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Life is a gift(3)【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1/ 08/ 12/ 16:46
  • COMMENT3
*架空米英


  漆黑的幾乎看不見手指,傑克抱著懷中呼吸薄弱的貓兒緩慢走著,不時用手撫摸貓兒的下巴和臉頰,眼裡是說不出的溫柔。潛入獸醫院原本只是為了看看牠,卻意外聽到那值班的美容師打電話給當時手術的路德維希醫生說貓兒的情況並不樂觀。一聽之後當下就做了決定要把貓給抱出來,他在對方後腦杓敲了不輕不重的一棍,沒有太大力只是讓對方暈死過去,應該不至於受重傷。至於懷中的牠,在撬開籠子後毫無反抗,圓圓大大的眼睛直盯著他瞧,也沒發出任何聲音。

「你連名字都還沒有呢……」
  當天因為太過緊急抱去,連名字都還沒有取就讓牠住了院,回家後又滿腦子想著會不會活下去之類的事,負面思考擠滿了整個腦袋,完全無法想別的事情。

「對不起啊,如果能多跟你相處久一點的話、我一定會幫你取個很棒的好名字……」

  並不知道貓兒能不能聽懂他說的話,事實上他連貓兒有沒有在聽都不太確定。就這樣一路和貓兒低聲說著話,到達公園一處土地較鬆軟的地方。凌晨時分透心涼的風一吹令他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伸手拉緊了外套盡可能的不讓貓吹到冷風。他蹲了下來,在黑夜之中的綠色眼瞳閃爍著光芒,像在思索什麼事情,最後眼中的亮點在閉上眼再睜開後減弱了些,他嘆了口氣,將背包中準備好的東西一樣一樣拿了出來:比鞋盒小一點的黑色紙盒、鏟子以及一些鮮花。

「如果你能長大就好了……但長大又能怎麼樣呢?不能跑跳、身體又註定虛弱…」他輕聲開口,同時掀開了外套低頭注視懷裡:「好好睡吧。這裡有你的同伴陪著你,不會寂寞的。」小心翼翼地將還很柔軟的身體放進鋪了毛巾的紙盒中,放了幾朵花在貓兒旁邊接著闔上蓋子。接著要開始挖掘時傳來的腳步聲令他疑惑的抬頭。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年輕的實習醫生只套著一件運動外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聽口氣他似乎很生氣。
「牠活不了的。我知道。看牠的眼神就……」
「別開玩笑了!」身子被大力抓握、從肩膀上立刻傳來尖楚的疼痛令傑克忍不住縮了一下,「牠還有救、而你他媽的把這隻貓從院裡抱走……你在想什麼!你憑什麼決定牠的生死!」

「我……」
「當馬修說你留的資料全是假的我就知道了!」阿爾弗雷德憤怒的吼著,完全沒辦法克制自己的音量:「你自以為決定了一切──然後眼睜睜看著牠斷氣!」

「我才沒有!你以為我不想看他活著嗎?我──我要是想看著牠死的話就不會抱去你們醫院還著急成那樣!」
看傑克邊講邊從眼中流出了淚水,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傷心,阿爾弗雷德沉默了下來,也放開了握著他肩上的手。

「我只是不想牠被你們丟掉……!」在阿爾放開手後他胡亂用袖口擦著眼淚,不管泥土是不是把自己弄得更髒,
「如果牠要寂寞的被當成垃圾丟掉、那不如讓我好好把牠……」

  接下來的話他抽抽噎噎地說不清楚,只是坐在原地,看到還未埋進去的盒子又哭得更加傷心。

  阿爾弗雷德低頭看著他,同時腦中浮過年紀尚幼的自己在閣樓裡大哭大鬧。那時候想做什麼呢?是想要出門把貝兒小姐接回家,還是抱著她去醫院?如果沒有被關住,那會採取什麼行動呢?看傑克哭的這麼傷心,再加上剛剛聽到的,傑克似乎總是把動物的屍體埋在這裡。撇過頭看地上殘留的物品,鮮花和盒子等等顯然都是傑克帶來的,或許他每次都是一邊流淚一邊埋葬動物們。

「……喂。」
「幹、幹麻…」
「你不是叫傑克對吧。名字和地址、電話都是假的。」
「……嗯。」
「那你叫什麼?不要再說謊,告訴我。」
「………亞瑟。亞瑟‧柯克蘭…」

  夜風吹得手腳有些冰冷,正這麼想著突然有東西蓋到自己身上。抬頭一看,阿爾弗雷德只剩一件薄上衣,而身上的運動外套還有著餘溫,十分溫暖。

「穿上吧。我有很多事要問你,跟我來。」
「我不…」
「不要的話,我就將你做的事情報警。你知道的,美國的動物警察不會饒恕這種行為。」其實阿爾弗雷德不太確定死掉的動物算不算他們管,不過還是先嚇嚇眼前的人。

「……」亞瑟‧柯克蘭咬了咬下唇,之後才點點頭:「要去哪?」
「速食店。」丟下這句話,阿爾弗雷德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

亞瑟又蹲了下來,拿起鏟子。
「…讓我、先把牠放進去…」

阿爾弗雷德看著他還掛著眼淚的眼,嘆了口氣也蹲了下來幫忙。

***

「你住得很遠嗎?」
「……嗯。」
「你的工作是?」
「……待業中。」
「你不是美國人吧?」
「…不是。你可以不要問那麼多嗎?反正我不是你們醫生眼中的那種高材生。」忍不住回嘴,阿爾弗雷德愣了一下後笑了起來。
「你個性一定很差。」自顧自的下了定義後亞瑟哼了聲。

  餐廳裡面只剩下幾個人,他們坐在窗邊。阿爾弗雷德端過來的熱紅茶真是難喝死了,他從來就沒喜歡過這種廉價裝在塑膠杯裡的味道。既澀又苦,跟埋葬動物時胸口的痛楚很相似。偷偷觀察對面的阿爾弗雷德,桌上放了兩包大薯跟三個漢堡,食量也太大了吧……吃相又難看。

「……喂,為什麼要留假名字啊。要是我們要通知你怎麼辦?」

  雖然還是很生氣亞瑟私自抱走貓的行為,但看到他哭得這麼傷心,阿爾弗雷德總覺得亞瑟並不是冷血,只是處理方法和自己不同。

「……我這幾天都在附近,因為那個醫生說過情況不樂觀……」
「那你也不能這樣就把牠抱走啊。沒有人可以決定生死的。而且我們還沒跟你收診察費耶。」
「…我沒有錢。」

誠實的說了出來,亞瑟挑戰性地看了阿爾弗雷德,做好準備聽他接下來的不可置信和責罵。

「算了啦。反正醫院也不是我的,鬍子大叔一向不收看流浪貓的診療費。」
「咦?」
「我要問的已經問完了,難不成你要跟我回家嗎?」
「……不要,我要回去了。」
「你有手機吧?明天來醫院跟路德還有托里斯道歉。」
「喔…」這次老老實實抄了真的手機給他,「晚安。」

看著亞瑟離去的背影,阿爾弗雷德忍不住思考對方的過去會是什麼樣子,才突然發現身體一涼。
「…靠,我的外套被他穿走了。」


---
已經七千字了有點不妙。

3 Comments

小雅  

傑克這個假名真的...讓我每次看見都想不自然地扭動身體^q^
還是亞瑟這個名字最適合眉毛啦!

要是能活下去當然很好
但若果死是必然的話,希望牠能在自己充滿關愛和溫暖的懷抱之中離去
亞瑟是這樣想的吧Q_Q讓人很心痛
很想知道亞瑟的過去!

恰奇要加油喔wwww
月中了我的文都還沒好好發展起來=7=a(汗

2011/08/13 (Sat) 00:51 | EDIT | REPLY |   

Absurd=翦  

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居然以為亞瑟活埋了那隻貓(汗流浹背(艸)

2011/08/15 (Mon) 20:10 | EDIT | REPLY |   

Chaki  

Re: 沒有輸入標題

>>小雅

XDDD其實我考慮過大衛耶((欸
還是亞瑟最適合他了+1!!

亞瑟內心的那份溫柔實在是讓我好喜歡艸
我想是做這些事的同時也帶入了自己的想法和過去,
不要那麼孤單的死去。

我會加油的> <也期待小雅的!!

>>Absurd

原本有考慮過不過後來覺得這樣太驚悚還是不敢寫XDD"""
真希望寫個有魄力的亞瑟但最後還是讓他變得好少女((噴

2011/08/17 (Wed) 02:15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