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未知的未來和已知的你【MHA轟爆】

  • CATEGORY未分類
  • PUBLISHED ON2018/ 05/ 27/ 21:51
  • COMMENT0

*MHA轟爆
*採原作基礎下的未來設定(自我流),雄英畢業後的兩年,各自成為英雄的小小故事
*可能有OOC

請可以接受的人再點進去♥

  要爆豪勝己描述自己的高中生活的話,大抵只有幾種回應,且大部分都夾雜負面感想。深知對方習慣以這種方式來隱藏自己的情緒,多年朋友的轟決定閉上嘴,讓媒體處理那個連牛仔男都無法教育成功的壞脾氣英雄吧。

  畢業之後,各自選擇不同事務所的他們在某些場合還是會見面,和雄英以前的同學一樣保持聯絡,這一年他們二十歲。

  二十歲。以一名英雄來說實際執勤時間大約兩年,一直到現在才算為成年的事實依然是一股不甚真實的感覺(至少,他們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地喝酒了?),心境上卻並不特別感到舒緩、或有意料之外的期待,轟決定將之理解為自己並不是那種會為了某些日子而開心的人,這麼些年來和家庭的嫌隙已然減緩許多,正如如今的自己也在父親的事務所下工作,在經驗和人際對應上也漸漸上手,職業英雄四字不再僅是憧憬,而是實踐中的夢想。自己的個性不再只是令母親痛苦的存在,反而是能夠幫上社會的能力之一。想到這裡,心中便莫名地感到輕鬆,他往旁邊退了一步,就站在記者和攝影機能夠拍攝到的角度之外,和人群一起看著正心不甘情不願接受採訪的英雄。

  爆豪勝己,自學生時代拼命的表現大受注目,儘管因為他的個性交雜著正負面的評價,在每年的英雄魅力評比問卷之下卻總是大受歡迎,每年事務所似乎也會收到大量的粉絲來信和禮物。想起某一年的學園祭,他們組成樂團,在滿場的呼聲下跳舞。看著爆豪手握鼓棒一臉勝利的樣子,真懷念啊。進入職場之後,爆豪依然常常成為焦點,每一次採訪原先都是得意洋洋的笑臉,卻在三分鐘之後轉為不耐,甚至還想趁機攻擊記者--急躁的暴力英雄--某一部分的八卦雜誌曾經這麼註解,氣得爆豪差點就要衝去找對方算帳。

「焦凍,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然我應該去哪?」

  總是艷紅燃燒著的父親顯然不太滿意這個回答,不過隱忍下來,沒有多說什麼。父親或許希望自己多些曝光的機會,不過光是身為最強英雄的兒子,已多了許多不必要的眼光,某些時候還特別麻煩。繞過父親,那面懸在牆上的液晶電視果然還在直播剛才現場的畫面,爆豪看起來已經離開,跑馬燈上的字眼卻讓他有些在意。

「焦凍,爆豪勝己是你同學對吧。」
「嗯。」
「畢業典禮發表演說的也是那個爆豪勝己嗎?」
「嗯。」
「和你一起考臨時證照沒過的那個也是他?」
「嗯。」
「還有我記得林間合宿那次的試膽……」
「……安德瓦,」轟還是忍不住開了口,「你為什麼都知道這些事?」
「……焦凍,」他看見自己的父親別開眼神,連火焰好像也減弱了些,「你幹嘛不直接叫我爸爸?」
「現在是上班時間。」

  說來奇怪,他不記得自己和父親有過真切懇談的時候,在實習時前來事務所時,這股長年以來累積的尷尬和互不理解卻以莫名的方式產生出新的相處模式--轟自覺自己沒什麼改變,而父親則是成為,呃,關心激烈的家長,雖然知道對方的期許非常高,但要一直接電話還是滿令人困擾的。畢業後,已經習慣單獨居住的轟婉拒了回老家的要求,選在離事務所幾站外的地方租屋,往來在租屋、工作、和探望母親之中的生活顯得相當單純,經過諸多惡戰的高中生活後,現在倒是平靜下來了。

「現在已經下班了,焦凍,你要不要--」
「我今天和人有約。」他帶上門時看見父親一臉失落,了然於心的同時決定小小地讓父親高興,「下次吧,老爸。」

※※※
  當知道綠谷繼承了那股強得驚人的力量之後,轟便可以了解爆豪的壓力有多大--那個人太過傲氣、太過自信,只是當下的情緒衝破一切之後,在了解能做的太少、失去得過多之後,緊迫得無法承受的對方看起來是如此的無助。說起來,他也只是那個晚上睡不著,剛好遇見了正在交誼廳發呆的爆豪而已。手機震動的低鳴音將他拉回現實,螢幕上映出的名字也不甚意外。

「喂?」
『你在哪?』
「我家。你結束了?還以為媒體一定會繼續纏著你。」
『早就打發了,先離開的人好意思問喔?』

  果然在生氣。轟停頓了一下,還沒想好自己要說些什麼,對方倒是先開口了:『在你家門口外面了,還不快開門。』
  這倒是令人意外。轟連忙站了起來,往玄關走去之前,門已被人轉開,還穿著英雄服裝的爆豪手上拎著透明雨傘,另一手抓著牛皮紙袋,看不出是什麼的轟疑問地抬起頭,才發現對方也濕答答的。

「你撐雨傘還渾身濕透了。」隨意地拿毛巾丟向對方,對方卻只用毛巾虛掩著頭髮令轟不太滿意,「我的地板是木頭的耶。」
「少囉嗦。」
「你原本不打算撐就回來,結果下得有點太大……」
「閉嘴。」爆豪聽起來咬牙切齒,「再吵老子就把這破爛地板炸爛讓你重鋪。」
「外面雨下那麼大,我去買東西回來吃吧。」
「這給你。老子也不是一天到晚閒著沒事當司機的,這次只是順便。」

  對方將牛皮紙袋遞了過來,稍被濕氣浸潤的紙質摸起來略軟,爆豪沒有多說什麼,轟也就無言地拆卸著,紙袋不大,裡面只裝著一盒蕎麥麵,而且是自己喜歡的那間。大概是發現自己沉默了一陣子,對方嘖了一聲,彷彿不耐煩地再度開口,「只是離剛才的地方有點近所以順便買的,吃就對了。」

「勝己。」
「不要隨便亂叫我的名字,混蛋。不要摸我頭髮!」
不顧對方大叫,他顧自將手貼上去時卻沒有反抗,手上的頭髮觸感尖刺,卻不讓人討厭。
「手太燙了啦。」剛才還發脾氣的傢伙在被碰觸到時縮了一下,不甚滿意地撇了撇嘴。
「那改用另外一隻手摸如何?」
「太冰了啦。」

  和爆豪勝己的交往,絕對出乎意料,很多時候他的反應只是為了遮掩害羞或者其他情緒,一旦看穿了,就知道要如何應對。轟移動了手,改握住前者垂在沙發上的手。不再甩開的手握起來感覺是那樣的好,確實熱呼呼的,對於交往剛滿兩年的情侶來說,這樣的溫度或許有些不足,但要是向對方說了,一定又有更多可愛的反應,等到他們出門、然後再回到家之後說吧。
  他是英雄,而他喜歡的人,也是一個(有點暴力,但他覺得很可愛的)英雄。


----
後記。

第第第第第一次的小英雄跟轟爆真的是讓我誠惶誠恐…!
在這個部落格已經做了太多惡名昭彰和大魚大肉的事情導致我幾乎都忘了如此清水的感覺是什麼(好喔)
但對於轟總的喜愛和爆爆乖孫的溺愛(?)之下還是產出了這篇,
一直到週三才開始寫,進度緩慢到週五搭車前才用了不到20分鐘排版,
在ICE攤上跟我打招呼說要拿走它的各位,真的非常感謝……!
發的速度也比我想像中的快很多,哇真的是太開心了TwT如果可以有一點點的開心就是我的榮幸。
(怎麼好像在寫本子的後記)

話說因為寫得太慌忙導致最後面出了嚴重邏輯錯誤,
原本倒數第二句是「但要是向對方說了,一定又有更多可愛的反應,等到他們回到家之後說吧。」

回到家 
回到家
回到


他們根本就在家XDDDDD我搞什麼XDDDD
而且還是星期五晚上印完後,萬萬正在民宿看,我也重看了一次,
才突然發現,當下心情只有「慟!無料出包!」這種感覺XDDDD
不過後來想想算了爆豪還沒有吃飯他們之後還是會出去再回來的咩是不是呀(真是腦補大王)

另外,寫得最開心的其實是安德瓦爸爸的地方,
在我心裡爸爸已然變成親笨蛋這點真的好-可-愛-
還沒寫完之時就強迫貼給萬,萬回:我以為你是焦凍廚,原來是轟廚。
你說得一點都沒錯…我是…我好喜歡爸爸…QQ還有他兒子…(夠了)

後記快要超過正文長度了,總之是寫得開心又緊張的一篇♥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