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蛇來蛇去【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2/ 10/ 24/ 18:55
  • COMMENT8
*烏烏茲拉阿龍的點文

*人類米X蛇男英





  回到房裡,看著床上隆起的被團,就知道又是平常的樣子。阿爾弗雷德將背包放到一邊後開了暖氣,過了一會兒才看見那團棉被又動了動,露出一顆沙金色的腦袋。
「我回來了。不冷了吧?」
「……好慢。」
「抱歉抱歉,教授不放人。」
「我餓了……肚子餓了。」


  從床上露出半個身體,接著很快地以滑行姿勢滑到他身旁。阿爾弗雷德望著也盯著看他的那對睜得大大的綠眼睛,忍不住笑了起來:「那我們來吃晚餐吧。」

  他在房間裡養了條蛇──正確來說是半人半蛇的生物。本來細長的瞳孔看了令人害怕,但看久了卻又覺得相當可愛。舌頭也像蛇一樣有著細長的蛇信,這也讓亞瑟在學說話時有些困難,但時間久了之後,簡單的單字和句子亞瑟居然也學著會說了。喔對了,亞瑟──這是他讓亞瑟窩在自己懷裡時,讓亞瑟自己選的名字。


「嘴巴張開。」
「啊──」亞瑟張口將小白鼠給吞了進去,好一陣子才再次張口。亞瑟一天只吃一餐,每次大概三隻小老鼠,而且一定要坐在阿爾弗雷德懷裡才肯吃。

  阿爾弗雷德不確定亞瑟的壽命究竟有多長,但自從中學遠足將受了傷的亞瑟帶回家直到痊癒後,這條小蛇就再也沒有離開。一開始也把家裡的父母嚇得半死,但知道亞瑟(大概)沒有毒性後,他們就再也沒有表現過什麼。於是亞瑟從一條身長不過一百二十公分長的中尺寸,長到了將近一百八的長度。亞瑟將最後一隻老鼠給吞進肚子裡,接著就往阿爾弗雷德的懷裡鑽。

「……好冷。」
「再一下子就不冷了。乖。」

  冷血動物就是這樣,亞瑟無法控制體溫,只能靠周遭的溫度來因應。知道他怕冷,阿爾弗雷德盡量在冬天時早點回家,暖氣只能回家時開,所以冬天的日子裡亞瑟通常都縮在阿爾弗雷德烘好的衣服堆裡、或者特地買回來的暖暖包上。而只要等到阿爾從學校回來了,亞瑟都會立刻滑到他身旁去,感受人體的溫暖。

「還冷不冷?」
「不冷了。阿爾摸我。」又是用那對大得驚人的眸子盯著他看,阿爾弗雷德只能再多摸了亞瑟的頭幾下。
「愛撒嬌。」
「不是撒嬌…我只是好冷。」
「就是在撒嬌嘛。」

  亞瑟的鱗片也是綠色的,像翡翠那樣晶透,但在別處也有較深的綠色鱗片。一年大概只脫一次皮,每次脫皮時亞瑟都癢得在家裡四處扭,直到把整身的皮給完全蛻下來了,亞瑟的眼睛才會再次恢復清澈。而也要等到蛻皮完,亞瑟才會再次滑到阿爾弗雷德身邊撒嬌磨蹭。
  在森林中亞瑟扭動著奄奄一息時,是阿爾弗雷德發現他了並且帶回家好好照顧。雖然學說話相當辛苦,但阿爾弗雷德一邊為他擦藥時說得那些話,亞瑟也想聽懂。阿爾弗雷德是一個……人。那些形容詞亞瑟不會說,阿爾弗雷德也是他第一個遇到的人,對於亞瑟來說,那就是唯一。阿爾弗雷德說那稱作愛,亞瑟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他喜歡阿爾的擁抱,染上阿爾的味道和溫度,所以他不想離開。受傷的地方早已痊癒,而亞瑟也在阿爾的世界裡學會了相當多。


「…亞瑟,把嘴巴張開。」
「我吃飽了,不要老鼠。」
「噗……」又多摸了幾下亞瑟的頭,阿爾弗雷德張開嘴巴,「啊--」
「啊──」有樣學樣,亞瑟也跟著張開了嘴。儘管不知道阿爾的用意,但阿爾從來沒有做過讓亞瑟不舒服的事。

  直到阿爾的手探進了裏頭,亞瑟嚇得想闔上嘴,卻又怕咬傷阿爾。鮮綠的大眼睛望來望去,感受牙齒上阿爾手指的觸感,正緩緩地從後方移到虎齒。

「不要怕。我只是在看你的牙齒。」
「牙齒癢,一直、摸……不要…」
「好,不摸了。亞瑟好乖。來這裡。」牙齒整齊也沒有晃動的跡象,不知道蛇要不要換牙,不過就現在看來應該還不用擔心。


  鑽了個喜歡的位子,亞瑟吐出了舌頭,想聞聞阿爾的味道:「阿爾……」
「我吃東西,你乖乖的。」
「好。」

  食物的味道和阿爾的味道混成一塊,阿爾弗雷德沒有讓亞瑟離開,而是就著這樣的姿勢吃起了披薩,讓亞瑟能夠窩在他懷中跟著一起看電視──這說起來就更有趣了,亞瑟頭一次在動物頻道裡頭看見蛇時也驚得做出警戒姿勢,直到阿爾好聲安慰多次後,亞瑟才理解隔著一層螢幕的東西不是真的。時間久了,在阿爾出門上課或打工時,亞瑟就都窩在電視機前面,看那些跳動的東西不斷變化,或者聽電視裡傳出的聲音,雖然很多都因為講得太快而聽不懂,但看著七彩的顏色不斷跳動,亞瑟還是相當有興趣。


「阿爾。」
「嗯?」
「那是什麼?」

  依著亞瑟的眼光看向電視,才發現電影正在演情侶接吻的畫面;夕陽落下讓螢幕只剩下兩個人形的黑影,雙脣貼在一起。顯然這就是亞瑟的疑問所在,阿爾弗雷德想了一會,才決定告訴亞瑟那是什麼,反正亞瑟知道了也沒有壞處。

「那個叫『接吻』喔。」
「接…接…」
「接──吻。再跟我說一遍?」
「接…啾…好難,阿爾我不會。」
「唔…那…啾啾?這個你會不會說?」
「啾。」
「噗……哈哈哈…」

  鮮綠色的大眼轉著看阿爾弗雷德笑,直到等他笑完,亞瑟才好奇地將身體給捲到了他身上。
「你在笑什麼?」
「沒有,我覺得很可愛。亞瑟很可愛喔。」
「所以,那是什麼意思?」
「嗯?」
「阿爾剛才教我的字。」

「就是…呃,」這件事突然變得很難形容,阿爾搔了搔頭,「兩個人…把嘴巴貼在一起。然後…可能會伸舌頭什麼的。」
「為什麼要這樣做?」
「噢…那個就是…」雖然並不是沒交過女朋友、當然也有接吻的經驗,阿爾只能想個最能讓亞瑟理解的方式,「因為他們都喜歡對方,所以就親了。…亞瑟?」

  亞瑟又扭了扭身子,繞過阿爾的背正面看著對方。把自己捲成一團時總是可以看見以前受傷的傷疤留在腹側,阿爾曾經跑遍了能拿到藥的店,那些乳白色的膏狀藥物敷在上面疼得亞瑟咬了他好幾口,亞瑟知道自己的牙齒沒有毒,但阿爾的手還是腫起來了。學會說話後,亞瑟還沒有對阿爾道過歉,也總是找不到機會說出口。


「亞瑟?怎麼了?」
「我想要做這個。跟阿爾。」
「咦?」
「我喜歡阿爾。」
「可是……」
「不行?」
「不是不行。」
「阿爾不喜歡?」

  阿爾弗雷德沒辦法一下就回答,直到現在也沒有辦法確認對亞瑟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亞瑟的感情再怎麼明顯,仍然有無法就此坦然接受的理由。比方說,他不確定亞瑟是不是真的了解人類的語言,也不清楚亞瑟究竟會不會在哪天離去。亞瑟是很可愛,但那不足以作為想在一起的藉口。

「沒有不喜歡。只是…」
「我想要試試看。跟阿爾…我想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好吧,他總是拿亞瑟這種眼光和口氣沒轍。簡直像在對未成年犯罪一樣──因為亞瑟看起來年紀也不大──阿爾弗雷德深吸了口氣,決定把腦中的罪惡感給放下,反正就只是一個吻。

「好吧,過來這裡。」
「嗯。」
「把眼睛閉上。」
「嗯。」

  心跳的聲音不知道亞瑟會不會聽到,阿爾弗雷德按住了亞瑟的肩頭,將臉湊了過去,嘴唇輕貼上了後者的,輕巧地碰觸後立刻離開。「…好了。就是這樣。」

「那跟剛才我看到的不一樣,再一次、阿爾…」
「噢天啊……」
「拜託。」看來亞瑟把影集中那些小孩的話和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再一次就好。」

  聽上去就像『再買一個就好』,阿爾弗雷德無奈地嘆了口氣,再度靠近亞瑟的臉蛋。這一次他特地吻得長一點,無法直視亞瑟的眼睛,於是他也跟著閉上了眼。直到舌頭碰到嘴上時才猛地睜開了眼睛。亞瑟伸出了舌頭,在尾端岔成兩部分的蛇信快速地縮了回去,而亞瑟的眼神就像剛才一樣無害又無辜,像是不小心伸出來似的。
「…亞瑟。」
「我想親阿爾。我喜歡……阿爾。」
「唉…」他只能無奈地摸了摸亞瑟的頭髮,已經習慣的蛇男扭動著恢復成在阿爾懷裡的姿勢。

  如果他也能像亞瑟一樣坦率,事情大概會好解決很多。在不知不覺中對這條受傷的小蛇有了感情,但他不確定那究竟是什麼。他能隱約感覺到亞瑟總是想表達什麼,幾次等待著,亞瑟卻又支支吾吾地搖頭說沒什麼。

「我先去洗澡,亞瑟睏了的話先去床上吧。」
「阿爾……」亞瑟還想說什麼,卻被阿爾摸了幾下頭後又再度無法開口。


***

  那天晚上阿爾弗雷德沒有睡得很好,本來應該在懷裡的亞瑟扭了幾下後就下了床、也沒有再回來。睡意朦朧的他睜開了眼,才看到亞瑟自己開了無聲電視盯著。「……亞瑟?」
  明明有聽到,但亞瑟並沒有回頭,阿爾弗雷德只好下床走到亞瑟身旁。開著暖氣的房間並不冷,也因此亞瑟才沒有冷得縮成一團。稍微清醒了一些的腦袋讓他坐到亞瑟身旁,習慣性地摸了摸亞瑟的頭,對方才將臉轉過來。

「怎麼不去睡?」
「咬了阿爾,對不起。」
「咦?」
「我……我的牙齒裡面沒有毒。」
「我知道。」
「可是阿爾的手腫起來了…」
「那是好久以前了,亞瑟又不是故意的不是嗎?」
「可是…可是我要跟阿爾說對不起。」

  亞瑟聽起來快哭了,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了亞瑟眼睛裡頭蘊含著水光,在亞瑟真的哭出來前,阿爾沒有多想就抱住了對方。
「嘿,嘿……亞瑟,冷靜下來。」光是抱著還不足夠,他同時摸著亞瑟的頭髮和頸子,讓對方沒有掙扎的意思,「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啊,沒事了,看,我的手也……」
「我喜歡阿爾。」
「亞瑟…」
「我真的喜歡阿爾…我想親阿爾、把舌頭伸進去…」
「呃…」他好像聽到了什麼很大不了的話。
「阿爾不喜歡我嗎?」
「怎麼會不喜歡。」
「可是你不想親我…因為我咬了你嗎?」

  看來亞瑟不斷想表達的就是這件事。想要道歉,儘管已經過了六年,亞瑟卻一直放在心上。也許是因為亞瑟很特別,不能以一般的蛇來判斷,也無從比較起。他又順了順亞瑟的頭髮,覺得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解開了。
「不是的。我一直在想…你什麼時候會離開。你會說話,但那很危險。…懂嗎?」
「不懂。」在阿爾的肩膀上磨蹭了幾下,第一次被這樣抱著的感覺也很不賴呢。
「亞瑟很特別,所以才很危險。要是別人發現你會說話,那可能會被別人帶走。然後…你就會再也看不到我了。」要讓亞瑟理解最快的方法就是拿自己做譬喻,於是就說了他能想到中算嚴重的理由,「可能會被帶去很遠的地方。」
「我不要跟阿爾分開。」
「……亞瑟。」
  
  聽到了亞瑟堅決的回應,才真正感到釋懷。對方單純的心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正因為如此,自己也應該好好面對心中的想法才對:「我也喜歡亞瑟。」

「…真的?」
「嗯。真的。」
  懷中的蛇露出了開心的微笑,「那我可以一直留在這裡囉?」
「…嗯。當然啊。」
「我最喜歡阿爾……可是想睡覺了。」
「對喔。已經這個時間了。」不急著在今晚將心意讓亞瑟完全明白,亞瑟可愛的地方不只這些,今後還會發覺更多的吧,「好吧,那我們回床上去睡了。來,把電視關掉。」
「我想啾。」
「咦?」
「阿爾也喜歡我,那我們……就可以啾了對吧?」
「嗯…喔…對耶。」  
「我想要跟阿爾親完才睡覺。」
「好吧。來。把舌頭伸出來。」


  亞瑟乖乖地伸出了舌頭,粉紅的舌頭在尾端分岔成兩個部分。阿爾弗雷德湊了過去,先是輕含著亞瑟的舌頭,接著才貼上了唇瓣。發出親吻聲音的同時也發現亞瑟正在笨拙地回應著,閉上眼睛的亞瑟看起來特別認真,更讓阿爾弗雷德心中像是喝下了一堆溫水一樣暖呼呼的。
  一直到亞瑟終於睡著前又花了一些時間,這下阿爾弗雷德終於能夠好好看亞瑟的臉蛋。將亞瑟的瀏海給撥到耳後,因為自己的體溫而溫暖起來的蛇撒嬌地磨蹭了幾下枕頭。
  明天開始,還是先幫亞瑟找件衣服穿上吧。總不能讓那副白皙的身體一天到晚都露著讓他看,這樣,總有一天會發生大事的。  


----
後記。

嘶嘶嘶嘶-(走開
對不起阿龍拖了這麼久!!也因為阿龍打開了我的新世界(?)
蛇蛇好可愛喔蛇蛇/////


8 Comments

夜月龍  

No title

這樣的新世界超棒的阿阿阿阿阿阿阿~
這幾日的河道,大家真的都蛇來蛇去的,我好幸福(喂

說著啾啾的蛇蛇亞瑟,真的超可愛~(開花)
唔喔喔,恰奇的蛇蛇好溫暖、好可愛又好純情喔~~~真的讓我、讓我。。。幸福到心都揪在一塊~我已經無法用文字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其實是文字造詣不好)(乾

2012/10/26 (Fri) 01:19 | EDIT | REPLY |   

Tzu Tzu  

好可愛!!

蛇蛇真的好可愛阿!!!!!!!!!!!!!!!
看到這麼純情的蛇蛇阿米能不疼嗎!!!!!
他們2個都好可愛又單純阿!!!!!!!! 看完心都暖暖的ˊ///ˋ
蛇蛇亞瑟真的超讚的 有在P站看到漫畫 就被萌上!!
能看到這篇文章真的太幸福啦(P站的漫畫都日文T<_T

2012/10/28 (Sun) 22:14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阿龍

蛇來蛇去好多蛇真是太爽了,
阿龍的蛇也好可愛胚囉胚囉X-(X-(

純情的蛇蛇就是讓人想好好疼愛♥♥
唉可惜有壞盈杉(幹嘛連在這裡都要婊她)
謝謝阿龍的喜歡>///口///<


>>Tzu Tzu

青少年才有的純情和單純♥
對阿爾來說這條小蛇已經不只是寵物了還想更深的疼愛他!!
P站的蛇蛇也讓我看得好開心www
可惜真的比較少> <
謝謝喜歡!有空再來玩~

2012/10/29 (Mon) 23:43 | EDIT | REPLY |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2/11/19 (Mon) 12:01 | EDIT | REPLY |   

Chaki  

Re: No title

>>凡稀

嗚嗚晚回了對不起,看完後我好感動喔…!!!居然會有文章被具現化的一天////
即使是膽小鬼阿爾仍然有亞瑟在旁邊陪著他QQ
米英真萌!!!畫出來的凡稀又辛苦又厲害> <!!!!!!!真的好謝謝妳!!!

2012/11/25 (Sun) 23:25 | EDIT | REPLY |   

凡稀  

No title

我還怕我畫的不好,骨架真的有點崩

2012/11/26 (Mon) 11:46 | EDIT | REPLY |   

雜八淳  

No title

我震驚了,肅然盯著電腦螢幕XD
你怎麼不說你的口味這麼重!!!
完了我也要加把勁!!

2013/03/11 (Mon) 11:17 | EDIT | REPLY |   

moyemilio  

No title

亚瑟真是太可爱啦wwww
阿米也是全方位无死角好男人气息泛滥(。So帅!
把“接吻”读成“啾”真是……(猛砸胸口。
恰奇太太的文章真是……不能再棒(。

2013/03/24 (Sun) 16:15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