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你不真的想流浪【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5/ 08/ 31/ 00:49
  • COMMENT0
米→英

Goodbye

and

Goodnight

阿爾弗雷德又再度從噩夢中驚醒。他大口喘息著,從加大尺寸的床上按著額頭,由滿頭的疼痛中坐了起來。大約是晚上看的美劇影集刺激到內心最深的恐懼,源自於孩提時期的夢魘,而這種時候只有亞瑟才能察覺出來。

他想念亞瑟。儘管白日裡如何武裝自己,仍只有亞瑟能看穿他最深的恐懼。他能夠故意忽略他人的嘲笑和揶揄,唯有來自長桌另一端的視線無論如何都無法躲避。
他深愛那個比他年長的戀人許多,甚至彷彿超過了愛自己。
他能夠撫摸那頭沙金色的髮絲直至對方醒來,並用同樣溫熱的手掌按撫上他的臉頰。

你不會是真的想離開我對不對?亞瑟。
當然不是。阿爾弗雷德。



亞瑟離開了兩年,只有一張已經破損的差不多的明信片曾經抵達,反而癡癡等待的像是他一樣。他追著亞瑟,從美國到英國,到了澳大利亞,到了紐西蘭,牙買加,和那幾個幾乎忘記名字的島嶼們。亞瑟總說喜歡到處跑,喜歡漂泊流浪的感覺。於是他跟著亞瑟,保持著一前一後的步伐,運氣好時還能碰到亞瑟一兩天,甚至幾小時,他拉住亞瑟手腕的力道是有些大,而對方永遠是瞇起眼,如同嘲笑。

你就不再多留幾天嗎?
在我還沒找到想要的東西前我還不想停下來。
你想找到什麼?

亞瑟笑起來,靠過來給他迷人的親吻。
我也不知道。

他猜亞瑟想不起來的事情中大概包括他曾和亞瑟交往過。
亞瑟會自然地接受親吻和擁抱,和上床時他低聲喃唸的些微自我,卻不曾開口喊過一次他的名字。
他不只一次終於找到亞瑟的蹤跡,也曾經錯過無數次,
他拉著亞瑟的手,在整個城市中奔跑和穿梭。

他跑過整個玫瑰園在最深處找到過亞瑟。
他抱緊了亞瑟放聲大哭起來。

你不是真的想離開我對不對?
當然不會是。


他撫摸著亞瑟沙金色的髮絲,自紗製的窗簾透進來的月光凝視著亞瑟。
他甚至懷疑並考慮起亞瑟對自己的意義,而後毫不猶豫地放棄這個念頭。
亞瑟擁有他的靈魂,而亞瑟也是他的陽光。
他或許無法將這份陽光保存在手中。



阿爾弗雷德睜開眼睛,亞瑟還在身旁,用溫熱的手掌正溫柔撫摸著他的臉龐。
做惡夢了嗎?阿爾。
……我也不知道。好像吧。

亞瑟輕聲笑著,拍撫著他的胸口說別怕。
你只是在無數的夢中走錯了一個路口而已,等你醒來,我還會在這。
等你醒來,我就不再漂泊流浪。
我在你身旁。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