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K Squad(2)【米英】

  • CATEGORYK Squad
  • PUBLISHED ON2016/ 08/ 29/ 00:34
  • COMMENT0
*Crossover 戰爭機器X APH

* CP為米英但沒有CP味




‧基地 當日稍晚

儘管瓊斯依然臉色鐵青,至少還是好好地坐著犰狳裝甲車出現在基地安檢門口前。他的護甲上還沾有未擦去的血跡,八成渾身也全是獸族渾蛋們的腥臭味。透過機器人的螢幕,亞瑟能夠看見路德維希將右手按在耳上,而下一秒無線電中便出現了他的聲音回報。匯報內容有如鬆了口氣,但亞瑟能夠聽得出來那只在今日結束前對於自己小隊沒有人陣亡而短暫安心罷了。

『你們平安回來就好,K小隊。』亞瑟說,『快讓菜鳥去洗澡冷靜吧,他看起來嚇到挫屎了。』
『是啊,』路德維希的聲音依舊沉穩平靜,『我們都是。』
確認機器人回至定點並規律地對準位置收納好後,柯克蘭才切掉了和K小隊的無線電。不算太糟,柯克蘭想著,至少是還不算太糟,以新兵的角度來說。

終於拉開了那罐自中午就擺在桌上的馬鈴薯罐頭,同時腦袋計劃著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能夠發落下去──多得很,他甚至應該感到開心,自己並不是做決策的人。若對手是人類就好了,他默默想著,或許雙方還能各退一步,在幾近於零的機率下坐下來好好協商,但這是不可能的,你要如何和獸族討論呢?他們不需要資源也無須土地,無盡的殺戮和人類滅絕──真是太好了,這下他可終於知道對方要什麼啦。當門被拉開,亞瑟轉頭過去,只見頂頭上司繃著一張臉,好像對什麼事都不高興的模樣。

「長官。」

「啊,你還在值班。」瓦修‧茨溫利聽起來一點也不驚訝,「辛苦了。」

「大家都一樣,長官。」亞瑟並不討厭茨溫利,反而相當喜歡他有話直說,偶爾情緒外露的一面,「很高興能夠達成令妹的醫療需求。」

不知怎地,這番話彷彿刺痛了茨溫利,他頻繁地眨幾次眼,最後才低聲開口,「……抱歉。我聽說了K小隊的事,讓新兵加入或許顯得太倉促──」

「倉促但是必要,長官。」替他把話的下半部接了回去,亞瑟說,「而我們也確實需要那些醫療補給品。」

「謝謝你,亞瑟。」茨溫利湊了過去,見他吃到一半的罐頭,接著才抬頭看亞瑟正監控著的螢幕,「如果你想休息,我代你的班吧。」

這就是茨溫利表現『我很擔心你』的意思。亞瑟笑了笑,拒絕了長官的提議,「沒關係,長官,我可以。」

「好吧。我聽說法蘭西斯在伙食部那邊搞了些什麼新料理。」

「浪費食材。」

「不過大家都反應不錯,你也找個機會去吧。」茨溫利說完後,壓了壓自己完整的軍帽後離開這窄小的空間。當他拉開門時外頭的風雪被狂風吹了進來,冷得讓亞瑟不自覺地發顫,現在他倒是有些懷念起那些熱咖啡。


可憐的茨溫利,亞瑟心裡暗自想著,以為捱過了長年以來的人類戰爭,在終於放下警戒、正打算回歸正常生活時,獸族就跟著竄出來了。全錫拉星完全措手不及,只不過短短二十四小時,三分之一的人口被消滅殆盡。接下來,每一個月、每一季,甚至於每一年,對於人口的增減幾乎讓亞瑟麻木地認為如同財報上的數字,這還只是聯盟統計得到的數字而已。


事變日,維安政府聯盟這麼稱呼獸族破土而出的那日。真不敢想像那只是四年前的事而已。我們至少撐過了四年,亞瑟心裡某個聲音這麼說,安德烈可沒撐到這時候,真是幸運。想到死去的兄長,亞瑟才回過神來。他和家庭之間的關係不太好,如今的處境卻讓他開始羨慕那些已逝的人--不用對抗、無需思考,就埋在聯盟紀念軍人碑那裡冷冰冰的躺著。當日代領安柏利之星徽章的景象栩栩如生,這枚徽章如今正掛在自己脖子上,意外地重得很。

安德烈就在這裡。亞瑟翹起嘴角,伸手撫摸那枚被體溫暖得熱呼呼的徽章。邊想到若是對方遇上獸族會如何反應開戰,亞瑟最後直接將整罐馬鈴薯倒入嘴裡,眨著乾澀的眼睛度過那晚冬夜。

※※※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過了個極度驚嚇的整日。他加入軍隊不滿兩年,也從未想過軍旅生活會是如此展開。在他意識到自己剛真正使用了電鋸後,K小隊的其他成員已經全圍到他旁邊,貝莉姬甚至眼明手快地開始清理掛在他身上獸族的殘跡。

「嘿。」基爾伯特從盔甲內掏出了髒兮兮的手帕,粗魯地在阿爾弗雷德臉上擦拭一番,「小子,你下次最好還是戴上頭盔,這些噁爛東西會害你感染的。」

「沒錯,接著就會被醫院的海德薇莉醫生好好修理,生理上呦。」安東尼奧說得不像是在開玩笑,「告訴你,那女人漂亮歸漂亮,已經沒有當初她剛從醫學院畢業時那麼溫柔婉約了。」

「沒錯,本大爺上次只是忘記洗手,就差點被她連人按進馬桶--」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噗哧噴笑,接著被基爾伯特給報復了一陣。很奇怪在這種時候他們反而能夠更加用力大笑,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是那種人越多就越瘋的類型,同時又值得信賴。只不過進入K小隊短短幾日,就覺得彷彿和他們相處了數年。身體尚不如其他人熟悉作戰,在路德維希指揮之下,阿爾弗雷德只能努力學習。基爾伯特終於結束了清潔臉頰的小旅程,將手帕塞進胸甲裡。同時又一次開口說道。

「下次你應該戴上頭盔。」

「為什麼你們其他人都不戴呢?」

「因為我們有俊俏的臉蛋啊。」基爾伯特回答地毫不猶豫,「頭盔會影響本大爺的個人魅力。」

「別聽他們胡說。」貝莉姬檢查完突擊步槍後交還給他,「戴上頭盔除了保護自己之外,也能減少對耳朵的噪音傷害。長年不戴的話就連路德對你大吼都會覺得他在講悄悄話。」

「這不就是俺們不戴頭盔的原因嘛。沒有其他意思,隊長。」

「貝莉姬這樣建議,妳自己還不是不戴……」

「戴上不就枉費了我特地綁好的緞帶嗎。」

「妳要是因為這樣成為獸人目標,本大爺才不去救妳。」

「是是是,下次我會直接建議海德薇莉醫生拿馬桶刷洗你的嘴。」

他們提著相當有重量的補給品回去基地時,雖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任務,阿爾弗雷德的心情卻輕鬆不少。路德維希要他往醫院廂房讓醫官檢查一趟,正往那兒過去的路上卻正好遇上的控制中心的柯克蘭中尉。對他行禮後,柯克蘭抬起了頭,阿爾弗雷德這才發現對方要比自己矮上一些。除了在無線電裡面聽到對方聲音之外,他對控制中心可說是一無所知。緊抿著嘴的模樣讓柯克蘭看上去老是一臉不高興。只隱約從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的閒聊中獲得一些不甚完整的資訊--聽上去柯克蘭彷彿有四條腿。


「長官。」

「路德維希呢?」

「他和基爾伯特去點收今天的收穫,長官。」

「知道了,你要去醫護中心?海德薇莉已經在等你了。」

「好的,長官。」

「下次你靠在掩護時別忘記隨時注意周遭。」

柯克蘭的視線掃過他的臉頰和身體,接著才離開那兒。阿爾弗雷德才想起自己現在的狀態其實不太適合和任何人講話,他聞起來全身都是血腥和煙硝味,即使是以自己已經習慣的嗅覺來說都相當難聞。

海德薇莉醫生雙手叉腰,銳利的眼光從他踏入後沒有移開過。

「瓊斯,如果不是你哥攔著我,我會走進你沖澡的地方看你全身給我洗得乾‧乾‧淨‧淨才可以出來。」她字字都說得危險而真實,「傳染病!你身上大概有一百種獸族雜碎的細菌和病毒!現在馬上拿這瓶消毒水給我滾進淋浴室,沒有三十分鐘不可以離開。」

「呃,可是,醫生,我們的水資源不是很珍貴……」

「如果你還知道要珍惜,下次就給我少用那該死的電鋸。天然氣和水還有濾淨的系統撐著,你們這些該死的精兵不要無端折損的話,它們可以再撐過一個鐘擺戰爭。」

「聽她的話,阿爾。」馬修這時候終於開口插嘴,阿爾弗雷德瞪了哥哥一眼,他可是有十足的理由懷疑馬修只是想要等他被罵完才打斷,「快進去沖澡,消毒水的比例是一比三。」

「唉……我知道了。」

在剛脫離驚險萬分的情況後,阿爾弗雷德從未想過三十分鐘的沖澡是如此漫長。將頭朝下讓熱水混著古怪味道的消毒液沖洗著,直到海德薇莉又在外面提醒他時間到了才走出淋浴間。

#待續
----
後記。

不管大家看不看得懂,我寫得很高興(滾開)
一直夢想著可以寫這樣的文章,而真的寫的時候我又想重玩一下戰爭機器了!XDDD
啊,這樣的米英很難談戀愛,但是新兵青澀的阿爾感覺就超級超級超級可愛的--
一邊這麼想著就刷刷刷地寫。

還可以寫其他以前比較少接觸的角色也很有趣!
總之,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軍人米英真的好棒啊,超喜歡看制服的,
雖然在這邊的阿爾穿的盔甲一點都不是制服…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