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按摩鬆一下!(1)【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7/ 06/ 19/ 00:58
  • COMMENT0

*深夜發電機啟動嘟嚕嚕嚕-

*架空米英

*只有H,沒有邏輯!請斟酌一下再點入






還有二十分鐘我就下班了。阿爾弗雷德輕聲在客人耳邊低喃,並聽到人對方不重不輕的回應。那麼,我要繼續下去了喔?對方沒有明確回答,於是年輕的按摩師繼續手上的動作,順著肌理愛撫至前者敏感的胸口上。這個動作成功地讓他的客人發出了微小而確切的聲音,阿爾弗雷德因而笑了起來。

阿爾弗雷德把手按在亞瑟身上,開始輕力撫慰著。對方的身體受到潤滑液乳化後變得細緻好推,肌膚透著油光的樣子在昏黃的燈光下變得更誘惑人。

他占有這副身體才過了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發生了各種激情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某個休假的晚上因著電話邀約而出門,知曉對方的目的和性癖後事情就簡單得多了--飢餓的野獸只為滿足慾求,在清醒過後發現雙方的身體很合得來,於是一次又一次地耽溺其中,無人想先退場。

「你不專心。」被自己服務的亞瑟嘟噥幾句,阿爾弗雷德才發現自己走神得嚴重,原先進行到後背的按摩動作因為無意識的動作又回到了肩膀按揉中,亞瑟平常的工作姿勢大概極度不正確,每個月過來時阿爾弗雷德都能感受一二。在他們不長不短的認識期間,精油按摩算是少數正派的活動了,他們一開始即是這樣結識的。

「抱歉。我會把時間補給你的?」
「留在床上補吧。」
「那可不行,」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這對你沒好處呀。補了在床上的時間,你沒多久又會來找我按摩的了。」
「反正怎樣都是你賺到……」亞瑟閉著眼睛,回應的聲音也有些模糊,「就不要嫌了……唔,那裏多按一點、嗯哼……」

他手指的按壓變得愈發緩慢,在亞瑟呻吟的聲音中引燃地不只是他的慾望,還有某種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感受。不如來做點壞事吧。這麼想著,阿爾弗雷德將手沿著亞瑟的腰際往下,撫摸過平坦硬實的腹部,握住那敏感的器官時亞瑟驚呼出聲。

「你、你在幹什麼……」
「我以為你會想要來點這種的?」
「笨、笨蛋……這裡可是、嗯—」
「我知道是工作場所。」阿爾弗雷德輕聲說道,手上卻撫慰著對方敏感的前端,「但既然能夠享受……你也不會介意地方的吧?小聲點,別害我丟了工作。」
「你這混蛋…哼嗯……」

敏感顫抖著的前端令他能查覺出來亞瑟此刻已然興奮,濡濕的分泌物和著精油變得更加滑溜,阿爾弗雷德上下撫弄著,邊聽亞瑟變得急促的喘息聲。鼻息濃厚之下瀉出的小聲呻吟,讓人更加憐愛了。阿爾弗雷德能感受到自己的褲檔也繃緊了起來,要不是還顧著最後一點工作的道德,只怕此時他已經上床和亞瑟又來幾回。

「嗯、阿爾……哈啊、嗯唔……」斷續的聲音毫不間斷,連著阿爾弗雷德手中滑動著的水聲刺激著自己的耳膜。亞瑟搖著頭,雙腿的腳趾縮緊著,幾乎要感到疼痛--他才發現自己緊咬著嘴唇,卻又無法鬆開嘴。

「不行、不……」忍耐的程度迫到極限,亞瑟聽見自己拉尖的嗓音,阿爾弗雷德靠了過來即時地封住自己的嘴,同時加快了手裡動作。越是想忍耐,那份快要射出的衝動便更加急切,「哈啊、要、要射出來……」
阿爾弗雷德滿意地看著膠質手套上的白濁精液,亞瑟還劇烈地喘氣,滿臉脹紅的樣子看起來可愛極了。他整個縮起來的樣子更加纖瘦,還沾滿乳霜的身體宛如經歷過一場激烈歡愛似的。
「你這混、混蛋…」
「你應該很喜歡吧?」

面對對方毫無威嚇效果的生氣,阿爾弗雷德終於收起手,無辜地將手套丟進垃圾桶,並若無其事地開始收拾按摩用的器具及毛巾。方才還喘著氣的客人低聲咕噥著不清楚的話語邊套上褲子,在經過自己時才丟下一句簡短而誘人的邀請。

來我家。
嗯。阿爾弗雷德低聲回應,並體貼地為對方開門,直到關上門後,才放鬆地喘口氣--並非是壓力很大,而是忍得太過辛苦。亞瑟的身體太過誘人,光只是這樣的接觸自己就必須花費極大的力氣克制。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工作場所上如此放肆,背德和欲求啃噬常理,亞瑟的樣子不必閉上眼也能夠想像,更何況是真實地把他抱在懷裡時,在肉體交合時的歡愉更勝過一切。阿爾弗雷德盡快收拾好工作上的工具,才往亞瑟家前進。

※※※
亞瑟的地址和小費裝在信封中,阿爾弗雷德一看發現亞瑟居然住得離自己並不遠——他跨上機車,並往目的地前去。對方住在寂靜的住宅區,看來的確符合亞瑟所說,是個很安靜又有些無聊的地方。
他站在門口並輕敲幾下,亞瑟開門的速度比預想的還要快——而他穿的更是比預期中還要少。或許是正要洗澡,除了一件鬆垮的T-Shirt外,阿爾弗雷德無從判斷他是否有穿內褲。他邀請自己進了門後便馬上脫下衣服,露出蒼白瘦弱的身體——剛才按摩過的些微痕跡還在胸口,亞瑟讓他柔順的撫摸,卻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還疼嗎?」
「嗯。」
「我下次會小心點。」
「下次不准在那裏做那種事。」
「但你自己明明也喜歡……」
阿爾跟隨著他的腳步,從後面看見他纖瘦的線條和腰間及背部曲線,頓時覺得剛才困難忍耐的辛苦又重新開始一輪新的持久戰。帶有指痕的身體實實在在地沾染了自己的味道,光是這麼看著,真希望能夠烙上屬於自己的印記。

亞瑟的房間在二樓的盡頭,被窗簾掩住的房間昏暗,亞瑟握住了阿爾的手,就著門在邊上便吻住了他。親吻甜蜜誘惑,彼此的舌頭交纏著,再熟悉不已的調情讓兩個人的身體都動了情,在更加厚重的呼息之中,阿爾弗雷德先是伸手撫摸起亞瑟的大腿,接著是臀部和背部。對方好聽的喘息是最佳的催情,在亞瑟並未阻止之下,阿爾自然順理成章地將前者按到床上。洗好的乾淨床單香味和整齊的摺痕,可見亞瑟才剛換新不久。而很快地自己就要在上面胡作非為一番,阿爾弗雷德便不自覺地微笑起來。

「…你在笑什麼?」
「我只是很高興你竟然邀請我過來。」
「…只是不想多浪費酒店錢,而且我累了,懶得搭車過去--嗯唔……」話還未說完,阿爾的嘴唇就貼了過來,在逐漸炎熱的夏裡,阿爾的吻更是炙熱地如同烈日。
「我以後可以常來嗎?」
「如果你讓我滿意,我可以考慮看看……」

按摩師很快地將自己全身的衣服退去,露出精壯有力的身材。亞瑟湊了上去,靈巧地趴在對方身上,在阿爾寬厚的胸口上親吻幾下:年輕人的身體沾染上淡淡的清潔用品味道不讓人討厭,亞瑟只想在那兒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而他也這麼做了。整齊的齒印看起來還不賴,更有種佔有的宣示感。

「我喜歡你的身材。」
「我看得出來。」
「做按摩師實在是太浪費了啊……」
「得了吧,你愛死了。」

阿爾弗雷德的手沒有空著,左手來回撫摸著亞瑟的腰際,而右手則不著痕跡的往對方的私密處進攻。亞瑟的欲望已然來到高點,他腿中的傢伙興奮地翹直著,宛如從未發洩過。再往後進攻著,他碰到自己熟悉的穴口,卻發現那裏濕軟溫熱。亞瑟發出了短促的聲音,並未阻止他的動作,反而是伸展身體,讓阿爾弗雷德的手指可以更好地在外面畫圓按揉著。在手指沒入後,亞瑟的呻吟更是低沉悅耳。
「多一點……」
「不要急。」
「多放、一根手指……嗯哼…」
「忍耐一下……」

對方就在自己身上扭動著,連著腹部一帶沾滿了潤滑油,不知不覺變得更加著急的阿爾弗雷德更忍不住要把亞瑟給摟在懷裡,感受他的呼吸以及微微抽蓄著的身體。手指的數目增加後,抽動的速度也越加快,整個房內響起的濕黏聲音顯得淫靡不已,最後是亞瑟掙扎地按住了他的手指,「幹我。」
亞瑟難耐地說,而他大方地應允對方的請求。亞瑟按著臉,邊誘惑地張開雙腿,足夠潤滑的後穴張合著,讓他把自己發硬的傢伙整個推入。

「哼、哼嗯……」
「亞瑟…」

這麼纖瘦的人若是用盡全力只怕會把他捏碎吧,阿爾弗雷德模糊地想著,原本扶在亞瑟腰際上的手掌放輕了力道,卻未減輕自己頂進對方身體的粗暴。好舒服。他希望亞瑟也一樣舒服,於是想看對方的表情,伸手撥開那頭已然汗濕的髮絲,亞瑟通紅的耳根和凌亂的表情好美。

「嗯、嗯那裏…好棒…」
「要多一點嗎?」
「再多一點、嗯啊、…!」亞瑟弓起腰,彷彿受不了地扭動著,「阿爾、阿爾弗雷德、那裏再給我、更多……」

※※※
性事結束後阿爾弗雷德走進了亞瑟的浴室。這兒和房間比起來小了點,卻比他自己的大得多。一個單人用的浴缸,旁邊小櫃子上擺了乾淨的毛巾,淋浴間另外隔了出來。地板是黑色磁磚,和亞瑟本人相比,這樣的設計似乎和他的房間不太一樣,不過要說品味,阿爾弗雷德覺得這還是蠻亞瑟的。轉開了水龍頭開始沐浴,被熱氣蒸騰得舒服,這樣的房子一個人獨住也不錯呢。眼光轉到了鏡子下方,漱口杯和牙刷都只有一組,不知怎地竟然有點高興。這雖然只是段不夠正當的關係,但知道眼下沒有另外一個競爭者還是讓阿爾弗雷德莫名振奮起來。

他只知道亞瑟是個自由工作者,或許是寫文章或是攝影師,就亞瑟身體的僵硬度來看,前者的可能性比較高,或者兩者皆是。在進對方房門前注意到幾張黑白的相片,看上去像是幾個從不同的角度拍攝同個地方,或許這便是亞瑟的作品吧。除了這點稀少的情報,似乎對亞瑟的了解不夠深--比起來還是比較熟悉對方的身體,無論是肌膚或筋絡,這樣子的親密感也很不賴啊。

簡單沖過澡後,阿爾弗雷德還是從亞瑟擱置在旁的器具中挑了一個勉強可以裝較多熱水的水盆端到對方房裡,除了自己的習慣上,把對方清理乾淨也算是禮貌。整個房間還漫著射精後的氣味和些許精油味,而剛才激烈活動的另一方依然維持著趴伏的姿勢並未移動。

「嗯……」
「別動,我幫你清理。你繼續睡吧。」
「……我以為你走了。」
「我哪一次這樣做了?至少也會問你的鑰匙放在哪裡。」

亞瑟咕噥幾聲,勉強轉過臉來,蒼白的臉上壓了一些睡痕,大概剛才真是累得睡著了。阿爾坐到了床邊,拿著熱敷過的毛巾輕力擦拭清潔起來。毛巾的熱度讓亞瑟清醒了一些,進行到後方時,他才開口制止了年輕的按摩師。
「這邊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明明還想睡吧。」
「反正你別管啦、真是的……」

拗不過對方的任性,阿爾弗雷德最後只能由著他。在他又一次踏進亞瑟的房間時,對方依然維持著全裸,卻空出了一部份的床。
「……這是在邀請我過夜嗎?」
「已經很晚了,不然你還要回去嗎。……我只是看你有點可憐才問的,沒有勉強你。如果你不喜歡,可以直接回去。」
「我沒說我不喜歡呀。」
「哼……」

嘴上彷彿鬧著脾氣,真正上床被摟住時,懷裡的亞瑟卻又自然地靠了過來。他撒嬌地哼著幾聲,將手臂交疊過來,摟著自己。亞瑟的味道和沐浴的香味,阿爾弗雷德眨幾下眼,突然感覺自己有些想睡。

晚安,亞瑟。
晚安,阿爾。

雙方的心跳在此刻同步,亞瑟模糊說了幾句,在還未理解前,阿爾弗雷德就睡著了。
 

TBC。

----
後記。
大家晚安!在這個有點失眠的夜晚,我是奇恰。(突如其來)
只要壓力大就想要寫-H-文♪

起源是我每兩三個月就會去給人全身按摩,
在一片痛楚和慘叫中(真的是痛楚),隨著師父一邊塗抹按摩霜,一邊想著這樣的黏呼呼米英H好像不賴啊…XD
雖然每想幾句就會被按到超痛唉唉叫,但這還是在我心中留了一點遐想(?

話說國外的精油按摩應該也是這樣吧> <
因為只想寫H幾乎只靠腦內想像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還有下篇,這真的只是打砲故事
不需要期待太多~XD

那麼我們下次見,希望月底前可以更新♥
有任何感想也請不吝告訴我,自力發電機也是需要大家加柴油的,真的!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