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短篇兩則【米英H】

  • CATEGORY工口短篇
  • PUBLISHED ON2013/ 11/ 10/ 23:18
  • COMMENT2
*惡魔米英

*噗浪上放置過其中一篇

*短又沒頭沒尾

☆惡魔英→魔王米


他無法將視線離開對方。
只是遠遠看著也會感受到胸口緊悶的難過。
阿爾弗雷德……

亞瑟又呼吸了幾口,才將確認好多次潤滑完畢的尾巴給小心翼翼地塞了進去。經過幾次已經不再難受,只是那股怪異感總要一段時間才會消去。用右手大膽握著硬挺的性器搓揉,左手則扶著尾巴不讓它滑出來。在發現原來從後面也能得到快感時嘗試了幾次,現在單純地自慰已經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令亞瑟滿足,半是好奇之下他頭一次將尾巴也放了進去。

「哼、嗯唔……」尾巴比手指要來得細長,然而亞瑟依然很難控制它在體內的動作,有些笨拙地用左手推著,卻怎樣也無法碰觸到有感覺的地方。過了許久不免有些焦躁,亞瑟換了個姿勢,往前趴伏並翹高臀部,好讓皮革觸感的黑色尖端能夠更靈活地動作,「哈、啊……」

昏暗的房間裡只有他變得沉重的呼吸和些微進出的濕潤聲響,隨著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專注力更只集中在前方。視線移到了擱在床上的外衣,意識到那是什麼的同時下身也湧入一股衝動。

「呼、嗯哼……」他往前移動了些,將臉埋進了那件襯衫,接著輕嗅著上面的味道──淡到他都要聞不出來,然而他知道這的確就是那個人的衣物。魔王的魔力還殘留了一些在上方,亞瑟明白只要被發現了就不是道個歉、還回去就能簡單解決的。


「魔王……」無法將對方的名字說出來,亞瑟用布料覆上正敏感的前端摩擦起來,眼睛緊閉著彷彿自己身旁有人正在撫摸碰觸,「唔,那邊、再多一些……」

這樣?

「咿…!」當對方的聲音在腦海響起時,下身毫無防備地像有電流竄過。亞瑟驚喘著,幻想如此真實,他從沒有過如此具體的幻想過對方的動作。有些害怕,卻更想嘗試,他想知道更多,不只如此……

他還希望對方真切地撫摸過身體的每一寸地方。

一旦腦袋有了想像,事情就變得容易些。亞瑟憋著呼吸試圖加快手上的動作,現在魔王的手正撫著他。應該會比自己的手還大一些、或許上面還有繭子,然後當它們摩擦過敏感的肌膚便會…
「哈啊、啊嗯……唔…」

後面的尾巴配合地律動起來,亞瑟發顫著,同時前後進行的刺激有些太大,前面是另一個人的手,而後面則是他的尾巴,鮮明又錯亂的快感交替著傳遞過來,沒多久他就覺得自己就快要無法忍受。
前端發麻著宣告即將到達,而在體內搗蛋的尾巴準確地戳刺著敏感處,魔王愉悅的低笑聲和他的喘息混在一起,他就快──

「哼啊、啊啊啊……」手握住的地方一陣濕熱,薄透的布料不防水,很快便漬出了一攤深色痕跡。斷續的喘著還沉浸在餘韻的亞瑟有些失神,那是多麼的真實啊。當尾巴滑出時,不知何處生出的空虛感冒了上來,和滿空間的寂靜一樣壟罩著。

他是個膽小、只能在暗處暗戀欣賞魔王的惡魔。
而他目光追逐的對象從不曾知道他。



***

★惡魔米英H


「上次是誰說再也不敢了?」
「是、是我……嗯哼…不…不要…」
「哼嗯。看來你還是知道錯的,明知故犯,嘖嘖嘖,這就更壞了是不是。」魔王的聲音低沉愉悅,非問句的結尾讓亞瑟敏感地發著抖,彷彿那些話化為舌尖舔舐著他的耳朵一般。他細微地搖頭想否認,但下巴被魔王箝制的狀態下甚至無法好好說話。


「你連認錯時看起來都那麼可愛。」魔王並沒有放開下巴便繼續說下去,「哎。我不是想欺負你的,別露出這種表情嘛,亞瑟,當初不是就說好了嘛。不可以背著我偷偷自己玩,不‧可‧以‧喔。要說幾次你才會聽話呢?」

「對不起、阿爾……再也、再也不敢了……真的…嗯嗚嗚──」無論有多少理由,阿爾弗雷德一定都不會接受,亞瑟當然想要乾脆地放棄掙扎,儘管如此,下方傳來的脹痛難受仍然折磨著他。不讓阿爾弗雷德滿意便不會罷手,亞瑟微弱地呻吟著,晃動著腰想藉著魔王靠近下身的手來舒緩。出乎意料地,魔王沒有移開,反而大方地以手掌包覆著開始搓揉起來。緩解後隨之而來是想攀往高處的慾望,儘管知道正在被懲罰,亞瑟依然忍不住順著對方的動作搖晃。

「哼、哼嗯…阿爾……對不起、對不起……呼啊…」
「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所以、拜託…嗯啊啊、不…」

頓失撫慰另亞瑟又忍不住皺起眉毛,快感被迫中斷和發覺自己的失態讓臉頰又紅又燙,他真的希望魔王別再生氣了,他伸出手不管對方意願摟了上去,尾巴同時友好地捲上魔王的腳踝,希望這樣能夠令魔王心軟。

「每次都這樣撒嬌。」魔王說,「真是狡猾。」
「唔……」
「對不起呢?」
「對不起…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頭髮磨蹭著對方下垂的角,後背被撫摸著讓亞瑟更加安心不少,親吻著魔王的角的同時逐漸滑下至脖頸,嗅聞魔王的味道,「原諒我了嗎…阿爾?」
「還沒有。只是我想不到該怎樣罰你了。」
聽見對方這樣說,亞瑟滿足又開心地笑了起來,「那就不要處罰了嘛,我會很乖很乖……」
「嗯哼?不會有下次?」
「絕對不會有,好嘛……阿爾…抱我…」

魔王在心底嘆了口氣,每次看到亞瑟充滿慾望又可憐的表情就無法繼續下去,因此讓亞瑟養成了這種壞習慣他也得負責任。算了,小惡魔還沒有大膽到敢背著自己胡亂做些事,只是偶爾會因此任性,這也難免。決定將該如何下定決心懲罰亞瑟這件事日後再說,現在他該好好疼愛投懷送抱的小惡魔才是優先之事。

他們吻著,得到原諒的亞瑟更加熱情地持續親吻,裸著的身體似乎因為寒冷而發顫,阿爾弗雷德摟著他,那對綠眼睛瞇了起來。小惡魔總是怕冷。魔王心裡想,空下的手輕輕彈指,壁爐的火焰劈啪彈動了幾下。

小惡魔柔順地被他按到床上,終於確認魔王不再生氣後表情也變得和緩,向魔王展示他的身體。一圈細小的符文刻在亞瑟胸上,墨綠色的印子在白皙的身上明顯不已。多麼惹人憐愛呀,魔王將唇給覆了上去,那圈宛如詛咒的刻印是小惡魔永遠無法離開他的標記。他們如此親密,自己的左胸上也有相同的東西。詛咒和誓約,不就只是換了個名詞的相同意思嗎。

「會癢…」亞瑟在耳邊笑著,注意到目光,抬起頭來迎合他:「我喜歡它在我身上的樣子。」
「……是嗎。我也是。」明明當初疼得臉色發白了,卻還倔強地忍著眼淚的樣子阿爾弗雷德還歷歷在目。那種痛楚的確難以忍耐,就算是他也得咬牙忍過。亞瑟的勇氣讓他佩服更有些感動,「還疼嗎?」


「早就不疼了。但如果阿爾不再愛我,我會死掉。」
「說什麼傻話。」
「我就是這樣下咒的。所以……吶?」

亞瑟抬起手指,憐愛地撫摸過魔王的胸骨,厚實的觸感讓他又多留戀了一會,「阿爾弗雷德……」

舌尖滑過腹部,小惡魔帶有鼻音的哼聲在頭上響著,纖細蒼白的身體總算不再因寒冷而顫抖。火光在房間角落不時晃動,在這棟已廢棄的房屋裡顯得格外突兀。雖說如此,還是挺不錯的。有足夠的空間和舒服的床墊,作為藏身處也很適合。

進入亞瑟的身體,期待已久的小惡魔發顫著,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紅色頭髮蹭著自己有些癢。緩慢地突進著,足夠潤滑的後方並無太大困難,只是亞瑟似乎有些緊張。阿爾弗雷德安撫似的拍著前者的背部,直到他放鬆下來才更推得更加裡面。

「哼、嗯哼……阿爾…」連說話聲音都混了滿滿地難耐,亞瑟低聲喘著,黑色的尾巴無意識地挺直,阿爾弗雷德一發現便握住了他,小惡魔被嚇到而出聲。「嗯嗚…!」

「別怕。亞堤……是我。」哄著突然僵硬的亞瑟,對方扭動著身體並把雙腿環上了他的腰際。一個使力便讓小惡魔成為靠在他身上的姿勢,而後再也忍耐不住地挺動起來。

時間停在這一刻就好了,魔王想,
小惡魔的眼淚看得他既心疼又覺得高興,
說不出原因的高興。


---
後記。
太久沒更新了太久沒更新了,
我再也不敢說上班過後還要一周更新一篇這種謊話。

又是惡魔米英。
沒頭沒尾的兩篇H,嗯嗯應該算吧……

哈嘶!這兩篇都是因為玩了夜止大的遊戲卻因為自己手賤覆蓋錯導致存檔全消打擊過大的產物
嗚嗚嗚但是我這兩天終於全部湊齊了內心只有激動和爽和想嚎叫的心!!!!

希望下次能夠寫KQ,
然後希望這個月能夠再更新一次…(標準好低)

一年又要到尾了,希望大家都能過得平安~
雖然很少更新,我還是很常回來看的XD
如果有想說的歡迎留言告訴我:D

謝謝!

2 Comments

OMA  

No title

我每次都不知道該先說魔王陛下好深情還是小惡魔好可愛 不過反正兩個都要說的XD
要舔的地方太多了只好舔舔恰奇:P

2013/11/18 (Mon) 04:45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OMA

對不起我這篇實在太晚回了QQQQQ

對深情的魔王0抵抗力魔王太帥了魔王魔王還有可愛的小惡魔想舔想幹....(寫的時候都在想這個
OMA才是我想要深舔的對象!!!O皿O
謝謝留言♥

2014/01/02 (Thu) 00:39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