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片段放置2【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8/ 04/ 20/ 17:09
  • COMMENT0

大概都是一些噗浪上的小短篇XD
整理一下搬過來!

全米英下收♥
&我最近也太沒進度了哭哭


2015-04-20惡魔米英

亞瑟還能讓阿爾弗雷德苦多少腦筋呢。魔王站在書桌房,看著已然胡鬧完趴在桌上熟睡的小惡魔。想必是趁著自己去採摘(賠罪用的)花兒時偷溜進書房的。也沒辦法--事情都已經變成這樣了,再氣也沒有辦法多處罰小惡魔什麼。第一頁是個塗鴉--不意外。第二張則是一個整罐墨水翻倒在畫上--正準備是要送給亞瑟的東西,可惜這幅畫。唯有那個陶瓷晶白的茶杯在一旁擺得穩穩妥貼,裡面沏著亞瑟為他沖泡的紅茶,只是涼掉了。

亞瑟臉上還有一些墨汁沾染,阿爾弗雷德用手溫柔地撫過他頭上的小角,決心喚醒亞瑟。後者很快就驚醒,見到魔王一臉毫無防備的樣子。阿、阿爾弗雷德……哼,魔王。一臉委屈又生氣地盯著他瞧,完全找不到生氣的理由。

「我這麼做是……都是因為阿爾你不理我。」
「我哪有不理你?」
「你把我丟在這裡這麼久…!」
「你也把我的畫和文件弄得亂七八糟,我還沒生氣呢……」
「笨蛋…虧我還、為你泡茶……」
「只有你敢做壞事後還臉不紅氣不喘。」阿爾弗雷德伸手,無奈地碰觸亞瑟的頭,「而且那畫是要送給你的。」
「我才不要什麼畫……」亞瑟委屈地伸手抱緊他,「我只要你回來後不要離開我。」

唉。魔王會無奈地回應著小惡魔的擁抱,閉上眼睛細細感受亞瑟的溫度。他也比誰都想念亞瑟。所以什麼氣也捨不得生,只想好好感受他。

「我不會離開的。」
「真的?」
「嗯。」
「畫還可以再送別的給我,我不介意。」
「……噢。」

古靈精怪的小惡魔。

2015-07-21惡魔米英

魔王歸來時,聚集於森林中所有的惡魔都前往迎接。慶祝又一次的魔界擴張,此次甚至還延伸至從未攻下的地方,更是讓這場盛宴持續的更大更久。魔王阿爾弗雷德親自賞賜的美酒香醇濃厚,頭上的惡魔長角比出征前要長長得多。黑色的皮製外套如夜晚一般漆黑,魔王深沉的眼睛猶如藍寶石,大喇喇地坐在營火旁接受惡魔的擁簇。
除了魅魔以外,全部的人都到了。阿爾弗雷德嘆了氣,連嘴邊的酒也沒有太多味道。明明是大勝歸來,那愛吃醋的戀人卻跑得不見蹤影。連帶著宴會也不這麼有趣,明明最想將這一切都獻給對方的啊。趁著一干人等皆醉於美酒之中,阿爾弗雷德沒入夜色,往亞瑟的房間走去。


只是輕敲門,那道門便被魔法打開。習慣黑暗後阿爾弗雷德看見亞瑟坐在床上,隱約的碧綠色如同水流,同時又出現一股輕微的香氣。

「我回來了。」
「阿爾。」
「怎麼不去參加宴會呢?」
「我不想去。」亞瑟輕聲說,踢了踢腳,「我今天不想喝酒。」
「那酒是為了你拿回來的呢,真的不喝嗎?會被別人喝光唷。」
「就像你一樣--如果我不抱著你,不要你來看我,你就會被別人--」
「笨蛋。」

魔王低聲喝斥,並用力抱緊了他的小惡魔。感觸著亞瑟有些冰涼的嘴唇,和亞瑟的話不同,對方回應的態度既積極又主動,彷彿只等他開始兩人的親密接觸。說不出口的想念和實際的溫度已經說明了一切。亞瑟的真實令阿爾弗雷德安心,寬大的漆黑翅膀將亞瑟給包覆起來。

「我很想阿爾……」亞瑟悶悶地開口,將自己更縮在魔王懷裏,「每次你都不說要出去多久……」
「要是說了,沒有在約定的時候回來你會更擔心的。」魔王低聲回應,同時親密地磨蹭他的紅髮和惡魔角,「笨蛋。」
又心疼地補了一句。

亞瑟這才點燃了燭火,整個房間暖了起來,連帶亞瑟裸著的身體都看得一清二楚。對方微笑著,注意到魔王的目光後反而得寸進尺地向他嶄露身體。蒼白瘦弱的肌理拉出線條,細長的尾巴纏在大腿上,亞瑟的翅膀也僅收在背部上不作怪。

「亞瑟……」
「把衣服脫下來,轉過身去。」亞瑟命令道,隨即不分由說地將他給推到一旁。不明不白的阿爾弗雷德只能照做,將身上的衣服全數退去,露出精實健壯的胸膛:「怎麼了?」

「我要檢查。」魅魔說道,隨即用手不輕不重地撫摸起他的身體,名為檢查,實際上可是十足十的吃豆腐行為。
在如此挑撥之下魔王一把抱起了驚訝的小惡魔,壓上床上之時又再度給他幾個綿密的親吻。亞瑟咯咯笑著,同時張開嘴巴搗蛋地輕咬他。魔王的肩膀很快浮起細微的紅痕,這似乎更逗樂了小惡魔。

「我睏了,陪我睡吧?」
「說拜託。」
「你這小混蛋。」魔王甜蜜地親他,「我輸了,陪我睡吧,亞堤。」
小惡魔低聲笑著,在他耳邊喃喃說幾句親密的愛語,同時翻上了他的身體,不再移動。
就是喜歡這樣蠻橫可愛又甜蜜的小惡魔啊,只屬於他的亞瑟。

2016-03-04 黑桃米英

「小皇后。還在生氣嗎?」國王只是開口,坐在自己對面的孩子抬頭瞪了他一眼,「看來,你還是在氣我呢……」
「阿爾是笨蛋。」黑桃國的皇后不滿地說,「不要叫我小皇后。我已經十二歲了!」

那明明就是小皇后——飛快地閃過這個念頭,明智的國王清了幾下喉嚨,用一種正式宣讀的口吻,
「是我不好。亞瑟,以後我不會這麼開玩笑了。」

「大家、大家都把我當成笑話。我也想要快點長大……和阿爾一樣健壯,」皇后說完,邊滿是羨慕地朝國王看去,
「那麼就不會有人再那樣叫我了。」

事情的經過國王大致上聽說過一遍,他的皇后在有意之下被保護得良好,拼命學習之餘還滿懷著對他的欽慕。
一開始僅只是形式上的約束,卻在和亞瑟相處後讓一切都變得截然不同。
他喜歡亞瑟——作為一份類似兄長的寵愛,而最近似乎有些變質,直覺和黑桃懷錶指向同個結果,
年長的國王目前正深受道德和私心拉扯。這一切小小的皇后尚不知情,阿爾弗雷德也還找不到機會證實或開口。

「阿爾?」
「抱歉,沒事,我走神了。」
「今天也很累吧……?」亞瑟試探地問,而在國王點頭後主動地伸手抱住了他:「我、我會快點長大……真的哦。」
「嗯。快睡吧,我的皇后。」

阿爾弗雷德的小皇后鑽進了被窩,順從地讓他蓋上棉被,甜蜜的笑容讓國王有些暈眩和不知所措。
快點長大吧。


2016-05-14 惡魔米英,靈感來自阿K的這噗:https://www.plurk.com/p/lmmu99

看到亞瑟露出可憐的表情阿爾弗雷德才獲得滿足。他的亞瑟、他的小惡魔,如今正因為發情期而折騰地滿臉通紅。不用拉下亞瑟的衣物也能知道隱藏其中的身體是如何渴望著撫觸,還未能控制自己身體反應的小惡魔青澀得可愛,令他想要一口吃掉。

「阿、阿爾……拜託、那裏很奇怪……」亞瑟盡可能地壓低聲音,經驗豐富的魔王自然能夠判斷前者極力想壓抑衝動卻又無能為力之下才發出這樣的嗓音,他於是抬起手,就著亞瑟垂在一旁的尾巴輕力撫摸起來--亞瑟憋緊身體、低聲喘息,皮革狀的尾巴顫抖著,分擔著主人的欲情和激動。
「忍著點。」
「我忍、忍不住……笨蛋…哼嗯、嗯……阿爾…」
再多呼喚點我的名字吧,亞堤,魔王輕聲說著,用了更多巧勁在上,亞瑟的睫毛頻繁地抖動著,最後叫了出聲--

阿爾弗雷德沒給他高潮的機會,在亞瑟踏上那步之前停下了手中的撫弄。水氣在小惡魔的眼裡聚集得速度之快,令阿爾弗雷德有些意外。儘管亞瑟沒說出口,他卻能夠感受得到亞瑟正用全身上下表達他的委屈和不滿,既可憐又可愛,令他想要一口吃掉。

我愛你。魔王阿爾弗雷德說,終於安撫地吻上那雙迷人的嘴唇。別生氣了,我會給你所有你想要的。


2017-02-14 國擬米英

情人節快樂,我買了巧克力給你噢。馬利歐盯著紙條,幾秒後苦惱地別開視線。身為秘書,給上司的內容他不想過問也無意探查隱私的意願,只是有時那些東西就是會出現在看得見且無法避免的地方。那是張寫得很美的字條,對墨水有些研究的馬利歐甚至認出來那是特定發售的酒紅色,染在羊皮紙上還散著點點星光。

如此美好的紙張旁邊又貼了一張顯得突兀的便條紙,“唸出來”。
那是什麼意思,由他唸嗎?無論如何,他可不想攪和上司和其他人的關係——無論那個人是不是其他國家。

「馬利歐,怎麼了嗎?」辦公室內的人注意到他檢視的速度比平常要久,出聲詢問的聲音令年輕的秘書回過神來。「有什麼重要的信嗎?」
「呃,是的,我想是的。」馬利歐回答,同時將便條紙不著痕跡地撕掉,他將那盒看起來要價不菲的禮盒捧在手上,決定將其餘的信件放在下一趟路程。
「美/國先生祝您情人節快樂,長官。」

關上門的時候同時聽到電話接通的聲音,真好哪,美/國先生也不完全如同英/國先生所說的那樣不解風情嘛。馬利歐看往那一小疊還未拿進去的信件,決定至少半小時後才繞回來,讓這對相隔海峽的情侶能夠說些令人發麻的情話。


2017-05-26 HP米英

「教授,」葛萊分多的魁地奇隊長在課堂結束後開口,「柯克蘭教授。」

他背過身,想要假裝沒聽到那男孩的話,然而在其他學生都逐漸移動的腳步聲之中,不知怎地還能聽到對方的呼吸。希望這樣沉默的方式能讓對方死心,但顯然不行--對方就站在他身後,同樣不發一語、滿室的尷尬之中若是自己再不說些什麼就顯得失禮,變形學教授最後只得轉過身來,用自己最平心靜氣地口吻回答:「有什麼事,瓊斯先生?」

「你不回答我上次課堂上問你的問題嗎?」瓊斯說,「比如說,單獨授課之類的。」
「你的成績已經足夠好了,只需要用心——在學業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聽說你幫溫斯頓上課了。」
「是的,而那是因為溫斯頓小姐需要申請化獸師。」
「我也想申請,而你只是不願意幫我。」

亞瑟將眼光對上眼前的學生,才發現他滿臉認真,不像是開玩笑。他深知眼前的人對自己抱持不同於師生之情,所以才無法隨便回應。

「……你還在生氣我吻你的事情嗎?」
阿爾弗雷德說,而這句話令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2017-07-10 國擬米英,287話後續衍生

「英/國,你在做什麼啊?什麼三天?」

「沒什麼。」他很快把手機調回桌面,得知哥布林和妖精無法趕來是有點可惜,不過就算來了,美/國可能也看不到,不如就當沒這回事,「光看這建築也已經很奇幻了吧。」

「你家真的留了很多古城呢……」
「當然囉,保存古老文物可是耗費我不少心力啊!」
「這點和你那老古板的內心一模一樣啊!」
「小鬼你欠揍嗎?」

這點愛刺激人的個性還是一點也沒變,英/國想,可不知怎麼的,經過這些年,他變得不太在意了,習慣真可怕啊,他因為習慣而變得不那麼痛苦,還能夠因為習慣,甚至答應了美/國的要求在這時候出門。

「……英/國,你還好嗎?」大概是發現了他沒有再回話,英/國抬起頭,看見美/國皺起眉頭正看著他,神情也不如原來輕鬆,「如果你不舒服,我們就回去了。」

「我沒事。」美/國的表情依然沒變,英/國只好伸手按上對方的肩膀保證,「如果我不舒服,我不會勉強自己出門。」

「…那你喜歡我的穿著嗎?」
「呃。」沒想到對方會突然沒頭沒尾地問這個,英國愣了一下,他覺得只是短暫一會,美/國人卻顯然覺得太長了:「你不喜歡。」對方指控,接著像小孩一樣嘟起嘴。

「我沒有不喜歡。只是有點……驚訝。」
「那你喜歡嗎?」

所以我剛才不是說了嗎?英/國在內心回答,最後為了不再重複一輪的攻防戰,他決定用年輕人(願意)聽懂的方式回答:「喜歡。」

「你喜歡。」美國人甜蜜地拉起嘴角,像七月艷陽下盛開的向日葵,「你喜歡我。我也是喔,英/國!」

我喜歡你。美/國溫柔地說,將已經不會抵抗的戀人摟進懷中。我喜歡你噢,英/國。
別一直把這種字眼掛在嘴上--自己的臉已經不能再紅,英/國不禁有點慶幸妖精和哥布林無法抽空過來,所以如果他這時將雙手攀上美/國寬大的背部,也一定不會有人看見。

2018-03-26 國擬米英

科技來自人性,而人生性貪婪。

在男友已讀不回兩天後,美/國對此有了痛徹領悟。他可不是什麼控制狂男友,非得要掌握戀人的行蹤不可,所以他沒有在遭到放生兩小時內就大吵大鬧地回撥電話質問,反而是友好、善意、像個大人似的先去確認了對方的推特及臉書,這樣算是個控制狂嗎?應該不算吧。

話題回到他那已讀不回的男友。美/國滑開了手機,桌面上是對著自己微笑的對方,(他好愛這張圖,他告訴對方是為了要拍攝臉書大頭照所以笑得開心點,真的拍下之後卻根本捨不得流出給別人看,於是臉書照片他只上傳了個茶杯,而幸好英/國只針對茶杯裡頭看起來是什麼茶色十分執著),好想他呀。幾個月內,他們沒有什麼見面的機會,多虧了發達的科技,聽得到對方的聲音和視訊已經大大降低了這份難耐,可是──熱戀中的情侶總是想要更多,這不為過吧?

英/國的小點一直停在家裡,但此時他應該要在他的辦公室。美/國很肯定英/國有別支手機,但那只是公務用的,阿爾,你別傻了。英/國邊用黑莓機邊說,我總不可能什麼都跟你分享,而且你可是有前科的。

但這也不代表你可以無視我的find my iPhone!美/國在心裡大叫,但英/國不可能知道有這個功能的。在對於智慧型手機的理解上,這個曾在歷史上叱吒風光的悠久大國要比國小學童還不如,如果不是美/國教他,他的youtube清單就會一直停留在發燒影片和可愛貓咪,而且他甚至不知道怎麼加入我的最愛!這樣也有好處,英/國對於自己說的話可以說是照單全收,而看著戀人被小螢幕吸引、和認真經營社群的模樣,更讓美/國有難以言喻的成就感。真可愛。

英/國到底在哪裡──問題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如此令人挫敗,他和英/國的秘書並非不熟悉,卻實在很不想私下聯絡那個年輕卻聰明的人。天知道愛國的秘書會不會哪天把他親切友好的關心誇大為得不到關注而痛徹心扉的寂寞男子,光想就令人惡寒。他只不過是有點想念英/國、有點想抱抱他,和有點想做些親吻和擁抱以外的事而已。

美/國決定自己還是撥個電話給對方,並極力阻止自己用辦公室電話撥出,免得上司又對此進行嚴厲批評。用私人電話吧,他按了facetime,語音的,雖然想看英/國的臉,但如果接起來是對方滿臉不高興,那麼儘管總是向前看的他也會受傷呀。

沒有接。
這真是令人失落,不過至少可以肯定定位沒有錯,英/國或許就是丟在家裡、自己上班,剛學會IG的英/國今天早上上傳了照片,卻已讀不回自己的事實更讓他沮喪。

『美/國先生,』他的內線響了起來,是維若妮卡,『您有訪客。』
「誰啊?我現在有點忙耶。」
『呃,先生,是英/國先生。』
「咦?」
『我讓他在休息室等您,您準備好的話就…』

他沒在聽,英/國前來找他的事實佔滿了思緒,那個英/國耶。很難想像對方會做出如此突然的舉動,但很快地,訝異便被喜悅取代,想要抱緊很久不見的戀人也可以理解的吧,因為是英/國呀。

考慮到地點在自己的辦公室,美/國整理了一下,最後只決定拿手機去見見對方,既然英/國都特地來了,應該也會待下來吃晚餐吧,那麼應該吃些什麼呢?無論是什麼,光想著英/國現在踩著和自己同樣一塊土地,這份真切的實感就令美/國感到幸福不已。

「怎麼來了也沒有通知我一聲?還沒回我訊息。」
「讓你知道了,又會安排很多。」英/國的大衣之下是一貫的襯衫毛衣,深色大衣和圍巾掛在一旁,「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你來了怎麼沒帶手機?」
「…你怎麼知道我沒帶手機?」英/國問,「原本的找不到,秘書先借了一支備用的給我。」
「如果你帶了應該會聯絡我的吧,」美/國突然想到對方不像自己熟知智慧型手機的操作,只好隨便謅了個理由,「我好想你。」
「……我也是。」

英/國沒有任何抗拒地接受親吻,只是這樣,就想要再繼續下去,英/國在呼吸間的笑聲聽起來更加可愛了,「所以怎麼突然來了嘛。」
「比起收到電子郵件和訊息,我更想看你。」

好可愛--
想把這個人立刻藏起來,或把他帶回家做更多只有戀人能做的事情,不過現在只要可以緊緊地抱住他就很滿足了。
我喜歡你唷,英/國。一邊向他這麼說,對方望過來的眼神同樣溫柔地令人心醉。

----
後記。

大部分都圍繞著黑桃/國擬/惡魔打轉
一邊看一邊覺得好陌生有些我根本都忘了XDDD
好想吃好吃的米英文!米英圖!
更多的米英!

也希望可以看得喜歡囉///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