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Life is a gift(2)【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1/ 08/ 10/ 03:39
  • COMMENT0
  
*架空米英




  在動物醫院裡面時間過得特別快似的,光是照顧住院動物就讓阿爾花了將近一週去熟記每個籠子需要的食物飲水、吃藥時間,他們採輪班制,輪到的人晚上必須睡在醫院以應付各種突發事件。馬修和阿爾是例外,輪班總是兩個人一起。
「嘿,兄弟。今天晚上輪到我。」
「我知道。所以我會先回家洗澡拿書,你呢?」
「我現在就回去洗澡……你說,我要不要帶個DVD來,然後我們一起看?」
「是『我陪你看』吧。…你都這麼怕黑了還硬要看鬼片,真搞不懂。」
「超恐怖的!是泰國的鬼片耶!」
「隨便啦。你都知道是假的了,就不要這麼在意啊。」
「它上面可是寫著真人真事改編!」

  馬修翻了個白眼,越過了阿爾伸手去逗弄籠子裡的貓咪,「好啊,就拿來吧。」
「愛你,你真是世上最好的弟弟!」

  唉,他總是拿興奮的兄長沒輒。

  路德維希在看診時顯得更加嚴肅而且細心,雖然臉繃起來很是兇狠,卻能感受到他對動物的愛心及熱忱。這天阿爾弗雷德在一旁幫忙,在送走打完預防針的寵物後他坐在櫃檯做治療紀錄。門被推開時法蘭西斯掛在上頭的鈴鐺會叮咚作響,他於是又抬起了頭:「你好。請問有預約……」

「現在有動物正接受看診嗎?請盡快幫我看看牠。」來人語氣雖然平靜但聽得出一絲急切,阿爾弗雷德起了身:「唔,如果是初次看診的話需要你先填……噢!」

  那男人懷中抱著的動物下半部被血液浸濕,毛皮不只因此亂翹而也整隻髒兮兮,看得出是隻貓兒卻完全不能想像牠原來是什麼樣子。懷裡的牠瞪著阿爾弗雷德,大有阿爾弗雷德一靠近就會拼命攻擊他的意味,於是他只好轉移視線到了男人身上。血同時將對方的衣服弄得一團糟,但對方看起來似乎沒有很在意自己的情況,只是抱著貓有些無助的望著他。


「你先進來。」立刻打開了診療室的門,就算是路德維希,對於這突然的情況下也嚇了一跳。他很快冷靜下來,將眉頭皺得更緊。
「我先幫牠止血。阿爾,你去叫托里斯後過來幫我。不好意思,」他轉移了說話的對象,深邃的藍眼睛對著男子:「請你先出去等,美容師會接待你。……你有被牠咬到或抓傷嗎?」
「…沒有。麻煩你了。」

  這時阿爾弗雷德才發現對方說話的口音很特別,似乎是英國口音。在時間不足下他只能看個大略:身高中等、偏瘦、有一頭金髮。但現在要緊的不是他,而是那隻重傷的小貓。

「牠、那隻小貓、被撞到了,我試著抓牠但是……」
「沒關係,之後再說。我是阿爾,阿爾弗雷德。等一下好嗎?我得先去看看牠的情況。」

  說完不等對方回覆,阿爾弗雷德見托里斯來了之後便立刻回去診療室中。


「多處骨折、尾巴被斷、後腳癱瘓……」路德維希低聲說,手上的動作小心慎重。阿爾弗雷德還沒有考上正式執照,所以只能在一旁做些比較簡單的動作:現在他正拿著酒精棉片溫柔地擦去小貓臉上沾附的血污,不時出聲哄著小貓。

「他還會活嗎?」
「有可能,但之後會過得很辛苦。牠必須住院了,往後兩天我值班。」
「嗯……」
「不習慣嗎?」
「什麼?」
「血。還有傷口。」
「……嗯。」點點頭,他的手從剛才就抖個不停,現在好不容易好一些。

「我能理解,」路德接過他手上的棉片,開始熟練地繼續:「習慣後就會好一點了。你是醫生,不能害怕。害怕會導致錯誤、判斷力不足,最後反而挽回不了性命會更傷心。」

「…我知道。」
「出去吧,請那位先生填住院資料。」
「嗯。……路德?」
「什麼?」
「你剛剛真是帥透了,就像個真正的英雄一樣。」


對方坐在等候沙發區發楞,他已將髒污的針織背心脫掉,露出白色的襯衣。托里斯朝阿爾弗雷德投去詢問的眼光,而阿爾弗雷德對他點點頭後便坐到男子旁邊去。
「哈囉。你還好嗎?」
「……牠怎麼樣?…還會、活嗎?」
「當然啦,路德的醫術很棒喔。只是必須住院觀察,呃……還有,你說牠是被車撞到的?」
「嗯,我在路邊把牠抱起來時就這樣了…」
男子看起來年紀不超過二十五,穿著也很整齊、現在才發現他的頭髮很蓬鬆,一雙眼睛似乎因為擔心而紅紅的,是看了讓人感到平靜的湖水綠。
「我都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我叫傑克。」
「傑克啊…雖然剛剛說過了,我是阿爾弗雷德。」友善地朝他伸出手,對方回握住並露出了一絲微笑。

***

  雖然自己住在外面,但馬修很常來和他一道吃晚餐,這天馬修下廚,而阿爾弗雷德就在客廳看電視直到馬修喊他吃飯。
  馬修在學校的成績非常好、家事比起阿爾弗雷德簡直可以媲美專家級;唯一輸給阿爾的就是很內向,雖然想和別人來往但好像總是不如意。自從他來動物醫院幫忙後好像多了點信心,法蘭西斯為了讓他更熟悉人群所以派他去櫃台接待,現在他已經做得越來越上手、笑容也變多不少。

「所以說,這兩天你們都在照顧那隻車禍的貓?」
「嗯,路德已經連值兩天班了。…唔,這好好吃喔,還有嗎?」
「還有啊,但你不要吃那麼快。也不要一邊吃飯一邊講話。」
「好啦好啦。我看我下次在母親那欄填上你好了。」
「那我要去百●達跟所有店員說租鬼片都是你自己要看而不是我。」
「別這樣…手機響了我去接。」

當他回來時臉色卻顯得很緊急,他一邊穿外套一邊走過來:「嘿,醫院有急事,托里斯要我過去一趟。」
「怎麼了?」
「貓不見了。」

***

  難得在院內沒有平常的嬉笑聲,等他們到達之後路德站在門口讓他們進來後鎖上了門。當他們看見住院區的籠子時不禁皺起了眉。防止貓兒脫逃的安全鎖頭被硬物敲斷,連帶著鐵門也被整個拆了下來,還有些染血的毛巾布還在原處,也不知道貓兒是在什麼情況下被帶走。

「只有這個貓籠被破壞,東西沒有不見。」路德維希緊緊蹙著眉,平常會套好外衣出現的他現在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顯然也是剛趕過來:「貓被抱走了,但是是誰……」

「托里斯呢?」
「他去檢查後門時被打昏了,雖然沒事不過這幾天不能值班。」
「那…你們跟傑克先生說了嗎?」
「還沒,我先去找他的資料出來……」馬修說完便走了出去,剩下阿爾弗雷德和路德維希。

「真麻煩啊,鬍子大叔不在時出這種事…」
「那不重要,現在是貓的下落如何……牠可是骨折了啊…」
「先把其他動物都處理好吧,也只能這樣了…還有…對了、要報警…」
一個一個巡視著其他籠子,幾隻剛才還縮著的貓見到是阿爾都來到籠前,有一隻甚至還伸出了手按上阿爾的手臂。
「你這惹人疼愛的小東西,沒有嚇到吧,嗯?」

  溫柔低聲地哄著貓,旁邊的路德維希也忍不住放鬆了些。
  阿爾弗雷德擁有的這份愛心足以讓他成為獨當一面的好獸醫,這是肯定的。

---
後記。

獸醫阿爾--
每次寫阿米時都讓我覺得快要變節,其實這兩人我好像都一樣喜歡。

說起來我根本沒想過阿爾會跟別的誰在一起…
謝謝收看,留言我晚點會回先去睡覺:P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