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You WANT Me?(2)【米英】

  • CATEGORY米英短篇
  • PUBLISHED ON2012/ 09/ 15/ 22:43
  • COMMENT0
*米英架空趴囉



***

  亞瑟很輕,阿爾弗雷德將爛醉的歌手給放到沙發上,喘了口氣。幫亞瑟叫了車,但上車後居然只見亞瑟吃吃傻笑,下班送他到車前的阿爾弗雷德沒有辦法,只好跟著上車要求司機直接開到自己家裡。害怕被司機認出來是亞瑟,於是只好再把自己頭上的帽子給亞瑟。喝醉的亞瑟很安靜,靠在車門旁一句話都沒說。等到阿爾弗雷德轉頭看時才發現他已經睡著了,看起來彷彿更年幼了一些。

  將亞瑟給背了起來,靠在頸邊的溫度很溫暖,進門後阿爾弗雷德將醉倒的歌手給放在沙發床上,只開了電視旁的立燈。些許昏暗的燈光照到亞瑟臉上,對方才因此有些微反應。
「亞瑟?」
「唔……」
「你還好嗎…?」
「…我想、喝水…」
「在這裡。」已經準備好的水杯阿爾弗雷德插了吸管遞給對方,對方迷迷糊糊地喝了,在喝盡了整杯溫水後才用著仍然半醉的眼神盯著阿爾弗雷德。
「…這裡是哪裡…?」
「我家,你沒說你家在哪裡…我只好把你帶回來。」
「你家…」胡亂點頭,但亞瑟並沒有真正理解阿爾弗雷德的話,「嘿…你家…阿爾弗雷德…」
「你還好嗎?」阿爾弗雷德又問了一次,亞瑟看起來很平靜,但他看過太多人喝醉後的模樣。
「我沒、沒事……噁…」
「喔哇啊啊啊,別!別吐在……」看來是說得太晚了,阿爾弗雷德才剛拿了垃圾桶,亞瑟已經無法克制地吐了出來。幸運的是那些穢物並沒有沾到沙發太多、不幸的是亞瑟的衣服被弄得髒汙一片,阿爾弗雷德憋著氣把亞瑟給扶到浴室讓亞瑟坐在馬桶上,才在一番掙扎後將亞瑟的上衣給脫下。

  光裸的上身也如同亞瑟的臉一樣白皙,瘦弱地可以看到肋骨線條。阿爾弗雷德想起了亞瑟某張專輯的歌詞本中也有亞瑟裸著上身的圖,看來儘管過了兩年,亞瑟還是沒長多少肉。就這麼看著,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彷彿忘了呼吸,他崇拜的偶像就在這裡,在自己面前裸著上身。直到亞瑟再度咳嗽才驚醒了他,連忙將那件T-shirt給胡亂用清水沖洗過並丟進洗衣機。
  等到他再度回來時,亞瑟站在臉盆旁洗臉,頭髮沾有水珠的亞瑟看起來更迷人一些,對方轉過頭,像是稍微醒了一些。

「阿爾弗雷德…」
「哈囉…」他正在思考要不要把十幾分鐘前的對話再次重複,畢竟亞瑟有沒有印象都是個問號,「我…我把你帶回我家了。」
  沒想到聽完這句話後,亞瑟笑了出來。他咯咯笑著,接著將微濕的瀏海給撥到耳後:「嗯哼…很不賴嘛,做得很熟練?」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是說,我不知道該…該怎麼──」他說不下去了,亞瑟迅速地靠近他並摟住他的脖子,雙脣緊密貼合又迅速分開,亞瑟的綠眼直盯著他瞧,笑意在亞瑟的眼裡漫開,「這、這是什麼…」
「我很想你帶我到你房間去呢,你願意嗎?」
  到底該不該答應?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的腦袋停止轉動無法思考更多之時,亞瑟又再一次地覆上了親吻:「你真可愛。」

  這一次阿爾弗雷德閉上了眼睛,感受亞瑟的嘴唇,幾乎忘了他是那個曾經遙不可及的明星。唇瓣緊貼著又分開,柔軟的觸感使阿爾弗雷德想加深親吻,而亞瑟也毫不認輸地回應著。偶然摩擦到對方柔軟的舌尖,才讓阿爾弗雷德回過了神。亞瑟的舉動讓阿爾弗雷德驚訝不已,他下意識地理解成亞瑟還沒清醒,微垂下眼觀看對方,當亞瑟回以燦爛的笑容時,阿爾弗雷德想亞瑟果然還是醉的。

「我只有一個房間…」
「那更好了。」
「呃…雖然是雙人床,但另一邊很亂…亞瑟?」


***

  頭痛得要炸開一樣,感到陽光照到臉上時亞瑟緊瞇起眼,想要起身拉窗簾但很懶,於是他以翻身來消極地抵抗,但一移動那惱人的劇痛彷彿在腦內打鼓,亞瑟才不甘願地睜開眼睛。明顯和自己家裡的擺設不一樣,但還未清醒的腦袋無法理解是怎麼回事。或許是昨天喝多了吧,連房間都搞錯了,既然他還好端端地躺在床上,應該是屋主還能接受吧。亞瑟又躺了一會,忍受不了喉嚨的乾渴發痛只好按著頭小心翼翼地坐起身來,一些昨晚的片段零碎地在腦中閃過,感到痛楚前亞瑟已經連人帶棉被摔了下去。

「操。」原本的宿醉疼加上撞到身體讓亞瑟破口大罵,幸好因為捲著棉被沒有撞到頭,當他終於從棉被堆中鑽出頭來時,那眼熟的夜店男孩拿了個馬克杯走了進來。
「我幫你弄了熱咖啡……噢天,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喝太多……謝謝。」亞瑟咕噥著,這才發現身上穿的衣服也大了一號──阿爾弗雷德拿了自己的衣服給他穿:「我怎麼會在這裡?」

「……呃。」果然完全沒有印象呢,阿爾弗雷德只好再度說一次,「我不知道你家在哪,總不能讓你睡在夜店吧……就把你帶回來我家。」
「嗯哼。」
「你下午有工作嗎?現在是早上十點。」  
「這星期沒有。下周才開始要練歌。謝啦,還借我衣服。」
「不客氣…那個、你想吃東西嗎?雖然只有吐司和培根而已。」

  亞瑟抬頭看他,發現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已經紅了起來。亞瑟對於自己的身分多少也有自覺,但眼前這害羞的大男孩居然會在演唱會時做出那麼大膽的動作的確令自己印象深刻。像是個有趣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每發生一件事情都讓亞瑟好像更加了解阿爾弗雷德了一些。除了平常鬼混的團員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社交活動,能夠多認識阿爾弗雷德,就讓亞瑟彷彿再次回到了成名前的時光,那些青澀又有些泛黃的記憶。

「我昨天有做什麼嗎?」
「咦?」
「我總是記不起來喝醉後的事情。」
「呃…那個…」

  亞瑟看著面前的男孩紅了臉,內心暗中笑著。好可愛啊,那一下就臉紅的樣子像極了尚未有經驗的大男孩。雖然昨晚的記憶模糊,但依過去的經驗,亞瑟大概知道昨晚做了些什麼。這句話也是故意問的,想看看阿爾弗雷德會有什麼反應。果不其然的,他看見阿爾弗雷德顯然正在快速思考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
後記。

我真的很喜歡愛害羞的大男孩阿爾♥(有病)
性感得可惡的歌手亞瑟和夜店王子(沒有)都讓我寫得很開心!
希望還能繼續寫米英下去////還是愛死這兩個人了!!!
謝謝收看~最近天氣好像開始轉涼了大家要多保重喔>口<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