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INCUBUS(上)【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4/ 03/ 03/ 00:17
  • COMMENT0
*阿萬生日快樂♥
*眉毛日快樂♥

*黑桃王國米英設定




「噢…」半夜夢醒,感受到身上的重量,國王睜著迷濛的雙眼試圖看清景色--這其實不太必要,依照體重來推算也知道不會是那隻御用捕鼠大臣(他的同伴倒還挺可能的)。這麼一來列在腦海中的清單又縮短一條…


「你終於醒了。」
「好睏…怎麼了?無法壓抑魅魔的力量?」
「哼嗯……你說呢?」

黑桃國的皇后全身赤裸著,僅剩下繫在頸間的金色鎖骨鍊。那是在婚約當日他親手繫上的,一共有七個黑桃--代表了開國的七人,其中也有柯克蘭家族的人--作為誓言之物,皇后喜歡的程度更甚任何東西。

「只有這個沒有脫下呢。」
「我喜歡……那是你為我戴上的。」
儘管只剩下月光透進窗的微弱光線,國王仍可以看出皇后的表情既溫柔又充滿情慾。有時他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唯一確實的是皇后的溫度和手掌,於每晚,於每日,白晝時皇后如同影子跟隨在他身邊,而夜晚皇后便是點亮房間的火光,暖熱他的身子和心臟。

「…吶,抱我。用力的抱我、讓我把這份力量發洩出來……」
「…沒問題。」

他的皇后繼承了柯克蘭家族強大的魔力,也因此從小便經常接觸到各種光怪陸離的事件。有人說柯克蘭家一貫如此,但只有少數人知道皇后亞瑟特別強大的魔力除了與生俱來之外,魔界的影響確實也占了一部分。罕見地,皇后身上寄宿著夢魔,直到能夠克制並分割力量之前,只能靠著發洩釋放過強的能量,雖然有些半信半疑,可國王並不想冒險。更何況,對他來說,甜頭占了多數。

***

夢魔怕光,於是阿爾弗雷德放棄了點燈的想法,逐漸習慣黑夜的雙眼似乎也不需要。他坐起身,接受亞瑟的親吻,有些乾燥的唇摩擦得感覺反而明顯。亞瑟拉扯著他的睡衣,努力想將國王的肌膚裸露出來。總算在些許費力之下讓阿爾弗雷德也脫光了衣服,亞瑟才得意地笑起來。好喜歡你。在耳邊輕輕呢喃著,平常不太說出情話的人,只有在想撒嬌時才會將情緒表達出來。阿爾。

聽到亞瑟的聲音總會有種悸動感,一邊接受著在耳邊的親吻,阿爾弗雷德也熟悉地撫摸起對方的身體。因過瘦而突起的肋骨、往上一些的胸膛上有著黑桃的刻印,每次擁抱他總會細細親吻著那裏,他們交換誓言和承諾,證明就在彼此的胸口上。我也好喜歡你,亞瑟。

滿月似乎是夢魔之力最強的時候,要完全壓抑幾乎已經用完亞瑟所有的體力,到了晚上卻又完全看不出疲態。皇后的鼻音聽起來令人舒服,手指也往下探索著。阿爾弗雷德能感覺到亞瑟發硬的慾望抵在腹部,藉由後者些微急促的喘息,似乎已經無法忍耐。

「摸摸我……阿爾…」亞瑟低聲懇求著,雙手摟緊了他的頸子,下身邊扭動著邊發出難以忍耐的喘息,「嗯、哼……」

這樣的誘惑令人完全無法抗拒啊。阿爾弗雷德握住彼此的性器搓揉起來,強烈的舒服感立刻竄上腦袋。親密地忘了要害羞,只想專注在這份快感並持續下去。揉捏著亞瑟的臀部,對方的喘息聲上升了一個音節,聽著讓阿爾弗雷德心裡如同被填滿一樣。敏感的亞瑟禁不住太多刺激,阿爾弗雷德心想,青澀地一如初夜,但他依然深受吸引。怎樣也看不夠。怎樣也不覺得滿足。撫摸到臀瓣之間有異物,手指尖端撫弄著,他觸摸到了細長的物體,宛如皮革的觸感,前端有個圓弧狀。


「啊…!不行、別捏那裏哈啊啊…」皇后失控地叫了出來,隨即癱軟了身體,即使在月光之下,阿爾弗雷德還是能察覺到亞瑟的頭髮逐漸蛻紅,彷彿他的沙金色髮絲燃燒一般——而自肩胛骨處逐漸隆起的骨狀物漸漸張開,剛生長出來的尾巴如同有意識,捲住了阿爾弗雷德的手腕。而且他無法不去注意到,從紅髮之中長出的黑色小角。

儘管知道動情之後的皇后無法控制力量,如此超自然的變化依然令阿爾弗雷德驚訝。他不確定這股力量是從何時開始和亞瑟共存,然而卻確實地讓心中升起了想更珍惜戀人的憐愛感。都是他必須也樂於接受的,我愛你,如你所是的樣子。

尾巴還握在自己手中,阿爾弗雷德向著尾端推擠,收藏在抽屜的潤滑液變得溫熱,他就這麼順著尾巴往緊密的穴口中順勢塗抹起來。皇后發出的聲音彷彿小貓,嚶唔著邊伸展著身體,棉被和衣服都被推到一邊,看上去既乖巧又令他想要欺負。指尖描繪著入口,阿爾弗雷德輕聲笑著,看亞瑟急切地往他的方向扭動,才將手指插入。

「翅膀會疼嗎?」

「不、不會……唔嗯…多揉揉前面…」口齒不清的要求仍然獲得滿足,發硬的器官被握住上下套弄,不過來回幾次亞瑟便腦袋一片空白,雙腿試圖併攏,阿爾弗雷德卻硬是將之分開。

「很難受的話先發洩出來一次吧?」

「嗯…哈啊…好舒服…嗯嗚……」尾巴不自覺地發軟,從緊纏阿爾弗雷德的手腕無力地滑落,「阿爾…」

「別怕…」國王的聲音低沉溫柔,但於前端的摩擦反而變得力道更強,「別怕,亞瑟。」

看著乳白色的液體濺在手中,亞瑟還在大口喘氣,隨意地抽了紙巾擦拭過後,阿爾弗雷德才過去低頭親吻對方。其實紅髮也很不錯呢,如果能夠點燃燭光看得更加清楚的話就好了。亞瑟伸手抱住他彷彿貪婪地嗅聞著他身上的味道,亞瑟低聲說,再更多。


阿爾弗雷德才剛靠上床頭,亞瑟便隨後跨了上來,磨蹭著彼此的身體並互相親吻。感覺到內部已經變得柔軟,阿爾弗雷德想要開口詢問,卻不斷被亞瑟捕捉到張開的嘴唇。

「想進來嗎?吶、想進來這裡面…對吧?」皇后一邊吻,趁著空檔問著他,「那麼就說你愛我…你愛我,我的國王。」


----
後記。

感謝summer的靈感總結(。
眾所皆知我是個深受惡魔米英吸引的女人…但我又很喜歡黑桃(只是不會寫),
某天在噗浪上該了兩聲,summer大大就幫我總結了,謝謝summer!!


寫的時候完全沒想到,一直到剛才才想起今天是眉毛日(我真該死)
所以雖然還沒寫完←我還是要發!!要發要發!!
我要紀念眉毛日!!

謝謝小雅老伴一直陪我討論~呵呵呵呵(變態笑)
還有萬萬生日快樂!
還有看這篇文章的你!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