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K Squad【ICE3無料2】

  • CATEGORYK Squad
  • PUBLISHED ON2016/ 07/ 17/ 23:49
  • COMMENT0
*Crossover,戰爭機器(Gears Of War )X APH

*此為ICE3 場內米英ONLY Paper Rally發布之無料

*二等兵米X中尉英

*可能有若干令人不愉快的血腥表現,請注意


若可以接受請往下點







「新兵阿爾弗雷德‧F‧瓊斯報到,長官!」

「噢。哇,又一個新來的熱血菜鳥。」法蘭西斯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一陣,「你分到哪一個小隊?」

「是K小隊,長官!」

「噢。是路德維希的小隊,你慘了,小子。他在那兒呢,找那個眉頭最緊的就是了。」

看著新兵手中抱著頭盔、身上過重的護甲似乎讓他還有些不穩,法蘭西斯心平氣和地轉了過來,他身旁的人和他一起看著對方,卻毫無評論。

「如何?柯克蘭中尉?」

「什麼如何?那孩子看起來還這麼年輕。」

「誰不年輕?」法蘭西斯調整了耳機,看著新兵朝路德維希走去的樣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剛才的對話對象重開話題,「現在能打仗的幾乎都得加入,而他還算好的--至少他看起來像是自願從軍。嘿,他出任務時不正是你值班嗎?剛好可以看看他的表現如何呀。」

「我不期待新兵能有什麼表現。」

「好了啦。別這麼以偏概全,雖然不像你一樣是正統軍校出身,嗯?安柏利之星的受獎人柯克蘭中尉?那時候你才十八歲吧。」

「如果,」柯克蘭中尉說話的聲調突然下降了好幾階,「你受獎的原因是因為眼睜睜看著你哥哥被炸成碎片,誰還會在意獎牌上的名字刻的是誰?」

「哎,你明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

柯克蘭中尉不再回話,法蘭西斯也只好把眼光無奈地放回剛才過來打過招呼的瓊斯小子。誰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精兵們的任務每天都和生死交關,但總是好事,在你覺得全世界都陷入絕望彷彿沒有未來,還有這些偶爾樂天過頭的人陪你一起度過。

是啊。但還有明天嗎?全世界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口,幾乎全聚集在唯一的碉堡上,問題沒有解決,每天都有獸人殺死平民和占領他們本就剩餘不多的領地的爛消息──牠們甚至學會了偷人類的槍械。無論如何,他們是精兵,維安政府聯盟僅存的希望,只要還能作戰,他們永不放棄。


※※※
K小隊的組成十分簡單--隊長路德維希,剛正不阿、一板一眼,同時值得信賴。他的兄長基爾伯特是個瘋癲的傢伙,時常和安東尼奧炒熱隊上的氣氛,直到惹火路德維希雙雙遭到訓斥為止。相比起來,小隊唯一的女兵貝莉姬則是相對正常的人,不過有時她發起飆來連路德維希也會莫名安靜、更別說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兩個總是吵鬧的拍檔完全一聲不吭。路德維希通常都邊走邊向他講解任務要點及需要注意的地方,身為隊上最菜的二等兵,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乖乖服從長官命令最為保險。


「喂,我說菜鳥。」基爾伯特開口,他們正排隊領著今日的伙食(燉馬鈴薯罐頭),基爾伯特湊了過來,盯著他看了幾眼後開口。

「是的,長官!」

「你家裡還有別的兄弟在維安政府聯盟嗎?我發誓在別的地方看過和你長得很像的人。」

「我的哥哥--雙胞胎哥哥在控制中心待過一陣子,只是現在調去醫護單位了。」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我總覺得在哪裡看過。你之前則是在王家堤魯斯步兵團是嗎?」

「是的,長官!」

『K小隊,領完東西後就集合,』路德維希的聲音透過無線電傳了進來,『在下次上工前,我們需要去醫院找傑克偵測到的補給品,這是剛才控制中心傳來的要求。』

『明白了,十五分鐘後在軍校廣場前集合。』

『控制中心那幫子人就是不肯給俺們喘個幾口是吧。』安東尼奧抱怨著,『唉,俺的馬鈴薯罐頭才正要打開哩……那個臭眉毛真是會使喚人。』

『哈囉,給正在這個頻道上的K小隊各位提個醒,』法蘭西斯中尉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控制中心可以聽到你們在說什麼喔。』

『哇,安東你死定了。』基爾伯特幸災樂禍地說著,『你沒吃的罐頭本大爺會幫你接收,兄弟一場就別跟我客氣。』

『去你的,基爾。』

※※※

亞瑟‧柯克蘭中尉就站在廣場上,挺直的腰桿和纖細的身形顯得有些違和。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的年紀,眉頭卻緊蹙著有如中年將領。他手上抓著任務簡報用的地圖,而偵察機器人傑克漂浮在旁,顯示進出醫院的路徑以及補給品的標記處。

「在你們開始下次任務前先叫住你們真是不好意思。」柯克蘭中尉開口,「我知道你們之中人有些疲憊--」他的眼光在安東尼奧身上逗留後又離開,「不過僅是個補給品,預計兩個小時內能夠往返。傑克會跟著你們,從市立圖書館往紀念醫院的路上有獸人路過的蹤跡,請小心。」

「明白了。」路德維希接過那些資料細看了一會,「亞瑟,是你值班嗎?」

「對。連續三天,所以接下來的任務,我都會透過傑克看著你們。」

安東尼奧做了個疑似罵髒話的口型,站在他旁邊的貝莉姬忍不住給了他一個拐子。幸好路德維希站在他們前面,未曾看見。

「你應該睡一會,」路德維希皺著眉頭,「現在控制中心只有你和法蘭西斯,而我記得接下來是他的值班時間。」

「沒差,反正我沒事可做。比起在指揮車裡面發熱咖啡跟逼迫其他人注意清潔,寧願待在這。大家都知道我熱愛工作啊。」

「多謝你的表態啊,中尉,知道俺們的任務比熱咖啡來得重要,真是受益頗多。」

「費爾南德斯下士,注意你的口氣。」

「知道了,長官。」

路德維希清了清喉嚨,他們才自動整合到一隊,阿爾弗雷德自然是落在最後面--他出任務的次數尚不多,還是不確定要怎麼做才好。步槍的使用及近身交戰的方法他已熟記,卻從未在面對獸人之下應戰過。路德維希說那只是一種直覺和臨場反應,當你遇見你便會明白那種感覺。

是嗎?阿爾弗雷德不確定,因為就連坐犰狳裝甲車都可以讓他吐個沒完。沉重的軍靴踏在深及腳踝的雪地上特別吃力,他們逐漸放緩速度,直到基爾伯特先停了下來並舉起手。

「威斯特,」他叫著路德維希的小名,「有聲音。」

「潛地獸嗎?」

「潛地獸?」阿爾弗雷德疑問地開口,安東尼奧友善地拍著他的肩膀(幾乎到有些用力過度的程度),像是解釋生物課的新物種一樣說:「潛地獸是個混蛋東西。你知道沉沒的蘭登市吧?就是這傢伙幹的。他們在地底下找尋適當地方,接著就鑽個沒完,直到俺們發現--然後整個城市就這樣沉下去了。」

「那我們要怎麼--」

「獸襲!」

路德維希大吼的聲音蓋住了一切,愈來愈大的地鳴聲自遠處一路朝著他們腳下傳來,最後自殘破的鋼筋中破土而出,幾名獸族自還冒著煙的巢穴中竄出,阿爾弗雷德能夠認出裡面有一般獸兵、火砲兵,及捧著機槍的大傢伙。他吞了口口水,甚至不確定自己應該如何表現才好,只好往旁向隊友瞥去。

「菜鳥,別擔心。有我們罩著呢。安東,這是不是很像我們以前比賽的時候啊?」

「沒錯。俺和你在球場上踢得可熱情了哪,」安東尼奧點頭附和著,「太久沒有踢球,都快忘記這樣熱血激情的時候啦。」

他倆一左一右對著獸群開槍,戰火一旦引發便不可收拾。阿爾弗雷德聽從隊長指令躲在掩護石塊後,並看準機會開了幾槍。手臂的震動、轟隆作響的子彈聲仍然令他不太習慣,貝莉姬在另外一頭伺機丟出了破片手榴彈,不過幾秒鐘時間,爆發聲混著獸人怒吼聲炸開,震耳欲聾地令腦袋一片空白。他抓緊槍探出頭,面前突然湊上的獸人早已一腳踹上他的肩,疼得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叫了起來。彷彿聽見路德維希和其他K小隊的隊員大聲呼喊著什麼,腦中嗡嗡的聲音變得有些斷續,阿爾弗雷德僅能閉著眼將突擊步槍往上用力一推,並開啟了電鋸開關--

※※※
「看到了嗎?那孩子是天生軍人的料。」法蘭西斯端著熱咖啡放到窄小桌上時說,柯克蘭中尉皺著眉,顯然不太想接過。螢幕傳來的即時影像真實得令他的胃不太舒服,下次真應該要維修部的愛德華試試看能不能把螢幕在適當的時候處理成黑白。K小隊一群人圍著阿爾弗雷德,從畫面上看來獸人殘存的部分都掛在他上。路德維希走到一旁,回報控制中心目前的情況。

「……就是這樣了。算他撿回一條命。如果基爾伯特沒有趕上--」

「就算基爾伯特沒有趕上,他也已經自己解決獸人了。」

「我只希望他不要因為這樣留下陰影。」

「我搞不懂為什麼你就這麼悲觀耶,知道聯盟還有新銳精兵不是好事嗎?」

「我才搞不懂為什麼你能這麼樂觀。透過監視螢幕看見牠們幹的好事,還能樂天地覺得明日很美好--我們只是在做困獸之鬥而已。獸人贏了,我們輸了,去他媽的維安政府聯盟。」

「拜託,小少爺。哥哥知道你還是想不開。你已經忘了聯盟精兵的同袍情了嗎?」

「滾。」

法蘭西斯搖了搖頭,最後還是走了出去。整個控制中心(美其名說是戰情中心吧)只留下柯克蘭中尉,他最後將視線轉到機器人的螢幕上,雖然難受卻又勉強自己盯著那孩子看。

他便是因為能從中看見那孩子滿溢熱情的眼光,就如同當年自己一般,才無法移開視線,及總是覺得提心吊膽地盯著對方一舉一動。

不知怎地,他總覺得不能放下瓊斯小子不管。而察覺到這份心思後,亞瑟‧柯克蘭嘆了今日第無數次氣。


----
後記。

我對於戰爭機器的熱愛全展現出來了(爆笑
完全是充滿私心的設定和產物,雖然邊寫邊覺得「根本沒人玩過遊戲要怎麼看啦!」卻還是一頭熱地寫得很嗨森
邊自我安慰著只要一切開心就好(。

在場次上發布的速度居然比學園還要快,有點驚訝,
一樣也是希望有拿到的人可以看得開心♥
如果有任何感想也請告訴我。

所以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中尉英敞開心胸喜歡上菜鳥阿爾
或者兩人會在怎樣的情況下接吻or並肩作戰呢……
邊想著這些事情邊自己默默的期待會在何時寫到XD
總歸一句還是好喜歡米英啊!
謝謝收看!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