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It Was May【ICE3無料1】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6/ 07/ 17/ 23:37
  • COMMENT0
*學園米英設定

*此為ICE3 場內米英ONLY Paper Rally發布之無料





The air was fresh, and the song so sweet,
oh it was May, it was May.

※※※
為何到了這時間了,還沒看到那顆金黃色的腦袋呢?一邊將柳丁榨汁的同時,二十七歲的亞瑟‧柯克蘭視線越過吧台往時鐘看去。八點二十分,又要匆匆結束早餐時間了。他嘆了口氣,滿是無奈地往寢室前進。
戀人不出所料地塞在棉被堆,眼鏡丟在矮櫃上,就安在鬧鐘旁邊。再不起床吃飯就會睡過頭了,笨蛋。他輕聲說著,邊伸手推了對方幾下。沒有再五分鐘了,快起來。
不要,再一下--現在才八點二十分吧……
早就八點半了。聽見這個數字,埋在枕頭的腦袋終於抬起頭,額上還有壓出來的睡痕,令亞瑟忍不住微笑起來。如果現在起來我還可以煎蛋給你。呃,那不用了吧。你忘了高中那次嗎。什麼高中那次?我才沒有從那時候就為你準備東西吧。
不,你就有。一定是因為後來改叫披薩,故意抹去這段記憶。
只年輕一歲的戀人似乎精神了些,他嘻嘻笑著,用溫暖的手握著亞瑟,清澈的藍眼睛彷彿穿透了後者。
我全部都記得呦。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
這雨下得彷彿永遠不停。亞瑟苦惱地盯著外頭。斟酌著是否要冒雨趕回家--其實就算晚一些也無妨,但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了,雨看起來卻一點也沒有要停歇的樣子。如果有帶雨傘就好了--就算翻遍了學生會也遍尋不著,看來只能直接跑回家了嗎,那可是要花上十五分鐘啊。亞瑟還是瞥了一眼時鐘,暗自盤算需要的時間,同時依然不放棄地搜尋視線範圍內到底有沒有能夠遮蔽擋雨的東西。

「你怎麼還在這?亞瑟。」
門突然被打開令亞瑟嚇了一跳,他回頭往門看,青梅竹馬的阿爾弗雷德探出頭,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你今天不用練習嗎?」

「原本在練球,但突然下雨了,抬頭一看發現這裡的燈還亮著--我肚子餓了,這裡有吃的嗎?」

「這兩件事根本沒有關係啊。」

邊碎唸著,仍然開門讓阿爾弗雷德進來,穿著球衣的少年淋著了一點雨,卻絲毫不介意地將鞋印踩在光潔滑亮的地板上。

「你今天怎麼那麼早?」

「什麼?」

「學生會。」

「噢。只是整理資料,校內又沒活動。」

「那你可以來幫籃球隊送飲料啊,球員休息時間什麼的最需要補充……」

「我沒那麼閒好嗎。再說你們的球隊有專門做這種事的女孩子吧。」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還待在這裡,既然沒活動早就可以回家了吧?」

「……有些事情要辦。」

「……你該不會是找不到傘所以沒得回去吧?」

「少、少囉嗦!」

「你不一起回家嗎?反正你也想不起來傘到底放在哪對吧。別逞強啦。」對方已經拿起了傘,催促著對方快些過來。學生會長遲疑了一會,才不甘願地離開辦公桌,確認所有窗戶已經關好才鎖上門。

「算我欠你一次。」

「請我吃冰淇淋。」

「……好吧,」亞瑟最後妥協,「只能選一個口味。」

※※※
仍然一臉睡眼惺忪的阿爾弗雷德嚼著有些燒焦的吐司,似乎還未完全回過神來。覺得自己像個老媽子似的亞瑟嘆口氣,還是決定將先打好的蘋果汁遞給對方,才轉身準備泡咖啡。聽見桌椅移動聲時並不以為意,而自腰間環繞上來的溫度,熟悉得令亞瑟微笑。


「怎麼了?」

「只是覺得這樣真好,」阿爾弗雷德說,撒嬌地收緊放在戀人腰上的手,「我真喜歡你。」

「笨蛋。才剛白天的在說什麼。」的確喜歡對方,卻仍然無法直率地表達。亞瑟僅用手指回握了對方,聽阿爾弗雷德的笑聲感到無比安心。交往了數年下來,他們早已摸清楚彼此的個性,以及確認無數次這份情感要比什麼都來得真實溫暖。僅管彆扭,在阿爾弗雷德幾次要求之下,向對方表達喜歡或愛,也比青少年時期要來得容易說出口了,亞瑟又嘆了口氣,決定在這美好的早晨小小地展現他的勇氣:「我也喜歡你,阿爾。」

而他的戀人輕笑著,邊低喃著他的名字邊親吻著因為害羞而發燙的耳側。

※※※
大雨下得幾乎看不清路,只是走了幾步,踏入水窪後鞋襪的濡濕感令亞瑟相當不自在,如同陷入一團吸飽水的海綿之中,無論怎麼調整都十分怪異。硬要擠入兩個人使得雨傘無法完全遮蔽,制服外套左半側已然被水漬成一團深藍,亞瑟苦惱地閃躲,他並不怎麼喜歡下雨天啊。

「你已經很久沒有來看比賽了。」即使在大雨中,阿爾弗雷德的聲音依然很好辨認,亞瑟轉頭看他,只見對方嘟著嘴不大高興地抱怨。

「之前是為了審核預算才去的。而且籃球這麼熱門--我又不喜歡人擠人。要人幫你加油的話已經有啦啦隊那群可愛女孩子了吧。」

「得了吧。她們只是想在球隊裡找一個酷傢伙交往而已。說到這個,下次比賽你會來看嗎?」

「看台哪有位子,不都被別人佔滿了嗎?」

「我可以叫朋友幫你留個位子啊,這還不簡單。」

「那群酷傢伙才不會幫我留位子哩。」

「你也很酷啊。」

「我--什麼?」

阿爾弗雷德古怪地瞥了他一眼,隨後才聳聳肩,「反正,我會幫你拿到票的。下個星期三喔。」

「知道了啦。」

他們的家僅隔三個街區,只要在這裡右轉,三分鐘之內就可抵達亞瑟的家。即使如此靠近,在這樣的大雨之下儘管用跑的也一定會渾身濕透。正還這麼想著,阿爾弗雷德已經將雨傘塞進他的手,離開了傘葉遮蔽範圍。

「阿爾弗雷德!」

「冰淇淋!三球巧克力!」

對方朝他大叫著,隨即將外套拉至頭上並抱著書包奔跑起來,還抄小路翻過了費爾太太精心整理的白色圍籬。

「……忘記說一個口味吃只能點一球啊,笨蛋……」

撐著傘,那股無奈又拿他沒辦法的心情,倒是又令亞瑟站在雨中發愣了好些時候。阿爾弗雷德是如此特別,那樣陽光笑鬧的樣子特別適合他,而他還記得小時候他倆玩在一起的情況。搖了搖頭,回過神來的亞瑟才想到自己仍然是渾身濕透的狀態,才撐著傘往家裡走。

他似乎有點喜歡那個大聲笑鬧、在球場上閃閃發光的大男孩。

※※※
「我出門囉,今天我買披薩回來吃好嗎?」

「我可以煮的。」亞瑟馬上接著說,隨即被對方大笑著打斷:「嘿!才不要,燒焦的食物一周不可以吃太多次啊!」

「阿爾弗雷德!」

「好啦。我會買披薩的,湯就麻煩你囉?」

「……知道了啦。」對於這個結果不甚滿意,但至少還有事情是自己可以做的,亞瑟只能無奈地接受這個提案,並隨著阿爾弗雷德一同走至門口。

「路上小心。別再聽那吵死人的流行音樂了。」

「自己開車就直接轉到英式搖滾跟著大吼大叫的人沒資格說我。」

「少囉嗦啦。」

目送阿爾弗雷德的車緩緩駛出車道離開後,亞瑟轉向花園,打算趁陽光轉大前先為自己精心栽種的玫瑰們澆水整理一番。
有如蘋果清甜的五月天氣仍舊微涼舒適,就宛如數年前於戀人告白時一樣,那麼甜蜜,同時又青澀。亞瑟不禁微笑起來。



----
後記。

大家好久不見~
昨日是ICE場,這次也一樣參加了,
希望大家喜歡這份無料!

原形是2012(還是2013-14)寫給濕濕的學園米英趴囉的延伸



歌的原形則是這首。

學園米英既青春又甜蜜的感覺我非常喜歡
而無論是怎樣的設定都有這麼純粹的愛就是我內心的米英♥

感謝收看!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