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K Squad(3)

  • CATEGORYK Squad
  • PUBLISHED ON2017/ 03/ 01/ 01:29
  • COMMENT0
*Crossover架空,戰爭機器(Gears of War)X APH
 未玩過遊戲也不影響閱讀

*人名稱呼

我當摒棄過去凡俗之生活,服從長官,忠於職守。
我當堅定不移,嚴守紀律。
我是維安政府聯盟之軍人。

(維安政府聯盟誓詞)


本田菊關上了設備室的金屬櫃,又檢查了一次閉路電視的迴路沒有問題。他是少數幾個擁有鑰匙的人,幸運的是衛星似乎超出了獸人的攻擊範圍,才讓他們得以持續監控地面上的活動。當然了,如果聯盟能提供更多資源的話,就不用讓精兵宛如清道夫一樣沿途回收任何可用物品。事實是任何槍支及子彈都不得浪費,金屬殼甚至還可以再度利用。本田關上櫃門,同時扣好自己上衣的第一顆鈕扣。

外面變得更冷了。本田盡力不往壞方面想去,那些獸族會因為寒冷而死嗎?又或者那樣的硬皮足以抵擋如此寒冬呢?即使不屬於第一線機動人員,也能在每次修繕中大略得知戰情不是那麼的樂觀。大部分時間本田都在四處找尋資源或檢查精兵們帶回的裝備,偶爾才會跟著部隊一同出去判定遺落的車或機甲是否還有可用之處。

今天就是這麼一個日子。當K小隊的隊員走向他時,本田立刻便意識到自己應該盡快抓上突擊步槍--每個士兵基本上都必須定期通過槍支使用的測驗,然而久未佩槍依然令本田感到有些緊張。

「菊。」當他急急忙忙趕至犰狳裝甲車時,K小隊的隊長向他伸出手,幾乎毫不費力地將他拉上車。因身形問題本田僅能穿著輕便的防彈背心,抵擋一定距離外的子彈還算過得去,但若是遇上火砲兵--那他就準備被刻在紀念石碑上了。

「抱歉。這種危險區域照理來說是不能帶你們後勤軍前往的,」路德維希說,並不安地往正朝裝甲車移動的其他隊員瞥了一眼,「不過拆卸地鳴器這種任務可大可小,雖說我們也沒有多少資源剩餘了……」

「別這麼說,我明白的。」讀得懂長官的話無論在哪裡都很受用,本田開口時腦中浮現出的仍是那張就職初日的桌子。他的頂頭上司就是這麼建議的:識相、沉穩、不讓客戶有機會感受到你的遲疑。「我很高興幫得上忙,路德維希。」他聽見自己這麼說。

K小隊的隊長看上去多了那麼一絲放鬆,而相對的本田卻感到自己內心一路下沉。答應得如此乾脆顯然讓對方相當意外,本田不禁思考這要不是個很爛的旅程、就是有去無回的計畫,或者兩者皆是。

沉默總是尷尬,本田只好將目光移往別處,其他小隊員陸續上了裝甲車,裏頭沒見過的生面孔讓他忍不住還是開了口。

「你們有新隊員?」
「是啊。剛從突擊隊結訓的菜鳥。勇氣可嘉。」

路德維希口中的菜鳥瓊斯一上車便活力十足地向他打招呼,看上去不超過二十歲,臉上也毫無傷痕。這年頭居然還會有自願當兵的人出現,本田禮貌性地朝對方點了個頭,同時往車內挪動著位子好讓全身著裝的瓊斯能夠擠進來。所有隊員都上了車並圍繞著本田,頓時讓他感覺自己渺小了許多。坐在前頭的路德維希重新講解了任務流程,本田打量著其他隊員,意外地發現除了瓊斯外,大家的表情全都看不出情緒。

「貝莉姬、瓊斯,你們往左,確認地圖的描繪狀況和偏差值。」路德維希手上抓著地圖,邊指示著,「基爾伯特、安東尼奧,你們兩個留在車上,隨時注意情報和獸族出沒狀況,菊和我一組,負責拆卸回收地鳴器。」

於是裝甲車緩緩開動,看著駐紮營地離自己越來越遠,心中那股嘈雜聲隨之逐漸鼓譟起來。此次本田必須隨隊回收的地鳴器是他們一年前投放的,目的在能夠描繪一定範圍內的地形及高低落差。初次回收時便發生了蘭登市事件,在城市已經沉沒的現在,儘管地圖成功描製也完全派不上用場,更無端折損精兵和要價不斐的機械。於是沒人知道究竟地鳴器是否已經完全發揮,又或者是否已經被毀壞--透過傳輸能於時限內確認地圖,但距離最後一次接受到反應也已在一個月之前。或許對於維安聯盟來說是必要的情報,與之付出的代價卻也太高--但像他一樣的基層士兵,對於上頭的命令也只能遵從。瓦修‧茨溫利或許是個難相處的人,對於底下的士兵卻是真心愛護。


「這條路每次都走,總覺得有點無聊了哪。」
「回基地時看著這些風景才有盼頭,安東,路邊的樹們都會友好地對你打招呼,只是你沒發現。」
「是是是,哪天俺回來的時候可能還會看見樹枝排成『歡迎回家』哩,那時俺可就知道盼頭是啥啦。」
「別說這麼奢侈的話,安東尼奧。」
「俺只是想代替收音機發出點聲音哄大家高興而已嘛。」
「如果你只是想哄大家高興,」路德維希說,「那麼這聲音能夠讓你高興好一會。」

遠處傳來的地層鼓譟聲向他們所在的方位傳來,駕駛連忙停下車,並讓小隊成員盡速成作戰隊形。
「菊!找好掩護,以保護你自己為優先,我們承受不了失去專業人員。」
「等等隊長,那俺們是啥?隨時可以替換的耗材嗎?」
「噢!」貝莉姬厲聲說,「閉嘴,安東尼奧!」

本田倒有些佩服安東尼奧這時候還有心情說些不著邊際的閒話。他們各自將槍上膛,並以裝甲車為中心找好掩護。儘管獸人還未出現,氣氛已經緊張到另本田不自覺地屏氣。等待的時間漫長且磨人,更不必說空氣中的寒冷依舊,唯一的差別只是自己不再感到顫抖。本田忍不住將目光轉到了瓊斯身上,純粹只是想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那個太過年輕的孩子會是怎麼應對的。當然頭盔勢必會遮住瓊斯的表情,可自己就是沒來由地想看。


#待續。

----
後記。

緩慢的速度進行我自以為的軍人--米英--XD(到現在還是沒有跡象!)
又是新的一年,希望今年能夠把這個故事寫完,然而已經三月,真的可以嗎←

為何每次到寫後記時就會突然沒梗~~雖然心中藏著滿滿的話但可以盡情說的時候又會直接消音
BLOG真的已經漸漸式微了啊…(莫名其妙的感想
不知不覺的換到FC2也已經六年,雖然想過搬家但超級麻煩所以都只是想想,
嗚嗚好想有人跟我說話喔!←暗示濃厚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