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Ich liebe dich【米英新年慶活動】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1/ 03/ 01/ 00:11
  • COMMENT4
想和你一起手牽著手,
走到連地圖上也沒有的地方。


***

  根據可靠情報,那個最囂張、最不把別人的意見當意見的世界警察要來了。一聽到這個消息,路德維希立刻覺得自己的假期有很大的機率無法善終……。再根據可靠情報,他並不是一個人,而把他的戀人──或許是更危險的那個──也一起帶在身邊。

  搞什麼啊?如果不是正當理由的話,路德維希實在是很想假裝不知道這件事。要知道平常在開會上就被他們兩個給弄得一天到晚在吞胃藥,常常沒進行到一半又開始吵吵鬧鬧,最後還是無解收場…唉,他很想照著進度來的啊,卻很少如願。嗯,決定了,如果他們兩個並不是因公(想也知道八成不會是因公)而來的話,自己就多多少少招待一下,讓他們開心個一晚兩晚就送客出門好了。

  千萬別讓這兩個比手榴彈還危險的存在搞出什麼啊,附近已經有個很棘手成天出問題的菲利、家裡有時候突然發神經的哥哥會去招惹伊莉莎白和羅德里赫……要是再多加這兩個,他的假期就全都毀了!

  於是在看到是來自阿爾弗雷德的電話時他很冷靜地接起來。

「我是路德維希。」
『哈囉!這裡是世界的英雄,我已經探測到你家有大批未解的謎樣事件於是這就要出發啦☆』
『笨蛋!你至少也要告訴人家你是誰吧!』
『嗯?亞瑟你可真笨哪,我不是已經說是世界英雄了嗎?這世上哪有第二個世界英雄?』
『誰笨啦你這漢堡胖子!也不想想我也是受害者你……嗚哇走開!別──』
「…你們什麼時候要到?」
『現在就去!到了再連絡!BYE!』
『阿爾弗雷──』

  噢。天啊。雖然並不那麼喜歡法蘭西斯,但路德維希現在倒很能體會法蘭西斯平常是怎樣受到轟炸的……這兩個人完全就是無視別人、到處給別人添麻煩的吧……不,他絕對不能讓他們就這麼毀了自己的假期,見招拆招,不要小看德/國人的毅力。他準備好了。

***

「哇喔亞瑟你還真是帶了不少沒用的東西,要是行李超重HERO我才不管你呦!」
「少囉唆。」蓋上行李箱,瞪了阿爾弗雷德一眼,「我才沒有帶沒用的東西。」
「要喝茶的話路德維希他家一定也有的啊,還特地帶茶具幹麻。」
「你才不會懂。擋到我了,我要去洗澡…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才答應跟你出去……」
「我不懂啊,因為HERO只要有你在就什麼都不用帶。」
「你……」剛剛是聽到了什麼其實很甜蜜的話嗎?呆呆的腦袋轉了幾秒,才正要開口,
對方卻用一種KY語氣先調侃起了自己:「你表情超呆的啊哈哈。」
「……笨蛋、走開啦!」

  笑嘻嘻地看著亞瑟氣憤地拿起換洗衣物走進浴室,就覺得心情很好。和亞瑟要出去長途旅行!而且不是因公辦事於是毫無工作上的壓力實在是太棒了。雖然亞瑟不情不願地說是他的上司覺得他表現極佳才放他假,但是HERO才不信那套,絕對是亞瑟心裡一邊期待一邊加速趕工,把所有行事能延則延、做完則做,最後將每件事都完成的漂漂亮亮後提出想要暫時休假的請求吧。亞瑟是那種不說愛、只是會用行動表達的人,所以就算是彆扭不坦率,但阿爾弗雷德就是知道──亞瑟為他神魂顛倒,就像他也對亞瑟神魂顛倒一樣。

「…你幹麻笑成那樣?很詭異耶。」
「嗯?才沒有,HERO無論何時都是有著陽光笑容的帥哥!」
「快去洗澡,行李都整理好了沒?」
「嗯──我還沒決定要帶哪一款主機去才好,亞瑟你覺得要帶P●P還是●DS呢?」  
「都帶。」免得這笨蛋又在機上發牢騷。
「好耶!那是亞瑟說的,所以之後也不可以嘮叨我都在玩電動不理你呦!」
「我…我才不會!你一個人去跟電動旅行算了!」
「嘿嘿。」毫不費力的擋下亞瑟的拳頭,阿爾弗雷德笑得更加開心,「反對意見不予承認喔!」



  「嘿,」關上大燈只留床頭的小燈,一邊將自己塞入溫暖的被窩裡,「你睡了嗎?」
「……快睡,明天睡過頭我不會叫你喔。」亞瑟的聲音模糊地傳來,似乎已經快睡著了。
「轉過來,我想抱著你。」
「……哼。」但他還是轉了過來,任由自己將他攬入懷裡,「快點睡啦。」
剛沐浴完的香氣和熱度從胸口傳來,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有點不太能夠克制:「哪、亞瑟……」
「幹麻……」
「……我們是真的要一起去旅行了喔。」
沒有聽到亞瑟的回答,但亞瑟又更抱緊了自己一點、耳朵也變得紅通通的。

***

路德維希總是認為,紀律以及守時十分重要,於是就算是接機也絕對不能遲到。不,關於機場守則說明小冊之中也有提到會因為一些因素而班機提早或是遲到,無論如何是不能讓客人等待的,於是他提早了一小時,就站在阿爾弗雷德可能會出來的入口前等待著。亞瑟之後又再撥了通電話給他表明歉意和他們將會停留的天數,而他也回給對方代訂旅館的地址和電話,在短暫通話後結束了這通電話。亞瑟是個很嚴謹的人,等他們來了之後除了必要的觀光之外,也可以分享些寵物心得那類的。

看見他們了。阿爾弗雷德將太陽眼鏡給推到頭上,一臉興奮地四處張望著,另一手托著行李箱,「吶、亞瑟快來啦!快點快點、別走那麼慢!我看到路德維希了!他就在那!」
「別在機場大聲嚷嚷的、笨蛋…你才不要走那麼快!」

一直到走到了自己面前,路德維希才開了口:「阿爾弗雷德、亞瑟。」
「哈囉!這幾天就多多指教啦,這邊也有好吃的漢堡嗎?」
「呃…我知道有幾家還不錯的餐廳,裡面好像也有賣漢堡。」
「這幾天要麻煩了。」亞瑟朝他點頭,順便拉了像是大狗般好動的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站好。」
「我先帶你們去旅館放行李。」
「麻煩了。」

在旅館放完多餘的行李之後,路德維希慎重地表示自己還有些公事必須處理需要先離開,
「真的很抱歉」,路德維希這麼說,「但是我想今天弄完。」
相處這麼久也深知對方個性的亞瑟點頭理解,「辛苦你了,還得抽出時間接我們。」
「別客氣,我將導覽手冊留在這裡,如果有問題就打電話問我。」
「謝啦路德,那我們晚上找你喝酒?」
「呃……好。祝你們觀光順利。」還有拜託不要破壞市容。在心裡補上這句話。



亞瑟拿起了路德維希留下的手冊,隨意翻了幾頁:「看來和我們原本規劃的差不多,博物館、教堂…還有些休閒公園,之後再往漢/堡去,路德維希連路線和價錢也標好了。」
「哇嗚,我超期待去漢/堡的!那裡一定──」
「──那裡一定不會有任何漢堡造型的建築,你這白癡。」
「嘿,你這樣太以偏概全了,不然它為什麼會叫漢堡?」
「我哪知道?你想知道的話就打電話去問路德維──哇!」來不及說完,砸到臉上的柔軟枕頭成功堵住亞瑟接下來要說的話,同時也讓他的怒氣上升了。「阿爾弗雷德、你這混蛋!」

對方笑嘻嘻地再朝他丟了另外一個枕頭,他閃開並朝阿爾弗雷德的方向撞,兩個人一起摔到床上。亞瑟生氣地想咬他幾口,等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被阿爾弗雷德給壓在身下動彈不得,「…放開啦,好重。」
「喔喔不,試試看拜託別人時候的口氣?」
「去死。」
「嗯哼,你那可不是個好語氣哪。」阿爾弗雷德豎起食指在亞瑟的鼻頭前示威地晃了幾下,「再一次?」
「夠了這蠢斃了好嗎、走開啦!」
「才不要,論力氣亞瑟絕對贏不了我呦!」
「阿爾弗雷──」這次亞瑟又沒說完了,原因是阿爾弗雷德吻了他,原本使勁掙扎的身子也停了下來。

等到再次分開的時候,亞瑟的臉頰泛紅,可愛的不得了。
「耶我們出發吧!亞瑟!GO!」


***

他們經過了公園、享受不同於自家的空氣和民情,經過了布/蘭/登/堡/門,兩人都不太懂德文,但能夠勉強用英文溝通;「他們真不錯呢,小孩子也熱愛運動真是有活力!」阿爾弗雷德這麼說。難得地亞瑟同意他的話。在不熟悉的國家中一切都陌生而充滿樂趣,他們嘗試了地鐵通行和計程車,包括迷路和街頭藝術都用數位相機記錄了下來。等到回旅館前阿爾弗雷德轉過頭朝亞瑟笑,而後將手伸了出來,「牽手走回去吧。」他說,「就這麼走一段。」

默默地低頭,但亞瑟還是伸出了手。
隔著手套其實感覺不到對方的手心溫度,但這不要緊,這樣就很滿足了。
「不過這裡還真冷耶,雖然不是大雪但真的好冷……好想吃冰淇淋…」
「你的身體終於連判斷的能力都喪失了嗎?」
「這你就不懂了,亞瑟,這時候才要吃冰才能享受那種快感。」
「我真的不想懂。」
「因為你是大叔☆…嗯?」阿爾弗雷德突然蹲了下來,走在前頭的亞瑟回頭看他,「阿爾弗雷德?」
「亞瑟你看,這隻狗的毛色跟你的髮色好像耶!」
「你這是在稱讚還是在損我……」

阿爾弗雷德伸出手撫摸著狗笑的十分燦爛:「哈囉小傢伙,你的主人在後面追你很辛苦哪,快點回去。」
小狗兒興奮地搖動尾巴,好動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還沒足歲,牠精神十足地轉了兩圈後卻突然往馬路方向衝去。
「嘿!」阿爾弗雷德反應極快立刻站了起來跟著追,「別往那裡去,很危險!」

那一瞬間現在回想起來都像無聲的慢動作連續撥映著。
阿爾弗雷德起身、阿爾弗雷德伸出的手、阿爾弗雷德跨步的右腳……
「阿爾弗雷德--!」他驚呼一聲,而後一瞬間聲音被放大了幾萬倍,聽見他自己的心跳劇烈地跳動。

連忙跑了過去,在接近時對方翻了個方向撐起身來,「嘿…很HERO的方法吧?捨身救狗?」
「什麼HERO!你會嚇死我、笨蛋!你哪裡受傷了?」
「沒事。我只是小擦傷,倒是你看……小傢伙沒事喔,還好好的。」
「…怎麼會有人跟你一樣魯莽…」
「你擔心嗎?」
「廢話!」亞瑟的臉看起來像是快氣哭了,「那真的很危險,你怎麼能因為自己比別人要來得強壯些就──」
「但我沒事,好嗎?別生氣了,我們救了條小生命喔。」

對方抿了抿嘴撇過臉去不再說話,但他做的口形看起來是『白痴』。
「好了啦,亞瑟,我們送牠去動物醫院?」
「……哼,你才看不懂動物醫院的德文。」

***

去過醫院之後回到酒店,簡單吃過飯後亞瑟便說要自己去樓下喝酒。心情不好加上喝酒絕對沒好事,於是阿爾弗雷德很快地表示要一起去。第一杯啤酒杯時他默不作聲,看著亞瑟眉毛也不挑一下就立刻乾完,而後面無表情地要求再來一杯。第二杯、第三杯……他開始覺得不妙了,亞瑟的臉頰越來越紅,講話的口氣也越來越難以控制。最後在亞瑟尖叫著再來一杯時他立刻搶過了酒保再度遞過來的酒,心一橫地全喝下去。
亞瑟笑了起來,甜甜蜜蜜地,「阿爾弗雷德,陪我喝。」
「我對啤酒沒什麼興趣…」
「但你剛剛喝了我的那杯,別掃我的興。」
「但我們要是都醉了怎麼回房間?」
「那我們回房間你會陪我喝嗎?」
「……好啦好啦。」至少要鬧也會在房間裡鬧。
「你說的。」亞瑟滿意地笑,心甘情願地站了起來跟著他走。


「我先去洗澡,你得等我出來,好嗎?」
亞瑟坐在床上,眼神變得迷離,他似乎思考了好一陣才了解自己在說什麼,而後抬頭對著他笑,「好。」
得到亞瑟的保證他鬆了口氣,立刻脫了衣服進去洗澡,並且思考等等該如何收拾殘局。

而等到他出來時亞瑟坐在地上,旁邊擺了幾瓶看起來像從冰箱拿出來的酒。
「嗝。阿-阿爾?親愛的…」
「噢不……」

這實在令人難以想像,怎麼會有人一喝醉就是能把自己搞得亂七八糟,而那個人還是自己的戀人。
最糟糕的是亞瑟將自己脫得精光的話也就算了,那塊該死的黑布遮在下體和繫在頸邊的黑色領結又是怎樣?阿爾弗雷德還沒苦惱完,對方又繼續開口了:「阿爾──你有在聽我說-說──」
「說話?是,我有。所以把你手上的酒瓶交給我好嗎?我想你喝得已經夠多了。」
「不要。你明明說過會隨我喝,只要我和你回房間的話──」
「我是說過。」但我沒想到你的腦子能夠記得起來。
「那就對了。」亞瑟加重語氣地用力點頭表示強調,「而你也說回房會陪我喝,現在你要食-食言嗎?」
「……我不管了啦!」一把搶過亞瑟手上的酒,「你明天宿醉也不理你。」
「嗯哼…」
「……明天喊腰痛我也不會理你的。」

亞瑟甜蜜地笑,而後自己跨坐上阿爾弗雷德才剛洗完澡只圍條浴巾的大腿。
「你要讓我滿意--你會對不對?」
「…我會做到你求饒。」

***

「阿、阿爾……阿爾──」

在自己再次撞入對方身體裡時,亞瑟發出了近似哀鳴的聲音。那條黑色布料早就被他丟到遠處,而始作俑者正被他緊緊抱在懷裡懲罰中。藉著酒力,亞瑟似乎不在意聲音或是平常堅持的面子,在碰觸到敏感的地方時會弓起身子讓自己能夠被取悅、身體也比平常來得柔軟、還有聲音也是。亞瑟平常的聲音就極有磁性,喝完酒後讓他有了鼻音、更加甜膩和誘惑。

「啊、嗯……不行了、真的…阿爾…」
變得更加敏感的身子在慾望刺入深處時劇烈收縮著,亞瑟摟著他的頸子隨著動作節奏不一地斷續呻吟,身體全部都叫囂著想被碰觸更多、被擁有、被填滿、被阿爾弗雷德所愛所佔有──

「愛你、……亞瑟…」
暈糊糊的腦子聽到的詞句組織變得很慢,阿爾弗雷德說完之後便吻住了他。一邊忘我地回應著一邊在腦中運轉著。那是什麼意思?

對了。那是愛,他最初教給阿爾弗雷德的幾個字眼之一。
我愛你、我愛你、愛是在人與人交往之中最深切最甜蜜最讓人心醉的字眼。

「…愛你……」

他記得自己最後面應該是有說出口的,因為阿爾弗雷德笑的聲音是那樣寵溺。

***

「我們要回去了。」
『路上要小心。…對了,那隻狗,我決定留下來自己養。』
電話那頭的路德維希說著,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那你們要取什麼名字?HERO?」
『…我們將牠取名為勇氣(Krieger)。』

掛上電話之後阿爾弗雷德朝亞瑟走過來,得意洋洋地比出了勝利姿勢。
「…噗,你手指上的OK繃看起來好笨。」
「但那可是你貼的。」
「圖案又不是我選的。」
「路德說他們會養那隻狗呢,原來牠是狗販那兒的狗,路德說他們會好好查的。」
「是嗎……」
「所以我是做了件好事對吧?」
「…如果你別讓人擔心成這樣的話,我不否認那是好事。」

幾天前的狂飲讓他隔天早上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除了頭痛和腰疼之外阿爾弗雷德什麼也不肯告訴他。接下來的一週他們照樣觀光、迷路、發生各式各樣的糗事,晚上回飯店做愛,隔天再繼續重複一樣的行程。

「和我一起出來旅行其實不錯吧?」阿爾弗雷德在飛機上問他,他沒回答,只是戴起眼罩。

讓他多害羞一下子,他會試著在下飛機的時候告訴阿爾的。
如果還是無法用口頭說出,那他會用這幾天拍下來的照片來讓阿爾弗雷德知道。
他會讓阿爾弗雷德知道,和阿爾在一起時所拍出的風景和顏色都是他從來不曾見過的美麗繽紛。


---
後記。

時限到12點我一直到11:50都還在寫的狀況,
趕工到爆炸的文XD也因此H只有一點點不然真的會來不及Orz""

OX想了一堆名字讓我狂笑,結果都沒有用到好可惜XD

4 Comments

OX  

欸我覺得你寫的路德好性感喔!
尤其是守時的那個形容
我簡直都"神魂顛倒"了

2011/03/02 (Wed) 08:35 | EDIT | REPLY |   

Chaki  

>>OX

XDDDDD為什麼那四個字要強調
路德明明戲份不多啊哈哈
原本還在想他會穿什麼,發現我想不到只好放棄了T_T
到底接機要穿什麼啊?還要拿小旗子嗎?

2011/03/04 (Fri) 20:18 | EDIT | REPLY |   

浮櫻  

我看帶小義去好啦((喂
好久不見了恰奇,恩...好久沒來了((失蹤?
辛苦了路德,陪兩位麻煩人士,我看胃藥又要買一堆了吧((笑
酒醉的亞瑟還真是.....((嗚臉
阿爾還辛苦了....

2011/03/06 (Sun) 14:25 | EDIT | REPLY |   

Chaki  

>>浮櫻

好久不見XD學校生活很辛苦吧?((拍拍
小義超可愛的 不過沒得寫很可惜...
路德最後還是沒假放QwQ

酒醉亞瑟很可愛~((這人超病

浮櫻課業也加油喔OuO

2011/03/07 (Mon) 09:00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