和中指後蓋上蓋子,亞瑟已經主動地褪下了褲子,漂亮的性器挺立著顯示出主人現在也非常興奮。

「情色大使……」又說了一次,接著以手指在入口處輕柔地打轉著。緊閉的後庭在持續地按摩後漸漸紓緩,插入指頭時亞瑟身體縮了一下,很快地吞沒它們。
「嗯唔……」奇異地感覺無論經過多少次都仍然不習慣,但知道是為了等等而作準備,亞瑟放鬆了身體,盡量讓阿爾把凡士林均勻地塗在裡面:「嗯、再深一點……」

只是手指並不會太難受,在阿爾緩慢開拓時反而感到不滿足,於是亞瑟開始扭動身體,讓阿爾可以盡量深入一些:「啊、嗯哼…多一點、不夠……」在阿爾旋轉手指時呻吟出來,被拓展的地方灼熱而需要撫慰。「嗯…快一點、阿爾…快點…」

喝過酒的身子變得對慾望誠實,因為酒精渲紅的臉頰在陰暗的燈光下亞瑟的眼睛被睫毛給半掩住,在阿爾抽出手指後有些腰肢發軟。「啊……阿爾弗雷德…」
「不要急。靠著牆上。」這時候有過於常人的力氣實在是件好事,在進入亞瑟後毫不費力地將亞瑟給抱了起來,一邊讓亞瑟靠著牆。亞瑟發出了半是疼痛半是舒服的聲音,在阿爾弗雷德耳裡聽來轉為刺激律動的開關。亞瑟環在腰際的雙腳夾緊,像是催促他快點開始。

真是瘋了。亞瑟喝了酒姑且不論,連他也陪著亞瑟胡鬧。在巷子內幹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而更怪的是他也跟著更加興奮。擁抱的越是緊密就越感到甜蜜,亞瑟摟著他的頸子喘著,因為律動而一晃一晃的腦袋很是可愛。亞瑟的體內滾燙的像是發燒一樣,抽出時感到的冰涼空氣和搗入時候被緊緊絞住,迫使他也發出滿足的聲音。不過也就是幾天而已竟然也能讓慾望控制住,可見他自己果然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但是當然了,一切都是眼前這可恨又可愛的男人造成的,誰要亞瑟用這種招數誘惑他。

「不行、進得好深……你真棒、阿爾…嗯唔…」
「還喜歡嗎?」
「啊、喜、喜歡……嗯…」說完後亞瑟又主動地要求接吻,交纏在一起的舌頭發出令人害羞的接吻聲,無論是他或是亞瑟都單純地享受在這份快樂之中。

幾次快速律動後便忍不住射了出來,亞瑟抱緊了他的脖子毫無怨言地接受。放下了亞瑟的腰後對方幾乎要站不穩,這才發現亞瑟並沒有解放,或許是因為喝過酒變得比較不敏感。
「我幫你吧。」手指愛憐地撫過興奮的前端,亞瑟靠在牆上舒服地呻吟,接受他的服務。套弄著亞瑟的同時用手在亞瑟後方攪弄著射進去的東西,決定先用出來多少算多少,他可不想亞瑟因此肚子痛,雖然亞瑟很喜歡他這樣做。
「嗯啊…要出來了……」幾乎是剛說亞瑟便忍不住,他於是張嘴含住了亞瑟並接受對方的東西。

「回家吧。」隨便用手擦過嘴角,背起亞瑟時對方難得乖巧地摟著他的脖子不像每次酒醉都亂踢亂打。
「你身上……好香喔。阿爾……」在頸邊一帶蹭了幾下,是熟悉的香味令亞瑟閉上了眼睛。
「嗯哼。想睡就先睡一下。」
「回家要叫我喔……還要做的…」
「好啦。」誰叫他有的是一個色情度破表但又可愛到不行的戀人呢。
「愛你,阿爾……」
「唉……」

---
後記

整理時看到的順便發上來XD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