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按摩鬆一下!(2完)【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7/ 08/ 21/ 02:05
  • COMMENT2

*深夜發電機停電兩個月再發動←

*架空米英

*只有H,沒有邏輯!請斟酌後再點入




※※※

大概是窗簾掩著,阿爾弗雷德醒來時還不甚確定現在的時間。亞瑟不知去向,獨留他一個以大字狀躺在床上,只有一種可能,亞瑟被自己踢去地板上了!驚覺到這回事,阿爾弗雷德幾乎是從床上彈起爬到床邊去的。

沒有。

阿爾弗雷德鬆了口氣,一時用力過猛的呼吸還未平息,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並觀察周圍是否有些變化--他的衣褲不見了,也沒看見亞瑟的。

「阿爾弗雷德?你醒了。」
「我睡很久了嗎?」
「你睡得很熟。現在早上七點了。」亞瑟走進房間,將窗簾拉開一半,被突然過亮的日光刺得睜不開眼,朝他走來的亞瑟正好擋住光的透射,才好受一點。亞瑟身上還套著那件鬆垮的衣服,而主動地跨上來的動作更是做得熟能生巧。

「…怎麼了?」
「再來。」
「昨晚還不夠嗎?」
「一直都不夠。」亞瑟曖昧地扭動幾下腰,阿爾弗雷德立刻發現他下面什麼也沒穿,而前者似乎也不在意阿爾的發現--反正一定是故意的,「既然你都住了,就再給我。」
「我是沒差啦…你的腰不疼嗎?」

亞瑟低聲笑著,摟住自己的頸子開始細細親吻,我想要。對方的誘惑停在耳邊,阿爾能夠感受到亞瑟的呼吸和勃起,明明剛才還完全沒有那方面的欲想,這下卻完全被挑起了興致。隨著亞瑟摟著自己的雙手抬高,那原先已遮不住大腿的上衣更是拉至腹部,阿爾弗雷德能瞧見亞瑟精神飽滿的傢伙翹得老高。

「那你得也讓我想要呢,亞瑟……」
「那有什麼問題,交給我吧。」說完後亞瑟將迷人的親吻壓在他唇上,接著改變姿勢,柔順地趴伏在他的膝前:「這裡不也是很有精神嗎?」

在還來不及回答前,亞瑟便將他的給含進嘴裡。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倒抽了口氣,同時不自覺地繃緊大腿肌肉。一早本就容易衝動的器官在亞瑟細心的對待沒幾下就精神抖擻,逐漸挑起昨晚相擁的記憶。亞瑟的技巧很好,自己的弱點在幾個月相處中被摸得清清楚楚,阿爾弗雷德喘著氣,疊加的快感讓他開始有些暈眩,忍不住伸手按著亞瑟的頭,讓前者把自己含得更加深入。

「唔……」原先以為會被這麼挑逗直到射精,亞瑟卻退了出來,阿爾弗雷德難耐地看著前者,卻發現他的客戶用一種狡猾的眼神回看著他。不可以就這樣射出來。亞瑟的臉顯得色情又玩味,剛才套弄著的手指在繃緊的前端上打轉,太快出來就不能讓我滿意了。

「放開、亞瑟……」
「那可不行啊,你應該多忍一下,才會更舒服的…」亞瑟說的話有如充滿魔力,他的手指繼續在那敏感的地方搔刮著,用甜蜜的口吻安哄,「多忍一下,好嗎?」
「你這……唔、放手…」

亞瑟看著自己急躁,反而越加開心的樣子。他的動作變得愈發黏人,手指在阿爾弗雷德忍耐到極限的欲望上按著,幾乎達到痛苦的地步。長久而未有間斷的刺激中只覺得忍耐變得困難,阿爾弗雷德張嘴想喊對方的名字,而亞瑟低聲笑著,熟練地拆開保險套為他戴上,在阿爾弗雷德還未反應過來時,較為年長一點的男人跨了上來,用再愉悅不過的表情坐下。

「哈啊……、真棒……」亞瑟難耐地發出聲音,並撐著身體,讓阿爾弗雷德的性器一點點地沒入,「好硬、唔…」
「慢點,亞瑟……」阿爾弗雷德同樣呼吸困難,在非主動情況下進入對方的感覺不能說壞,但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在經過長時間折磨後又突然感受過度刺激,一前一後的落差使得他難受不已。亞瑟的表情比他的動作要來得色情,阿爾弗雷德只能盡力忍耐著不要太早射出,無暇再分心考慮亞瑟的心思。
「嗯、……」在身上的亞瑟將頭擱在他的肩上甜蜜地喘息,幾下扭動後彷彿受不了地軟下腰枝,趴伏在他腿上,「阿爾…」

阿爾弗雷德往旁瞥去,注意到亞瑟拉開的窗簾,自那兒透出的陽光頓時令他有種兩人的情事公開之感,意識到這件事的同時,他忽然感覺血氣直往下方湧去,將對方的身體更加往自己的方向壓下。這同樣也引起了亞瑟充滿欲望的喘息,同時又帶了笑聲。對方大概很滿意他的表現吧,阿爾弗雷德在頂弄間模糊地想著,如果可以獨佔著眼前的人就好了。他在亞瑟的耳邊喘息並呼喚著對方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將自己膨脹的欲望釘進對方體內。就連親吻也能帶來快感,在亞瑟發顫的身體中,一切都變得模糊空白起來。


「……腰好痠。」
「你看吧。」阿爾弗雷德最後還是把窗簾拉了起來,出於未知的原因,他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昨天的按摩加上這些,你這幾天都會渾身痛吧……」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是我嗎?」
「當然,」亞瑟閉著眼睛,聽起來卻清醒多了,「還不快點來幫我按摩,笨蛋。」
「到府服務要多收費呢,亞瑟。」
「別說得像你沒爽到一樣。」
「嘿,你才是那個不讓我射的人。」
「忍耐才更加舒服呀,」亞瑟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順著他的手指滑動放鬆了身體,「一次把積很久的壓力全部釋放也很棒啊……」

※※※

自那之後一個月,亞瑟毫無音信,阿爾弗雷德還是在排下個月的班表時才注意到這件事情的。採全預約制的工作室擁有新客人的速度雖然不夠快,也不至於出現互搶預約客的情況,於是亞瑟不再出現反而成為阿爾弗雷德被主管詢問的理由。

「亞瑟……唔,柯克蘭先生,最後一次療程並沒有說什麼。」那句『來我家』應該算是額外的,阿爾弗雷德省略了這段,「或許是他的工作太過忙碌……之類的。」
「你可以試著問問看,畢竟,柯克蘭先生的小費一直都給得很大方。」
「噢。」年輕的按摩師點頭同意,差一點便將手機掏出來直接撥打--這當然是不合規矩的,和客人連絡一律只能透過室內電話,禁止私下預約--還好他回想起這件事情,適度的結巴可以讓自己聽起來更有不想失去客人的緊張感,「那麼,我撥電話過去看看。」


幸運的是,柯克蘭先生沒有接電話;不幸的是,亞瑟不只沒接電話,也沒有回覆他的簡訊。阿爾弗雷德突然感到挫敗起來,這種不明不白的失聯可不是他想要的啊……他不禁思索自己最後一次的表現是否差強人意,最後什麼結論也沒得到。如果貿然前往亞瑟的公寓感覺又像是個糾纏不休的跟蹤狂,要是被發現了顯然會讓這份關係更加尷尬,畢竟──畢竟他們什麼關係也不是。

這股挫敗感一直持續到周五,依然沒有亞瑟的消息。送走了最後一位客人,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準備收拾東西下班。今天他負責最後一班,整個工作室也只剩他一人使得阿爾弗雷德輕鬆不少,這裡設置簡單的淋浴間,於是他打算簡單沖澡後再回家。

「阿爾弗雷德。」那個突然響起的熟悉聲音嚇得他幾乎跳起來,亞瑟不知何時進來了這裡,穿著平常的衣服靠在門邊,「抱歉,嚇到你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
「很久沒來找你了。」

亞瑟隨手帶上了門,並坐到按摩的床上。阿爾弗雷德觀察著對方,亞瑟還是亞瑟,沒有比較胖也沒有比較瘦,他只穿著黑色的T-Shirt和同色的牛仔褲,看起來像個還在唸書的大學生。
「你怎麼進來的?」
「外面的門還沒鎖,想說進來看看。運氣不錯,只剩下你。」亞瑟說,同時向他伸出手,「一起去吃個飯?」

※※※

他們提著外帶的塑膠袋走在已然轉黑的路上,幾盞路燈稀稀疏疏的,街上更是連個人影也沒有。阿爾弗雷德把機車留在工作室,莫名其妙地和亞瑟一塊搭著計程車去買東西又回家--他們沒花太多時間決定要吃什麼,畢竟也已經沒什麼選擇--總之在沒什麼話題的路程結束得突然,如今又只有兩人的腳步聲踏在阿爾弗雷德回家的路上。

「你最近在忙工作嗎?」
「嗯。趕工都沒空,肩膀快痠死了。」
「那你還沒過來……」
「我下午才看到你的簡訊。」
「噢。嗯,我是有傳,」阿爾弗雷德說,「被主管逼的。」
「看起來不太像,」亞瑟乾脆地戳破了這個謊言,「我記得你們的工作室不允許私下聯絡客人的。」
「那你想聽我說什麼?」阿爾弗雷德突然感到有些惱火,口氣也變得無法克制,「你想聽我說我很想你、我以為你怎麼了、或者你已經不要我了?」
「……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

亞瑟停下了腳步,阿爾弗雷德也是。路燈之下,阿爾弗雷德注意到亞瑟的耳朵好像有些紅,但卻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於是他閉上嘴,盡量等待著亞瑟的下一句話。

「我花了一點時間……想著我是不是喜歡你了。」

這個答案意料之外到阿爾弗雷德抬高了眉毛,亞瑟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但此時此刻這句話出現得未免太過詭異,畢竟他們手上抓著外帶速食,而亞瑟就站在路中間,也太危險了。
「抱歉,突然這樣說你會很困擾吧。」
「你的結論呢?」
「你說呢?」

亞瑟又繼續往前走,阿爾弗雷德再度跟上,沒有發現為何亞瑟知道他家住哪。
※※※

「那麼,你想先吃飯嗎?」
「……如果要吃飯,就不要這樣子弄啊。」不知道要說亞瑟太過強勢、或是自己太過軟弱,那兩袋食物還擱在桌上,亞瑟便靠了過來,主動地摟上自己的脖子。用一種奇怪的姿勢坐到沙發的同時,也能聞到亞瑟身上的衣服香味。

「你的房間比我想像中的整齊。」
「嘿,我也不是一直不整理房間的人好嗎。」
「看你吃東西的樣子,就是個粗魯的男孩啊……當然做愛的時候也看得出來。」
「別老是提到那邊去啦。」
「那你要我停下呢?還是……繼續呢?」
「……繼續,」阿爾弗雷德最後還是投降,自從去了亞瑟家之後,總覺得自己拿他一點都沒有辦法了:「你得幫我瞧瞧。」
「那有什麼問題。」

「上次被你那樣弄之後都變得奇怪了,」阿爾弗雷德在喘息中斷續地抱怨,「如果變得很難射出來、嗯唔,那都是你的錯、唔……」

亞瑟的舌頭溫熱濕軟,每一下都確確實實地安撫到自己喜歡的地方,自己的傢伙被這麼舔舐著幾乎讓阿爾弗雷德有些撐不住,反射性地想收闔雙腿卻被亞瑟制止。

「好好忍耐才會更舒服的,你自慰時沒有感覺嗎?」
「我不喜歡忍耐。」
「我倒是很喜歡。」
「所以你才--唔啊、你別突然、嗯……」亞瑟突然將整個前端都含了進去,過度刺激令他忍不住驚呼,更要強烈忍住那股射精的衝動。
「你看…這不就忍住了嗎?乖孩子。」


亞瑟的稱讚化為實體活動,才剛冷靜下來的欲望在溫暖的口腔內攀升著,阿爾弗雷德不斷喘著氣,按在亞瑟後腦的手也無法克制地壓往自己的方向。
「射給我……」如此誘人的條件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阿爾弗雷德在斷續抽搐中射出精液,而亞瑟溫順地張口,毫無半點抵抗地吞了下去。

「年輕人,嗯哼?」在給了自己熱辣的親吻後亞瑟低聲笑著,坐在自己身上的身體不斷磨蹭,阿爾弗雷德能感受到他已經勃起,並誘人地邀請自己再更下一城:「做完之後,再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吧。」

顯然不會有別的異議,亞瑟早就看穿他的一切心思。年輕的按摩師將即將成為戀人的男人往自己身上按,並安撫地好好親吻起對方,但或許再過一會他會有點後悔沒先填飽肚子吧。


----
後記。
大家晚安!失眠part 2的夜晚,我是奇恰♪
好久好久的H文--真的好久一度還想說棄了算了><
想說這次的亞瑟有夠變態,跟我內心中的又色又可愛的亞瑟有點出入,不過暴露狂性格發作,
還是用一個對自己交代(??)的心情發出來(??)

嗚嗚嗚經歷過海外辦活動出差回歸感覺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
但還是好想看米英H好想看米英好想看更多的黑桃KQ和惡魔米英和國家米英了,
越寫越餓這是個什麼道理!!我想吃肉!!我想看米英!!

是說歷經整個七月的米英連載後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打倒他們了,
這充滿了「我們在交往」的戀愛光環還能說些什麼…快點結婚……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一人樂好寂寞!(噴淚)
也謝謝一直陪著我該了至少五次不想寫寫不完的大鳥!
(情緒莫名很亢奮)

2 Comments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7/10/12 (Thu) 01:13 | EDIT | REPLY |   

Chaki  

Re: 好久不見~(灑花

>>Cherry

好久不見XD(每次都在說這個)
嗚嗚嗚對不起完全被工作海淹沒更新也變得超緩慢的;;
香精滿滿是怎樣(爆笑XD)

因為太久沒寫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大退步
你不嫌棄真是太好惹QQ
今後還要一起米英米英<3

感恩留言喔!

2017/10/15 (Sun) 22:13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