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NO!MORE DRINKING!【CWT41無料/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5/ 12/ 14/ 17:32
  • COMMENT0

*惡魔米英設定
*此為CWT41發布的無料

杯盤狼藉的桌子混著震得令人頭疼的音樂,只是走幾步就幾乎踢到兩三個人的情況不禁令阿爾弗雷德皺起眉頭來。
他就知道跑來人界沒有好事,若不是為了愛搗蛋的戀人,身為魔王的他大可不必親自出動。

既然知道亞瑟偷跑出去,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阻止呢?這個問題阿爾弗雷德也問了自己無數次,依然找不到答案。忙碌並不是理由,在近乎無盡的歲月裡面這類的文書作業成為最好消耗時間的活動,而掌握一切的征服感或許就是這個位置所帶來的好處之一。

總是明裡暗裡地允許或視而不見亞瑟的頻繁出入,直到他無法忍耐前,戀人總是帶著毫不抱歉的態度準時出現,手中捧著他愛吃的糖果甜蜜地靠到他身邊來。搗蛋的次數愈發頻繁,亞瑟也正用自己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挑戰他的忍耐極限,卻不肯在每次親吻時說出真心的道歉話語。

算了,反正他也從未真正因此生氣過。與之相比,只是無數次地將小惡魔抱進懷中,試圖用自己的胳膊將他鎖在裏頭。

亞瑟就趴伏在吧台桌上,緊窄的皮衣將身體曲線繃緊得性感,他從未看過亞瑟在人界的裝扮,而今日算是大開眼界,並同時感受到難以言喻的醋勁和無可奈何。那垂在一旁的尾巴在模糊迷濛的燈光之中讓人看不清,而他猜想亞瑟動用了能力讓整間酒吧的人都變得瘋狂以及不可理喻。

隨著他的呼吸顫動,阿爾弗雷德能看出亞瑟只是醉得呼呼大睡。或許還有些許憤怒,以及想立刻喚醒亞瑟的衝動。你找到了引誘我的方式,嗯?阿爾弗雷德心裡想著,用手指憐愛地撫摸過亞瑟的額頭和頭髮,這倒是小惡魔長大的徵兆之一,他的角要比之前長多了,或許翅膀也變得更大了些吧。每次做愛時他會要求亞瑟收起翅膀,而溫柔地愛撫他的小角和尾巴。

對於亞瑟的獨佔慾逐漸超越一切,甚至遠多過於保護慾。回過神來不免對現實皺起眉頭,濃烈的酒味顯然出自於摔碎的酒瓶,而香甜的果醬味則來自亞瑟的身體上,甜蜜的、聞起來有些酸澀,卻讓人無比喜愛。他將亞瑟背在身上,伴著些微的催情果香,突然覺得十足安心。離開之前他將手中握著的粉末全數丟進酒吧的暖爐,而燃起的紫色火焰將讓這裡回歸平靜。

※※※

直到亞瑟睜開眼睛前阿爾弗雷德都舒適地窩在沙發上。看著睡醒的亞瑟坐了起來,一臉迷濛地環顧四周。由於阿爾弗雷德不喜歡過於強烈的光芒,於是只讓房間點起昏暗小燈和暖熱的爐火,而這樣的亮度足以讓他看出亞瑟披在絨毯之下渾身赤裸的模樣十分可口誘人。

「阿爾……阿爾弗雷德?」
「嗯。好玩嗎?」亞瑟沙啞的聲音忍不住讓阿爾弗雷德微笑,他往前傾了一些,試圖將亞瑟的回答聽得更加清楚。
「當然好玩……吶、阿爾,別坐那麼遠,過來這裡陪我嘛。」

順著亞瑟的動作,阿爾弗雷德起身移動過去,床墊下陷時亞瑟的雙手也環繞住了他的脖頸。亞瑟的身上依然有著淡而香甜的果醬味道,而他的吻中卻是醉人的蘭姆酒。你找到我了,阿爾弗雷德。亞瑟喃喃地說,同時笑了起來,剛睡醒的身體溫暖得讓阿爾弗雷德嘆息,緊抱著亞瑟令他安心,於是幾個親吻印在亞瑟的肩膀上,聽甜蜜的戀人發出低聲輕笑。

「你找到我了,阿爾。」
「嗯。」
「那你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呢?」
「不要。」
「真小氣。你上次說你願意陪我做任何事……」

魔王的吻很快就令亞瑟安靜下來,對方緊閉的睫毛抖動著,急著交換呼吸的樣子十分可愛。亞瑟貪婪地舔著他的嘴唇,笑得一臉迷濛,並用身體輕微地磨蹭著他,「既然不願意陪我喝酒,那就和我做愛吧。」

「我真拿你沒辦法。」

知道小惡魔到了明天就不會記得今晚的事情,於是無論是多麼狂亂的想法,或許都能在今晚實現。
將礙事的毛毯撥到一旁去,魔王專心地吻著他,感受亞瑟已經動情而體溫升高的身體,那股酒味凝聚不散,逐漸轉移到腦中和心思,變得無法思考更多。亞瑟的吻黏膩迷人,隨著前者放鬆地往後倒去,阿爾弗雷德的身體也順勢整個壓了上去。將亞瑟困在胳膊之中,盡情欣賞燭火之下搖曳的碧綠瞳孔。

「多摸我一點……」亞瑟輕聲懇求著,或許還未完全清醒,只是順著慾望向他要求。如果是平常,對於亞瑟的主動行為一向不會拒絕的他會順其自然地發展下去,今日卻想教訓這毫無戒心的搗蛋鬼,阿爾弗雷德又親了親亞瑟的鼻子,隨後坐起身拒絕亞瑟的要求。

「不,今天不做。」

「阿爾弗雷德……」
酒精引發的反應遲緩讓亞瑟的動作也慢了幾拍,不明白地瞇起眼睛一陣子後,才像是想通了地鼓起嘴巴。接著,彷彿是嫌沉默地抗議還不足夠一般,亞瑟賭氣地伸手將他往外推,同時張開了自己的翅膀:「如果你、你不抱我,那這張床就沒有你的位子……嗚嗝。」

還未等到他回覆,亞瑟便自顧自地趴在床上,張到最開的翅膀幾乎覆蓋了整張床,現在這裡是我的位子了,你、你自己去找別的地方睡覺吧,笨蛋。亞瑟的聲音悶悶地從枕頭下傳出,惹得阿爾弗雷德無可奈何地露出微笑。

到了明天亞瑟便不會記得,那麼他為了心愛的戀人而不只一次破戒,應該也能夠被原諒的吧。阿爾弗雷德艱難地在不壓到亞瑟翅膀下的情況坐在床沿,同時以手輕輕點弄著蝠翼尖端--上頭的綿密細毛敏感地顫了幾下,才安分地收了一邊起來。而亞瑟轉過頭,依然是用那飽受委屈的眼神盯著他瞧,彷彿阿爾弗雷德才是犯錯而遲遲不肯道歉的人。

「我會抱你的,可以把翅膀收起來了嗎?」
「當然。我、我可是很守信用的噢。」亞瑟聽話地將翅膀疊合,心滿意足地轉過身來,「你不可以騙我……只有阿爾不可以不理我。」

※※※

緊緊抱著那副身體,阿爾弗雷德花了好一段時間在點綴亞瑟胸口的印記。在不斷扭動的亞瑟身上要將齒印留得好看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對方處於些許茫然的表情看上去手足無措又天真可愛,亞瑟的手指輕柔地撫過他的髮根及螺旋狀的角,混雜著呻吟和笑聲,甜美香氣和醉人的酒釀味而如同焚香,遲遲在鼻頭沒有散去。

阿爾弗雷德,啊,那裏……沉迷在被撫觸的愉悅之中,小惡魔舒服地蜷起腳趾,想要逃避又挺起身體讓魔王更深地撞進自己的身體裏頭。毫不抵抗,自在地發出高聲呻吟,在每次扭動和撞進抽出中更深地擁有阿爾弗雷德。

那股身體的飄飄然感取代了所有的痛楚,唯有彼此赤裸的時候,不需任何語言就能夠傾聽告白。阿爾弗雷德的占有溫暖強勢,魔王的身分或許拉開了平常的距離,然而阿爾弗雷德總是最真實而毫不保留的。酒精一定弱化了神經,而使他眼睛刺痛。

在魔王阿爾弗雷德的綿密親吻中變得狂亂又平靜,最後張大嘴卻叫不出聲地全數射在阿爾弗雷德手中。

「……阿爾?」
「嗯。」
「……我喜歡你。可惜我沒有帶著糖果。」
「你已經給我了。然後,現在你該睡了……也太快了吧。」


將滑落到地上的絨毯再次拉起,溫柔地蓋在一轉眼就因為酒精發揮而沉睡的小惡魔身上。阿爾弗雷德露出微笑,而只是一個彈指就熄滅了整個房間的光亮。
我當然也喜歡你,亞堤。



---
後記。
感謝大家來攤位上玩~
雖然寫得很極限,不過光是寫著就覺得惡魔米英好棒啊
不得不說小惡魔和魔王都舔舔:P

雖然標了R18,不過我覺得只是打太快手誤(??
所以就…隨緣XDDDD
幾乎攤位都是R18的刊物我真的很不友善…我會反省的
不過如果有看得開心那就太好囉!

再次謝謝過來跟我說話拿取無料的大家!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