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英式烹調甜蜜春雞【CWT39無料/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5/ 03/ 01/ 23:53
  • COMMENT0
*此為CWT39發佈的無料

*國擬設定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專心。」坐在正中間的德/國再次按開麥克風重申,「各位,我們是來解決問題--不是增加問題的難度。當然,如果各位能夠更準確地遵守開會時間,或許就可以更早去享受難得的冬日陽光。」

「或者我們也可以把開會時間延後到十點,讓大家明天可以晚點起床嘛、VE……」

「駁回。你只會睡過頭而已,義/大/利。」

「VE,德/國只是不知道冬天有多好睡--」

「說到冬天好睡,我可是不這麼覺得呢……我家要是沒有暖氣的話,真的會一睡不醒唷。」

「總、總之我們快些進入正題吧,德/國先生。」

德/國最後嘆了口氣,嚴厲地瞪了義/大/利一眼(後者瞇起眼睛瑟縮起來,下意識地撥弄眼前的麥克風按鈕)後才坐下:「那麼,請各位翻閱手上第三頁及附件A,再一一提出各國意見。」

美/國無聊地撐著頭,因為遲到所以坐在長桌的最末端,左手邊是正低頭專心閱讀資料的英/國、斜對面則是長得和自己相似的兄弟加/拿/大。在八國都到齊的情況下連一點討論聲音都會變得吵雜,日/本低聲和德/國交換著意見、在德/國旁邊的法/國也開口說了什麼,儼然有認真開會的意思。

好無聊。其實不做什麼事情會照著他原本該呈現的結果的,美/國聊勝於無地低頭翻閱手中的資料。正當他開始昏昏欲睡,一隻手按上大腿時美/國差點嚇得叫出來。

是英/國,要不是看到足以辨認的手錶,英/國側過臉表現得就像伸手的人不是他。明明正在會議中卻能心無旁念地將手在他腿上來回撫摸,到底是怎樣的人啊……美/國只好別過頭,死命盯著那份報告,試圖專心--然後發現注意力正依照比例慢慢移位。英/國是故意的,左手撐著臉,依然在桌面下的右手一開始只在膝蓋和前端戳弄著燙得平整的褲子摺線,接著則用手背緩慢拍打(那支陶瓷錶還是他去年寄去的),並往他的褲頭前進著。

「喂……!」就算多想忽視,英/國所撫觸的部位也太超出預想,「你在幹什麼?」
他的話終於成功讓英/國轉頭,後者露出一抹微笑,卻不回答他的問題。

「喂、英/國……!」
「安靜一點好嗎,美/國!」德/國的聲音讓被點名的他嚇了一跳,手一揮便撞倒了可樂,同時英/國也抽回了手,同時面向他挑起眉毛,就這麼加入看他出糗的行列。

「喂喂,美/國,不專心也要假裝認真啊--」
「就是說嘛。都已經遲到了,還這麼地不認真--」
「才不是咧,」他立刻出口反駁,「只是可樂翻倒沾濕褲子!」

所有人都將眼光集中到他身上,接著好一陣子德/國才放棄地嘆氣,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出要他去廁所清理一下。
「吶,那麼我們也順便休息一下好不好,法/國哥哥有準備好吃的下午茶耶,德/國--」

「說了你別來亂啊、義/大/利……!」

「我贊成休息,因為看著那可惡的鬍子太久身體不舒服。」英/國整理了一下領帶,「還有美/國褲子上的可樂味道讓我無法專心。」

「那麼我們的保姆小少爺有沒有幫美/國準備尿布呀?」法/國毒辣地回擊,「要不要跟美/國一起去廁所?」

「我正打算這麼做呢。順便清理清理我因為揍你手上沾到的血。」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啦各位……美/國你先去廁所、英/國先生也不要這麼激動好嗎。」

「加/拿/大?我以為今天的會議你沒來哩……」

顧不得現場的人還吵鬧著,美/國拽著英/國出了會議室,對方那副無所謂也毫無拒絕的樣子讓他看了就有氣。

***

「你在幹嘛啊!」忿忿地用水擦著褲子,美/國忍不住朝罪魁禍首開火,「靠這樣超像尿褲子的啦……你到底有沒有在看場合……」
「我不知道你也會這樣說呢。」英/國靠在門上,仍然用那副不關己事的態度,「看場合……你不也挺享受的?」
「去死啦英/國……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什麼耶…」
「我想的全都是你。」

英/國這麼說,接著靠過來主動地摟住美/國的脖子親吻。手環在脖子上,享受著彼此唇舌相接的感覺、儘管地點是在隨時可能會有人經過的廁所,不過管它的。一切都是可惡的英/國害的,之後就算要被罵也無所謂了,現在只想要好好地、和英/國交換許久不見的親吻。

「休息時間很快就要過了…快點回去吧。」

「那種無聊的會議不回去也無所謂。」

「是很無聊沒錯……啊?」

「跟我來。」英/國不再讓他有拒絕的機會,拉著他的手就閃進其中一間廁所。

「你想幹嘛……」
「做一些你想要我做卻又不敢說的事情。」

美/國從來沒有這麼感謝過廁所有如此寬敞的設計,即使再多塞入淋浴設備也不會嫌擠。無暇去思考資源浪費多少,英/國接過他的手帕在水槽中沖洗又讓美/國心中燃起一股惱火--這種時候他還在意什麼鬼手帕!

「在會議上惡作劇你覺得很好玩?嗯?」
「偶爾為之是挺不錯的,」英/國抬起臉,從大得可以映照兩人全身的鏡子對上美/國的眼神,「我不是說了嗎?我很想你,所以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重要……」
「你是不是吃錯藥啦?」這種煽情的話聽久了還是很驚人,「而且真的不打算回去?」
「不回去。噢,但你要是想回去,我是不會阻止你的。如果你還要囉囉嗦嗦的,不如吻我。」
「如你所願……」

身高略低於他的英/國閉起眼睛時可以看出他顫動的米金色眼睫毛,越是分享英/國的呼吸,美/國便覺得自己離缺氧就更進一步--他接吻技巧不如英/國是理所當然,強大的經驗值差距依然讓他不得不認輸(還有些吃醋),氣喘吁吁地分開時英/國的笑聲惹得他有些惱,在想開口前又被對方的舌頭纏住。

「就這樣不行了?你還太年輕。」
「少吹牛!你這貧弱的……」
「小聲點。」英/國警告他,「如果你這麼想回去無聊的會議裡就請便。……不要?那就乖乖安靜。」
「唔……」他總覺得英/國有些躍躍欲試之感,即使交往了一段時間,有時還是不太清楚對方的想法。話說回來,其實他也沒搞清楚自己的想法。

外頭有些騷動聲,美/國忍不住將眼光往門把的方向瞥去,英/國也感覺到了,而他的做法則是把門鎖上,並讓美/國靠坐在另一邊沒被水沾濕的洗手台旁繼續吻他。
「讓德/國好好傷一回腦筋吧,」英/國說,「反正平常義大利也是這麼做的。」

美/國不太確定義/大/利式的令人傷腦筋是否包含躲藏在廁所中,不過誰管他,反正褲子還沒乾,與其要回去會議中接受指點,和英/國來些刺激的小活動也無妨。
當注意到英/國的手從胸口滑落至褲頭時,美/國試圖表現得鎮定,「在這裡?」他問,英/國/人聽到後突然笑了起來,不然呢?解開皮帶的動作熟練得不可思議,英/國說,讓大人教你見識世界,小鬼。

好舒服。美/國手按著大理石製的台面時只有這個想法。英/國很懂得取悅他的方法,每下揉捏都恰到好處,和平時自己自慰的方式不同,英/國喜歡小範圍的著重刺激,卻又不到過於強烈的地步,所以能夠好好享受。美/國開始只想靠粗重的呼吸表示他對英/國的動作相當滿意,幾乎要忘記他們身處廁所,和英/國露出的笑容有多麼色情。

「英/國、英/國……」
「嗯……小聲點、笨蛋……」

當門被強而有力的敲擊時美國差點大叫,隨即聽到德/國的聲音時更是嚇得魂飛魄散,顧不得英/國的動作,他首先想到的是摀住嘴巴,並低頭看顯然也有些吃驚的英/國(有些?他怎麼還有辦法不動聲色?)

「別出聲。」英/國將食指豎在嘴邊,「做個乖孩子。」

「美/國,你在裡面嗎?」德/國邊敲門邊問,就當美/國幾乎要自首開口時,他身下的男人居然在這時含住了他。咬到舌頭的感覺非常疼,美/國在自己嘴中嚐到了鐵鏽味,但還遠遠不上英/國帶給他的快感。就像是感覺被放大了數十倍,無論是德/國拍門的聲響、或是英/國舔舐他的感觸,美/國用手死死地按住嘴巴,以免自己再洩漏出更多聽起來窩囊的聲音。英/國搓揉的速度越加快,幾乎到有些粗暴的地步。卻無法從中感到痛楚,滿腦子皆是斷續的空白,發現自己射在英/國手上後美國更是羞憤地覺得寧願還是被誤認為尿褲子也比現在來得體面--或者他乾脆就現在開門迎接斥責算了。

「你這樣子真是可愛。」

「F……!」美/國感覺到自己臉紅了,而這絕對是因為英/國露出了那副性感又可惡的笑容。

總有一天,他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讓英/國看看他的成長!

至於那天結束後兩人如何偷溜出大樓、並在隔天如何接受德/國痛罵,美/國覺得自己已經想不起來了。



---
後記。

大家晚安!
謝謝這次場次上來和我打招呼、認親的朋友,
好喜歡大家!

這是原先發佈在場次上的無料,
真的非常對不起明明是無料,卻要看證件…XDDD
總之希望你們喜歡~

PS.因為最近的風潮,所以這篇其實也叫做English Sweety Pollo (@濕濕&悠悠&萬)
大家一起成為pavone吧!(滾

謝謝大家♥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