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儘管是醫生也會感冒【純情自我中心戀愛】


睜眼醒來的時候,身旁的位子已然空著,伸出被窩的左手能感受到上面原有的溫度在寒冷空氣之下變得冰涼,再也沒有睡前那般溫暖舒適。暖氣機扇葉規律地運轉著,才會誤以為是戀人的呼吸聲吧。草間野分眨了幾次眼,覺得睡前的高燒已然退去,坐起身子後的確還有些疲憊,卻已好了大半。床頭櫃上的紙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更不禁微笑起來。

「謝謝你,小弘。」他忍不住說。他的戀人哪,儘管交往這麼長時間,依然不擅表達。一旁的鬧鐘顯示十點,距離原先設定的時間已超過不少──大概連假也幫忙請了吧,否則怎麼可能到現在都沒有電話響起。為求慎重,野分還是發了簡訊給前輩津森醫生。說起他這個前輩,在工作上的可靠度自然不必說,私下的行為可大有問題。而且,顧慮到小弘的感受,野分也不希望讓津森再繼續挑釁自己年長的戀人。暗自希望津森正因為某種原因忙得不可開交而沒空看自己的簡訊,野分終於還是下了床,並打算替自己泡杯寒冬中的熱茶。

跨年時間已經將近,醫院自然不用說,就連學校也瀰漫著一股放假前的焦躁感。課堂上不考試一向是弘樹的教學方式,這似乎在這種時候成為自找麻煩的最佳例子。揉一下酸澀的眉頭,助理教授上條弘樹這才發現時間已超出十二點。

不知道野分醒了沒有。弘樹伸手想摸手機,這才發現辦公室的暖氣不知何時停止運轉,不禁有些發冷。東京早已寒冷不已,也難怪野分會在日夜顛倒和內外溫差之下感冒。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弘樹也明白雙方都已是成人,實在不需要對野分的一切都抱持著對待小孩的態度。他滑開手機,見野分傳來的訊息,還是忍不住放下心來。你還好嗎?燒退了沒有?才剛發出訊息,沒過多久對方便回傳了,我沒事了,謝謝。他盯著螢幕,才有些鬆口氣,接著才又傳送自己還需要留在學校一段時間的訊息。

還得留在學校呀。野分倒完熱茶後,在吧台桌上看見螢幕閃爍的通知,隨及也看見津森前輩要他多加休息的回覆。儘管有些過意不去,終於能夠好好休息一天也是不錯的。醫院的生活繁忙不已,但從中獲得家屬甚至是病童們的直接回饋,更讓野分堅信自己走的路是對的。在生涯之中,小弘給的支持無疑佔了大部分,然而自工作上得到的成就感亦是對自己最好的肯定。野分躺上沙發,暈糊的腦袋在休息及熱茶中獲得不少舒緩,突然放了假反倒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電視傳來的內容不外乎是關於即將來臨的新年企劃或歌唱節目,早早知道自己必須值班的野分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致。時節將近的確會有種期待感,不過每一年都沒有趕上,久而久之這份情緒也淡去不少。比起特地空出時間相度,能夠在某個平日夜晚和小弘出去散步,那就足夠幸福。

沒想到只是想著多留一點時間,天就全黑了。暗自咒了一聲,弘樹慌忙地收拾東西,將想要帶回家的書全都塞進包包裡,至少在新年中可以過個優閒安穩的假期。共用同間研究室的宮城教授自假期前就休了長假,少了總是會煩著自己的聲音,弘樹也樂得清閒。雖然野分嚴格來說沒有什麼新年長假,不過至少還有一兩個晚上能夠吃飯相處。原來身為醫生眷屬或家庭主婦就是這種感覺啊……不不不,突然驚覺自己思考往奇怪地方走的弘樹連忙用力搖頭,並決心在回家路上去趟超市買些食材。
按照食譜的步驟將全部所需的東西都丟進電鍋悶煮,弘樹低著頭確認電子鍋的計時系統時,本來應該在床上躺著的野分就從後面抱了上來。

「喂,野分。」
「不會傳染給小弘的,我想抱你。」

不是那個問題啊笨蛋,弘樹彆扭地移動手臂,他還是不習慣突如其來的身體接觸。
「喂,你的身體還是好燙。」
「嗯。可是已經沒有發燒了,真的……」
「都幾歲了,還這麼愛撒嬌…」

野分聽話地戴著口罩,看上去比平常要更像個醫生。細細地磨蹭著弘樹的脖子,只讓後者更加敏感地縮起脖子。藉著要端菜上桌的理由把野分趕回桌前,才讓弘樹稍微鬆口氣。簡單的粥配上幾道自己會做的小菜,弘樹才開口問道。

「這、這樣合你的口味嗎?」
「小弘煮的我都喜歡。…不過這真的很好吃,謝謝。」

野分講起話來仍然帶著濃厚的鼻音,精神及胃口卻比昨晚要好多了。注意到自己看得太過頭,弘樹低頭攪動那鍋還不夠滾爛的粥。野分身上披著懶人毯,身高使得那件懶人毯只夠維持到野分的胸膛,看上去有點怪異。將溫水瓶中的薑茶放在野分旁邊,弘樹才拉過椅子坐在他身旁。

「已經沒有發燒了吧?」
「嗯。」
「薑茶也要多喝一點。」
「好的。」
「頭還痛嗎?」
「沒關係的。小弘不用這麼擔心。…真的已經沒有發燒了啦。」
「不擔心才奇怪吧。」伸回從野分額頭的手,弘樹才開始吃自己的粥,「你在醫院那麼久,還很少感冒已經很厲害了。小孩子的病毒可是很危險的啊……早就說了每次看診都戴上口罩比較好。」

自己必須承認,除了衛生問題外還帶有私心。僅管已經交往數年,也早已確認彼此的感情,戀人的大受歡迎依然時不時成為自己私底下吃醋的原因之一。沒錯,只要一個多月,大概野分又有不少巧克力要收了--可惡。

「巧克力…」
「什麼巧克力?」這個關鍵字嚇得弘樹手一抖,差點沒把湯匙甩飛,野分眨了眨眼,臉上是那股彷彿洞徹一切的表情,似笑非笑地。
「我只是在想上次小弘做的咖哩裡面有放巧克力,只是很久沒吃了有點想念。」
「是、是這樣啊……」
「小弘什麼時候再煮吧,等我們放假的時候?」
「嗯。你先把感冒養好吧,等等又燒起來了怎麼辦啊。」
「不會的,因為小弘回來了嘛。」
「笨--笨蛋!」

彷彿是覺得他慌張的樣子很有趣,野分笑得開心,溫柔的雙眼儘管笑瞇了還是好看。他總是能搶在弘樹掙扎之前就準確地把後者抱進懷裡,親吻著已然變得熱辣的臉頰和耳朵,「不然這樣,」野分在耳邊低聲說著,「小弘親自到床上照顧我吧。」

才不要呢!弘樹在內心大吼,而沒有辦法直接說出來,一定是因為野分的嘴唇太過溫暖了。

----
後記。

先為這個爛死的標題致歉哈哈哈哈(崩潰笑)
為什麼每次我到要寫後記和取名的時候總是會腦袋空白!可惡!

野分小弘是我的淨土,但這篇其實從2016的12月就開始寫了
居然會拖整整1年…淨土……如今終於被我收復了!!(握拳)

在已經沒有追原著的現在(先自掌嘴三下),
寫他們也讓我感到一陣迷茫,不過各自心中都有各自的野分弘樹,
只好在心中安慰自己這是我流版本……←

希望這塊淨土可以趕快回家見父母(?)
新年快樂!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