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片段放置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3/ 08/ 25/ 00:58
  • COMMENT2
大家晚安!

真的太久沒回來了> <連看到管理介面都覺得好生疏
今天把以前放在噗浪上的片段整理一下放上來
希望能夠快點回到更新整篇文章的狀態…!


全米英下收♥
2013-04-30

「亞瑟。我只需要你給我機會。真的,如果你能答應,我保證會對你好,絕對不會讓你難過……」阿爾弗雷德說,他覺得自己的舌頭正莫名發顫無法好好說話,因為亞瑟正看著他,第一次沒有逃也沒有露出驚慌的表情。「聽我說,阿爾弗雷德。」亞瑟終於開了口,阿爾弗雷德滿懷希望地看了前者,卻發現對方臉色甚至比以前還更糟糕。「我也是這麼對你的,我保證對你很好、我保證不讓你難受,結果我得到了什麼?你離開了我,你這叛徒。」


2013-05-15 惡魔米英

居然睡在自己身上。
  魔王睜開眼時第一個浮出的念頭如上。過於習慣成自然,當對方的重量壓上來時自己竟然沒有察覺而是繼續睡,已經到了讓自己有些無奈卻又想微笑的程度。趴在胸口的那頭艷紅髮絲依然如火,蓬鬆髮絲中有陣陣香味,阿爾弗雷德認出那是他們浴室裡的洗髮精,由亞瑟從森林的草中興致勃勃調製出來的。還有若隱若現的那對黑色小角,就像主人一樣體型瘦弱卻又那麼有存在感。

  阿爾弗雷德移了移身子,試圖讓身上睡得熟的惡魔能夠好好地滑到身旁。卻在這時才發現對方的穿著和睡前不太一樣。明顯地換了套衣服的亞瑟大概原本別有居心地想做些情事上的惡作劇,卻不知怎地也跟著睡著了。既好笑又可愛的推論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揚起嘴角,有趣地撥弄了繫在他頸子上的項圈鈴鐺,順便觀察起來。

  那似乎是黑羊的裝扮。不知道從哪裡到手的衣服,反正小惡魔的招式永遠只會創新。緊身的褲子多開了孔讓細長的惡魔尾巴鑽出,正捲在魔王的腳踝上。一圈毛絨圍在胸口側方,天鵝絨製的黑色領結打在鎖骨下方,唉啊。這可怎麼辦才好。


2013-05-28 三創 戰爭機器X米英的cross over

戰爭機器XAPH 三次創作 米英


「新兵阿爾弗雷德‧F‧瓊斯報到,長官!」
「噢。哇,又一個新來的熱血菜鳥。」法蘭西斯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一陣,「你分到哪一個小隊?」
「是K小隊,長官!」
「噢。是路德維希,你慘了,小子。他在那兒呢,找那個眉頭最緊的就是了。」

  看著新兵手中抱著頭盔、身上過重的護甲似乎讓他還有些不穩,法蘭西斯心平氣和地轉了過來,他身旁的人和他一起看著對方,卻毫無評論。

「如何?柯克蘭中尉?」
「什麼如何?那孩子看起來還這麼年輕。」

「誰不年輕?」法蘭西斯調整了耳機,看著新兵朝路德維希走去的樣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剛才的對話對象重開話題,「現在能打仗的幾乎都得加入,而他還算好的--至少他看起來像是自願從軍。嘿,他出任務時不正是你值班嗎?剛好可以看他的表現如何。」

「我不期待新兵能有什麼表現。」

「好了啦。別這麼以偏概全,雖然不像你一樣是正統軍校出身,嗯?安柏利之星的受獎人柯克蘭中尉?那時候你才18吧。」

「如果,」柯克蘭中尉說話的聲調突然下降了好幾階,「你受獎的原因是因為眼睜睜看著你哥被炸成碎片,誰還會在意獎牌上的名字刻的是誰?」

「哎,你明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


  柯克蘭中尉不再回話,法蘭西斯也只好把眼光無奈地放回剛才過來打過招呼的瓊斯小子。誰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精兵們的任務每天都和生死交關,但總是好事,在你覺得全世界都陷入絕望彷彿沒有未來,還有這些偶爾樂天過頭的人陪你一起度過。
  是啊。但還有明天嗎?全世界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口,幾乎全聚集在唯一的碉堡上,問題沒有解決,每天都有獸人殺死平民和占領他們本就剩餘不多的領地──牠們甚至學會了偷人類的槍械。無論如何,他們是精兵,維安政府聯盟僅存的希望,只要還能作戰,他們永不放棄。


2013-06-05

「雖然你很囉唆、很愛哭、打電動手很笨、老是只能讓我買外賣;會發酒瘋、愛糾正我、總是反對我的意見……」阿爾弗雷德說,但朝著他張開了雙手,「但是亞瑟,welcome to my life。……對了,你也得改一改你的習慣。不是『打擾了』而是『我回來了。』喔!」


2013-06-16 殭屍背景米英

「聽著,你就跟在我後面,哪兒都不准亂跑,懂了沒?」
「那你給我一把槍啊。」
「不行。」
「為什麼--我已經可以保護自己了,或者你想要看著我在你面前被殺死,媽的。」
「你這小鬼講話真是有夠沒大沒小的。」
「哼。反正你還不是別無選擇才帶著我的。」


  阿爾弗雷德瞪了眼前人小鬼大的少年一眼,他說的沒錯,自己可不是閒著沒事幹,完全是出於別無選擇之下才帶著他--有什麼辦法,整個街區的人都變成『那種東西』,總不能坐以待斃--出來尋找食物和其他補給品,可是這傢伙,亞瑟,卻是個完全不愛親近人的小鬼。說實在的他也不好苛責他,沒人知道病毒是哪來的,就連傳染途徑也未必只有那幾種。當你還處於應該要接受教育乖乖坐在教室裡的年紀時被迫學習如何生存的確是很殘酷。

  就著這種想法,阿爾弗雷德也不想讓亞瑟一個人被留在他們藏身的那棟屋子裡。(當然亞瑟也吵得不得不把他帶出來),他們小心翼翼地繞過了會發出大聲響的水溝蓋和木板,試圖前往三個街區外的小型超市。沒有了政府和人民的地區恢復原始的速度快的異常。在停止供電後就連洗個熱水澡都是奢求。幸好,亞瑟的背包裡有幾個乾洗罐,讓他們的衛生還不至於這麼快就出問題。儘管身上都是廉價的清潔粉味,阿爾弗雷德卻也知道這已經沒什麼好嫌的了。

  亞瑟不肯說自己的過去,阿爾弗雷德也沒得問,帶著他來的那男人死了,下手的正是亞瑟。幸運的是亞瑟在外頭就解決他,但不幸的是他們又因此跑得遠撿了幾塊堪用的木柴回來燒。為了檢查亞瑟有沒有感染,阿爾弗雷德原本要將亞瑟壓在牆上,卻沒想到亞瑟就拿著那根帶血的球棒威脅他要是敢再靠近一步就要讓他腦袋開花。對小孩開槍還得經歷一番思索的阿爾弗雷德開始檢討自已心靈居然還如此正常,下一秒亞瑟卻脫下身上的衣服證明自己沒有被咬過。為何不是個女孩呢。

「你在碎碎唸什麼?」
「沒什麼,」他回過神來,低頭檢視一張像是人們逃亡時留下的紙條,「我說你最好還是不要再拿任何武器走在我身邊。」


2013-07-04 米誕之惡魔米英

「這是什麼?」對於擺在面前的東西感到疑惑,阿爾弗雷德忍不住抬頭看了眼前正一臉笑意的戀人。
「這個叫蛋糕,我偷偷溜去人界買的,排了好久,你快點吃吃看?……還有、偷偷跑出去對不起,不要生我的氣…」

  這要人怎麼生得起氣來?魔王嘆了口氣,觀察小惡魔的神色,對方似乎對自己沒有特別發怒感到安心,但同時也忐忑著眼前蛋糕的味道。亞瑟說要慶祝,然而直到現在阿爾弗雷德都沒有搞清楚究竟要慶祝什麼。是個平常的日子,但從前幾天開始身旁的小惡魔便匆匆地忙進忙出,儘管詢問了,對方卻一臉神秘,直到端出蛋糕他依然沒有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為了慶祝什麼?」
「……今天是阿爾的生日對吧?我想要幫你慶祝,但不知道你會想要什麼…所以…」

  原來是生日。亞瑟怎麼會知道?他不記得自己曾經說過,何況雖然魔界和人界的時間相同,長期忙下來根本不會在意時間(更何況魔界裡可沒有日曆存在,對惡魔來說時間的流逝幾乎難以察覺)。若不是亞瑟提起了,他也不會想起。或許某次他提過後忘了,小惡魔卻把這個日期給記在心上。
  亞瑟還站在桌前發楞,魔王擺手讓他坐下,瞧著小惡魔的眼神有些複雜,也從對方的表情讀出亞瑟目前不知所措,似乎是因為從剛才到現在自己都沒有表態出任何情緒而有些害怕。

「阿爾……」
「嗯?」
「…你不想吃嗎?那我…」
「沒有。來這裡。」

  亞瑟走到了面前,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剛才那份跟亞瑟相同有些不知所措的心情突然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對小惡魔的心意感到一陣溫暖。將亞瑟摟進懷中,對方回抱著,像終於安心下來。

「謝謝你。為我做的任何事。…我們來吃蛋糕吧?」
「嗯!」

  被全心全意地愛著,對阿爾弗雷德而言眼前的戀人遠比蛋糕要可口甜美許多,但若是兩人一起享用的話,或許就會是雙倍的美味了吧。

2013-07-22 獅子王(?)X眉兔


又躲在樹洞裡面了。不論妖精小姐怎樣拍動翅膀小聲鼓舞,哭得滿臉通紅的亞瑟兔就是不想出來。但是好不容易撿來的果子還在樹洞外唷,妖精小姐為他打氣說道,快,亞瑟,你得快點把果子拿進來,吃下去之後就別哭了。不過只是跌倒而已嘛。亞瑟兔搖頭,賭氣地嘟起嘴巴,不是我自己跌倒的,而且那也不「只是」跌倒。森林附近的動物全都欺負他,只因為他的耳朵又長又亂,和每隻兔子都不一樣。

長耳朵的兔子也有好處的,妖精小姐仍然不放棄,你看,它們可以拿來遮住你哭紅的眼睛,也可以讓你聽得更清楚。對不對?你還有我們呀。亞瑟兔想了好一會,才覺得好像真的是這樣。

我的果子還在外面,亞瑟兔想著,我只要趕快出去拿進來就可以了。他抹乾眼淚,吃力地翻過那棵對他而言有些太高的樹幹,正伸出手要撈,果子卻被撿走。

還給我!那是我的!亞瑟兔不甘地大叫,令他奇怪的是那雙手的主人竟然真的將果子給遞到他面前。
你一定就是亞瑟。那把好聽的聲音說,亞瑟才抬起頭,陽光下照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只知道對方的頭髮顏色和陽光一樣燦爛溫暖。我是阿爾弗雷德,森林之主,我想認識你很久了。

亞瑟睜著眼愣著打量了好一會。
那是頭比自己大好幾倍的獅子。

2013-07-30 惡魔米英

「阿爾…?」亞瑟悄悄地露出半顆頭,朝昏暗的房間裡望著。當其他惡魔通知在花園裡的他時,亞瑟便迫不及待地將手上的植物放下,喜孜孜地往兩人的房間飛去。路到一半卻又突然想到自己全身髒兮兮地,似乎不是能直接見到魔王的樣子。於是又往浴池方向飛去,待把身上的髒污洗去後,也已經是接到通知後半小時的事了。

雖然魔王從未生過他的氣,但亞瑟是見過魔王發火的樣子的。想起來還令人害怕,要是那股怒火是針對著自己來的話……亞瑟根本不敢想像。魔王對他一向是既溫柔又寵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想到這裡亞瑟又開心了起來,魔王的名字更只有他能直呼。這種沒有實質作用卻又特別,只屬於他和魔王之間的親暱令亞瑟覺得相當得意。

好想阿爾啊。知道阿爾弗雷德回來,幾週來的寂寞瞬間都不算什麼了,魔王的強大從來都不讓亞瑟擔心,每次出門前卻還是會親吻著自己的唇角說一定會回來。亞瑟的世界只有魔王,但這樣已經足夠。儘管想念,魔王不在時能夠做的事情卻也很多,他和妖精們會往森林或溪邊釣魚或採集水果,並且不用在意回家的時間。有幾次甚至還偷偷睡在森林裡,就像以前一樣。妖精們會施下魔法,看著星空入睡,不像魔界的渾沌無邊。

他儘可能小聲地打開房門,一片漆黑,他多眨了幾下眼,讓眼睛習慣黑暗。床上有人--顯然就是魔王--躺著,卻因為他背對而不知道對方是否睡著了。亞瑟輕手輕腳地爬上床,對方並沒有反應。睡得好熟……

「你回來了,阿爾。」亞瑟輕聲說,靠上了魔王的背,陣陣溫暖和對方的味道讓亞瑟放下心來。他挺起身體親吻對方的脖子,尾巴也捲上魔王建壯的手臂上。

而後他心愛的人一個翻身便撐在上方,亞瑟看到對方滿滿的笑意,在驚訝後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的雙唇貼合在一塊,誰也捨不得先分開,就和他們的尾巴一樣糾纏著。

「我回來了。搗蛋鬼,」魔王低聲說,接吻過後的聲音有些嘶啞,「為什麼沒有馬上過來?跑去哪玩了?」
「我在花園,手髒了先去洗。為什麼回來是叫別人來叫我?」亞瑟不滿地說,隨即因為魔王的撫觸而咯咯笑著,
「我想比誰都快見到阿爾…」

「不這樣做,他們會相信我真的很累了?今天不會有人過來,接下來都是你的時間。」親暱地撫過小惡魔頭上尖起的凸角,魔王咧嘴笑了起來,「好了,想怎麼做呢?全都聽你的。」

他的小夢魔既誘惑又甜蜜地摟住他的頸子,笑聲盪在耳邊,真是可愛極了。

2013-08-09 獅子X眉兔

看著那隻小兔子將身體藏進樹洞時總是忍不住想微笑。好可愛啊。今天也看到他了,和平常一樣,罩著綠色的斗蓬,還有那對有些凌亂毛燥的長耳朵。對阿爾弗雷德來說,亞瑟兔就是森林裡特別吸引人的存在。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麼大的森林裡卻只有一個像亞瑟一樣的垂耳兔,但是這也顯得他非常特別。

2013-08-14 書呆子米X萬人迷英

誰都知道二年級的亞瑟‧柯克蘭在學校是多麼出名的人物。原本體育館總是被那些看籃球校隊的女孩子給坐滿和尖叫,然而在柯克蘭加入了足球隊後,人潮已不若以前那樣多。在熱得彷彿著火的石階上三三兩兩的女孩子並肩坐著,只為了看足球隊練習。而且,聽說,安娜貝爾將他桌上的可樂瓶拿走比劃幾下,柯克蘭很會打架呢。那些想欺負他的人之後再也不敢找他拿麻煩了。

這點倒是真的。柯克蘭真的很會打架,他親眼看過呢。雖然個子不算高也沒有什麼肌肉,但運動神經發達的柯克蘭一點也不費力地將兩個高壯的籃球隊員踩在腳下時阿爾弗雷德剛好經過。

當全班的女生都圍繞在他座位旁嘰嘰喳喳時,書呆子阿爾弗雷德只能將臉給藏在書後面,靜靜地聽她們討論自己暗戀著的亞瑟‧柯克蘭。

2013-08-20 逆轉兄弟

他叫亞瑟。是我的弟弟。不過這麼說,但他是我新媽媽帶來的兒子。我已經夠大了,懂得理解大人世界的分分合合(大概吧),反正無所謂。總之新媽媽叫做卡莉,人很漂亮又和善,除了一開始把他兒子塞給我和我爸時的表情有點可怕。她很忙,忙到很少回家,爸爸說她把我們這裡當做幼兒園。那她怎麼不去找一間真正全住宿的幼兒園呢?

反正她兒子--亞瑟--現在五歲,正處於活潑愛叫和喜歡貓咪的年紀,但他很乖,懂得要輕輕摸那些小動物,上次他和鄰居喬爾一起去了收容所一趟,回來趴在我膝蓋上說想要多養兩隻。後幾天亞瑟的畫本上全都是貓咪,儘管沒人看得出來,亞瑟就是堅持那就是他在收容所看到的貓。真是奇怪,貓的體型會長得這麼大嗎?

說到貓,他喊司康的聲音軟綿綿的,聽起來像喊玉米,而司康總是會趴在他身邊懶洋洋地翻肚子給他看。這很奇怪,因為司康不是隻愛撒嬌的貓。爸爸常說這是紀念他的英國美食旅遊,但我一次都沒在餐桌上看過司康餅出現。



----
累積下來好像挺多的,但每篇都沒有完結…
希望能夠慢慢把他們填完> <

謝謝在我沒有更新的時候還來玩的大家///艸///謝謝!






2 Comments

水仔或者啾啾  

No title

看到戰爭機器的阿米讓我想到的是班卡敏(淚
大概是菜鳥的關係吧www
那個還有呀 獅子王跟眉兔那邊有「暴民奇」出現了哦XD
看到的時候笑了一下
好期待有後續(躺) 逆轉好棒哦>_<

2013/11/15 (Fri) 21:52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水仔

我也是用著班卡敏的感覺去寫的O Q不~~~卡敏~~~<
戰爭機器還有水仔懂真是太好了!唉,我愛柯爾啊(好無關)

唉唷wwwwww因為直接從噗浪複製結果跑出那個我沒發現
趕快刪掉謝謝XDDDD

眉兔獅王最近應該會有(一點點)!!!!
逆轉哈嘶!逆轉好棒!
軟軟的小亞瑟(五歲)我好想對他犯罪~

2013/11/16 (Sat) 02:39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