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金色麥米【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5/ 11/ 02/ 02:25
  • COMMENT2
*處男米X英

*架空


房間號碼是十樓的22B。進到房間後他拿出手機傳了訊息過去,並將手機放置在一旁的矮櫃上。在對方抵達前,他決定先簡單地沖個澡,給彼此留下一個好印象。沒想到初次上酒吧就能遇見自己有興趣的對象,這也算是某種幸運吧。話題用幾杯調酒就能輕易打開,不只是外表,連身材也是他所中意的--儘管因為酒精使得腦袋昏沉,亞瑟還是將自己的電話寫在紙條並塞給了對方。

總之他釣了一個比自己年紀要小的大男孩,雖然不確定對方究竟會不會赴約,多少還是抱了些許期望。

門鈴響起時,亞瑟‧柯克蘭忍不住鬆了口氣,同時感到高興。將浴袍隨性圍在身上,推開浴室門時便見到對方,正一臉猶豫地回看著他。開門進來的人是他三天前在酒吧遇上的男孩--阿爾弗雷德‧佛斯特,還在唸書兼打工,完全就是平日在街道上會看到的正常少年,如今卻站在他的面前。
「嗨。我沒想到你真的會出現。」亞瑟先開口,作為大人的他有著立場上的優勢,雖說他在簡訊內已經說自己就算做為接受方也沒有問題,但這不影響平常的對話:「我很高興。」
「是、是嗎……」
「我先洗了澡,抱歉,你不介意吧?」
「不、不會。」
阿爾弗雷德看上去還是相當緊張,亞瑟忍不住從心裡微笑著,「別怕,我不打算就這樣開始。」
「呃,好的。」
「……等等,你該不會……還是…Cherry?」

見對方依然沉默,亞瑟便明白自己的猜測大概八九不離十。若是在其他場合得知和要求不同他一定會不滿在心裡,這次卻奇妙地發現自己對於這份意料之外感到驚喜。他清了清喉嚨,正想表達自己可以擺出教導的姿勢,因著他的沉默而急切想發表意見的阿爾弗雷德卻是先開了口。

「抱歉,如果你覺得我不適合--那、那就這樣吧,這邊的錢我會出的,就當沒這……」
「別這麼緊張。我沒有打算就這麼結束。……老實說,我也沒有那方面實際的經驗。」
「那麼…」
「只能說彼此都很幸運吧。」亞瑟露出了微笑,決定在這場約會中扮演主動的角色。

※※※

原本只用衣服外表確認過阿爾弗雷德的身材不差,沒想到在他洗完澡後出來後看見的是比自己預想地更加強壯。真不錯啊,他這麼想著。小麥色的肌膚配上健壯的身體,仍然看得出青少年的臉龐線條,「像你這樣的人,在這邊的世界很受歡迎呢。」

「是、是嗎?但我去了那間店幾次,都沒人找我說過話,除了你之外。」
「誰叫你上次穿的樣子活像是剛團練完的未成年小鬼。」

亞瑟靠了過去,和阿爾弗雷德有些微的身高差異卻不影響他能夠看清對方的輪廓,同時聞到了薄荷的香味。沒想到眼前的大男孩意外的體貼,令他想要親吻--而他也這麼做了。就連接吻的方式也相當生澀,卻無法討厭起來。他喜歡阿爾弗雷德的嘴唇,順著接吻的動作,也順便拉下裹在對方身上白色的棉質浴袍,露出更多的麥色肌膚和健壯的手臂。肆意地伸手撫摸,這樣和自己一個人窩在窄小的套房自慰要來得有趣多了。阿爾弗雷德有些緊張發癢的舉動相當可愛,一舉一動的樣子全收在亞瑟的眼裡,他能夠感受到大男孩逐漸放鬆的身體和依然有些起伏的呼吸,而阿爾弗雷德似乎也因著他的碰觸而變得臉色紅潤。

「你很壯。現在有在練球?」
「打籃球,我是籃球隊長。……那個,我也可以摸你嗎?」
「啊?當然…哦天哪。」
「怎麼了?」
「…抱歉,沒什麼,我只是沒看過有人穿上浴袍後,還會穿著內褲。」
「呃,我只是…擔心這樣不禮貌。」
「噗。…那麼,我要拉下它了。」

從頭到尾掌握著過程的速度令亞瑟相當滿意,只是手指滑過腹部時他已能看出阿爾弗雷德的勃起--不得不說滿有分量的,不枉他的觀察。作為初次對象來說或許會有些辛苦,只持續一夜的背德感卻讓亞瑟無法自拔。阿爾弗雷德愛撫人的技巧很生疏,隨著他上下起伏的呼吸,飯店的沐浴乳香聞起來更多了些雄性的味道。阿爾弗雷德的手撫上了他的頭髮,左手則是不確定地碰觸著腰際和胸口。真可愛。他有些忍不住了。

阿爾弗雷德幾乎是輕易地被推倒在床上,浴袍(和內褲都)被扯到床下,裸露出毫無一絲贅肉的肌肉線條,和完全無法忽視的下半身。好啦,一直聚焦在這個地方上是有些低級,但他今日來這裡就是來做愛的呀。

「總之,放輕鬆就對了。」亞瑟溫和地說,靠過去親吻大男孩的脖子,「我想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你呢?」
「呃,我想是吧…」

他也同樣緊張,卻比眼前的阿爾弗雷德還要熟知這個流程。他深吸了一口氣,再度要求對方放輕鬆--雖然最需要冷靜的,可能是他自己。足夠潤滑擴張的後面雖然已做好萬全準備,要面對初次的對象還是令亞瑟有些緊張。他模擬著以往自慰的方式將阿爾弗雷德的勃發靠近,深吸口氣後才坐了下去。他低低地呻吟著和保持呼吸速度,並覺得這似乎比他想像中還要來得不疼,以及親密多了。阿爾弗雷德滿是難耐的喘息和深埋在他體內的東西連動著呼吸,亞瑟忍不住彎下身子,讓自己和阿爾弗雷德的胸膛貼得更近。

「亞、亞瑟…你還好嗎?」
「沒、沒事的…先別動、就這樣子…」

阿爾弗雷德抱著他,完全配合的樣子看不出任何不耐,不知為何,甚至還伸出手輕柔地碰觸著他的乳頭。據阿爾弗雷德表示,這也是從成人網站上學來的。對於他的好學只能表示肯定,亞瑟又換了幾次氣才感覺體內不這麼飽脹,他試探性地移動了幾下,這使得身下的青年發出沉悶壓抑的聲音,似乎不是難受的那種。接著,如同原始的衝動--當然長期的成人影片也給了他不少靈感--無論是他或者阿爾,都開始擺動起身體。硬要他說明目前的情況,就彷彿坐在搖搖馬上般的怪異,奇特的是經由肌膚的接觸反而讓胸口從剛才就有股異樣的漲滿感,令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

「好、溫暖……」亞瑟舒服地嘆氣,人體的溫度和無機質的物品之間的落差大得讓他意想不到,在無法思考更多的情況中,只能得出大概從此以後無法再耽溺於單純的自慰這個結論。

隨著他們愈發沉重的呼吸,累積的快感也比剛才要多了些,阿爾弗雷德貼心地握住了他逐漸回到狀態的傢伙,並上下搓揉起來,我、我這樣做可以嗎?亞瑟沒有回答阿爾弗雷德詢問的眼神,只是更加抬高了身體,將抽插的幅度拉得更高了些。無論他或者阿爾也好,都表現得笨拙,亞瑟忍不住想笑,他的賭運一向不佳,卻沒想過累積的報酬大概都算在這次上頭,儘管床上的感情因為慾望和衝動而容易使人昏頭,蒸騰發脹的腦袋卻意外地清醒。即便在一片狼藉中,阿爾弗雷德的眼神依舊清澈。眼珠的流動令他聯想到溪水,湊上來索吻的阿爾他也不討厭。

阿爾弗雷德最後翻身將他壓回身下,並臉紅卻堅定地說他想要試試。亞瑟微笑著,將手摟住對方的脖頸。想聽一些助興的話嗎?他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耳邊問,不等對方回答,亞瑟便已經開口。

FUCK ME HARDER.

看著大男孩倏地羞紅的臉頰和健壯的手臂,亞瑟調整位置讓自己能夠躺得更舒適,並看著對方好半晌說不出話的模樣,在內心暗暗讚嘆自己幹得好。


---
後記。

HEYYYYYYY!
一個轉眼就十一月了2015年結束的速度也太快QQ
大家好久不見!

只是想發說我還活著
卻發了這篇要說H文也不是要說心情抒發也不是的文章,
好喜歡CHERRY米~

出社會後靈魂的減少速度(或我個人的頹廢度)越來越快,
若不是強迫自己做些什麼事可能連這邊都會荒廢掉吧,
在這麼長久的日子中米英占了重要的一部份,或許今後也依然持續。
謝謝收看:D

希望能夠快點更新一些既有殺人又有甜蜜的米英啊!(?

2 Comments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5/12/06 (Sun) 13:13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您好^^
謝謝喜歡~
需要密碼請從旁邊的信箱投遞噢i-81

2015/12/06 (Sun) 23:42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