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廂房一角【CWT42無料/西法】

  • CATEGORY西法短篇
  • PUBLISHED ON2016/ 02/ 13/ 22:05
  • COMMENT2
*HP設定

*此為CWT42發佈的無料

*西法+微微米英




「我不是很確定這樣到底好不好呢。不過,既然到現在都沒有什麼排斥反應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將手中的魔藥轉了兩圈,醫院廂房的博納富瓦先生再度確認療效並無差錯後,便順手抽走了方才拿來止血的紗布以及橡木醫藥盒。眼見著眼前猩紅長袍的少年漫不經心地整理領帶,校醫忍不住又開了口,「拜託,把衣服穿好是基本禮儀。」

「你說這話跟亞瑟根本一模一樣。」
「說話也要注意禮貌好嗎,是柯克蘭教授--隨便啦,哥哥可不是那個對一點小事情就大驚小怪的奇怪眉毛啊。」
「他的眉毛才不奇怪哩。好啦,這樣就可以回去練習了,謝啦,法蘭西斯!」
「我和你還沒熟到可以互稱名字吧……」

搗蛋鬼瓊斯永遠是人群的目光,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慵懶地輕點魔杖,關上了葛來分多魁地奇隊長離去的腳步聲,才拉開了環繞在病床的拉簾。儘管阿爾弗雷德絕頂聰明,卻對變形學教授的為難和情感一無所知。從他的角度看來,早就能明顯察覺對方的意思絕不只如此,而每每瓊斯跑來醫院廂房打混兼抱怨時,他也不吝指點幾下--只不過看那副樣子,十六歲的青少年腦袋可能尚未能理解亞瑟‧柯克蘭到底在糾結什麼。

「他已經走了?」
「走了。還好沒有露餡呢,安東。」
「還是你的主意好。做了很多次早就熟悉了吧,哼嗯?」
「那當然囉。我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藥草學教授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就坐在病床上,笑嘻嘻地揶揄著。藉著職位方便加上學校一向不過問太多的態度,法蘭西斯可說是在學生和教師之間如魚得水地混得很好。從態度曖昧的眼神交流--或者更加深入的活動,或許。而作為好友,必要時候幫忙掩飾、收拾也早就習以為常。平日沒有課,又不想被找到的時候安東尼奧便會往醫院廂房跑,而時間一久後法蘭西斯自然會為他預留最靠裏頭的床位。習慣成自然後便不需再送貓頭鷹通知,光是出現在醫院廂房,法蘭西斯便會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拉開門讓安東尼奧進入。

「嘿,俺說法蘭。」
「嗯哼。」
「那個女孩子,薇若妮卡?後來怎麼樣了?」
「分了。」
「啥--俺覺得她很可愛的說?這次維持了多久,兩個月?半年?」
「兩周四天。沒有辦法呀,雖然很可愛,但我不適合那種女生吶。」
「每次都是這個理由,難怪開始有學生傳你是愛情騙子啦。」
「那一定是你傳的。」
「哎呀。」

安東尼奧笑起來,不承認也不否認的往床上躺。不大的單人床位子僅能讓法蘭西斯留有一部份坐靠著,他便傾著半身,伸手梳理對方有些自然捲的黑髮。天氣很好,雪快要融化了。他說,我需要叫醒你嗎。俺以為你要跟俺說別的,或趴在這也睡一會。安東尼奧閉著眼回答,如同享受他的撫摸一樣。哎,我討厭麻煩的事,法蘭西斯回應。

這就是他們的相處方式。安東尼奧伸出手按上去時法蘭西斯便主動地低下頭獻上親吻。額頭、鼻尖、臉頰和脖頸,唯獨不接吻--不喜歡嘴唇互相磨蹭的觸感是一個很好的藉口,但當兩個人都用這個理由時,就顯得可笑得且微不足道。這樣也好,不需太多的情話,不用任何真心,對於彼此來說都輕鬆多了。

「只脫褲子也可以唷。反正只是騎上來,俺保證不多碰別的地方。」
「說得好像你能夠多碰哪裡一樣,費爾南德斯先生。」
「『安東尼奧』。」
「要求真多。是的,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教授。」
「去你的,法蘭。」

些微表現出不滿的安東尼奧在法蘭西斯掀起長袍時便閉上嘴巴。狹窄床位加上兩個男人的身體馬上顯得更加擁擠,伸長腳後踢到黃銅床所發出的噪音更是讓法蘭西斯瞪了他一眼。護士長依照他的要求騎了上去,將繫在髮上的緞帶拉下,一頭柔順的金色髮絲頓時遮掩住半副面容,令安東尼奧頓時忘了自己接下來的動作,取而代之地伸手感受軟香金髮的觸感及味道。就如同三年級在活米村向法蘭西斯告白的那一刻,金燦的陽光灑落在後者的身上,漂亮得像是迷拉。

一見鍾情的衝動導致他完全沒有經過查證便開口,法蘭西斯當時的表情直到今天他都還記得。而當他拒絕現實地掀起法蘭西斯的長袍試圖確認時,一切都突然說得通了。原來是法蘭西斯而不是法蘭西絲,梅林的內褲啊。

「你到底要不要做?我是計時收費的哦。」
「口袋裡的加隆全部給你也無所謂唷。反正學生都已經睡著了,做多久都可以。」
「看來跟伊凡有些關係還是有好處的嘛。」
「毛糞石可別這麼快拿出來呀。」帶有誘惑意味地搓揉法蘭西斯的屁股,安東尼奧低聲說。
「那就讓我沒辦法下床不就好了?」法蘭西斯說得一臉理所當然,同時晃動起自己的身體,發現安東尼奧表情轉變的瞬間得意地笑起來,「反應真不錯,教‧授。」

「你這個……」

原先放置在法蘭西斯雙膝上的手往上扣住,安東尼奧看見對方的表情滿溢著得逞的笑容,不知怎地興起了一股想要較勁的衝動:「把俺的加隆還來,騙子。」

而法蘭西斯只是撥撥長髮,露出更加魅惑的笑容。
來啊。

---
後記。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寫到這麼晚,不過作為首次(正式)發出來的西法,
覺得很開心~
從兩點開始寫,一直到七點才寫完XDDD
超級謝謝亞伯特友情相伴QQ有她讓我整個夜晚都不想睡~←其實睏得要死還有點胡言亂語

雖然很喜歡西法,但卻很少寫///艸///
能夠用這種形式也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有機會的話也希望可以補完這樣的HP設定走向兩人真正的談戀愛之旅♥

那麼謝謝拿取&觀看的大家
雖然我一直到下午一點才拿給亞伯特...XD

&農曆年快樂!總算是有一點進度之感哈哈哈
新買了PS4讓我年假都活得好糜爛好好玩啊瑪莉蘿絲好可愛呀!←

2 Comments

我想玩麥塊  

No title

HP設定......難道只是想讓我說出「魁地奇隊長感覺帥到爆了」這句話嗎(並不是(打出這行字的瞬間我好挫敗 我是米廚嗎
我好喜歡這種表面上很像大人的戀愛、其實和某隊長跟某教授相比起來反而在情感層面顯得非常幼稚的關係,用自以為是的方式維持著自以為是的距離,但事實上安東尼奧也有著像「安東尼奧」這種稱呼的執著,可惜他執著的勇氣也僅止步於口頭上的要求而已。這種展現在無用的表面功夫上的偏執讓我覺得所謂的成人真是笨拙啊,一邊開始替好像看起來往前、卻一步也沒敢踏出去的安東尼奧和固步不前、但其實給予了很大寬容的法蘭西斯感到難過了。(我是藍色窗簾專家嗎
定番地很想說好喜歡葛格,可是這篇的安東尼奧也太亮眼了吧,明明再越界的要求都不敢做、假裝安之若素一樣維持這種難以言喻的關係,卻在稱呼和放謠言中傷暗戀(?)對象這種地方散發著閃閃發亮的單純,作為一個大人,表現出這種樣子真犯規啊QQ
看這篇的時候我剛好在聽Avicii的Wake me up,莫名覺得好適合這篇的西法

Guided by a beating heart
I can't tell where the journey will end
But I know where to start

When I'm wiser and I'm older
All this time I was finding myself, and I
Didn't know I was lost

我自己轉換成lost in love了希望Avicii不會哭吧(幹

謝謝恰................
雖然是西法可是...........................我好想看變形學教授跟隊長(恰:幹恁娘

2016/03/29 (Tue) 22:17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葛萊芬多+50分

雖然已經跟你說過了
但這篇留言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幹

等我...PLEASE...
雖然你已經來過台南也討論過整整兩天的HP了
只能告訴你等著我ㄉ兩篇H吧 hate you

2016/04/13 (Wed) 00:23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