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zza Luna

ARTICLE PAGE

Sex & Romance 試閱

  • CATEGORY刊物宣傳
  • PUBLISHED ON2012/ 06/ 11/ 02:16
  • COMMENT1
此為SEX&ROMANCE的試閱。

約五千字左右下收,含有R18描寫請注意!!!
***

  褪下了褲子,亞瑟坐在床邊,有些急躁地套弄著勃發的慾望,最近因為擔心工作而完全沒有發洩,是另外一種渴望。
「哈……」原本是私密的事情,在不久之後就會攤在攝影機下被看個一清二楚。他對自己的身材並不那麼有自信,過於白皙的膚色已經和慘白差不了多遠。加上不算健壯的體型,連他都覺得自己的眉毛是粗得有點過分了。但既然都已經答應了,已經沒有後路可退。
  他嘗試著表現出在鏡頭前的樣子並打開了雙腿,他喊出聲音,並露出了自己想像中的淫蕩表情。本來就相當敏感的前端在刻意搓揉之下甜蜜的令亞瑟幾乎要抽搐起來。強烈的快感讓亞瑟後仰著頭瞇起眼睛,他喜歡在射精前好好折磨自己,讓高潮來得較緩慢卻盡興──兩邊的腳趾都用力試圖分擔因為忍耐而產生的痛苦與快感,在快感降臨前思緒變得一陣白色。體液噴濺在腿上和手上,亞瑟大口喘著氣,這才放鬆地往後倒。

  阿爾弗雷德……
  腦中突然浮出那大男孩的臉蛋和身材,才剛發洩完的性器又因為一陣血氣下衝而重新變得硬直。亞瑟再次坐了起來,急躁地拉開床邊小櫃,自抽屜深處拿出了水性潤滑液及棒狀物體。他決定先來模擬一下。

「嗯唔……」阿爾弗雷德的尺寸大概和這根差不多粗吧,亞瑟望著它,接著閉上眼睛當作是在舔舐阿爾弗雷德的東西。他當然不是處男,只是踏入演藝圈後因為名聲問題而不能再像以前一樣放浪,於是有好一段時間只能靠這些小東西紓解。不滿足但也只能屈就現實,加上現在有許多新奇的情趣玩具,一個一個試用也是亞瑟的興趣之一。雖然有點變態,反正都走上這條路了,也不再需要矜持什麼。

  靈巧的舌尖滑過了微凹的前端,唾液加上刻意吸吮的動作發出了響亮的聲音,亞瑟空出了左手迫不及待地往自己的性器摸去,假裝那是那大男孩的手,粗糙、溫暖,有力且充滿慾求。一這麼想,手在黏滑的柱身上下滑動的模式也像是別人一樣。亞瑟又轉過身體趴跪著,繼續含舔著相當擬真的塑料。過去可是被不少人稱讚過自己的舌技相當厲害,這也是亞瑟相當得意的地方。他喜歡做愛,喜歡追求快感,在決定要拍攝後一直以來懸掛於心的道德操守也稍微鬆開了些,亞瑟認為這不過算是解放自己,並沒有逾越太多道德標準。因為手和嘴而溫暖起來的按摩棒更像真的,亞瑟將它當作是阿爾弗雷德,讓它貼在臉頰好好磨蹭著。粗長的尺寸讓亞瑟無法完全接納,於是只能就著能含入的部份深進淺出。在前方又被挑逗的差不多後,亞瑟沾了些許潤滑在穴口附近,按照過去會做的先將手指尖端打轉著,感受那股特殊感,隨後才將食指插了進去。被撐開的感覺很微妙,靠著潤滑液進入裡面,發出了細小的聲音。一邊緩慢加快手指的動作,亞瑟又將注意力回到了按摩棒上方。

「嗯……」前後抽動著,亞瑟沉浸在單純的動作中,隨即抽了出來,欣賞肉色的柱狀前端泛出的水光:「阿爾弗雷德……」
  原本還有些模糊的影像突然清晰起來,阿爾弗雷德的喘息好像就在耳邊(儘管他從來沒有聽過),想要多感受一點,真實的。
  下體已興奮地和沒發洩過一樣,亞瑟以膝蓋撐在床上,胡亂又淋了一堆潤滑液後便將按摩棒對準後方。
「哈啊、嗯唔……」想像著被撐開的後方是阿爾弗雷德炙熱的欲望,無法好好進入,卻又想快點接受全部,「阿爾弗雷德、嗯……」

  扶好讓按摩棒不會滑出,無法下沉太多的身體只能接受一點,來回幾次進出後才能緩慢地移動,為了不讓快感降低,右手也沒有停下在前方撫慰的動作。安撫燥熱的身體、或是對新工作的不安都不再是亞瑟專心思考的事情,現在一心一意地想要到達頂點,和腦袋中的阿爾弗雷德一起。
  再度倒回床上,亞瑟一邊喘著氣,用右手刺激敏感的乳首,貪求那微小但刺激的快感,揉捏的手指也越發粗暴。摸索著開啟了震動,機械音參雜著摩擦聲聽起來既下流又讓人興奮,亞瑟扶著它讓它更深入一點,手用力捏了一下乳尖才又往下撫摸平坦敏感的腰腹。阿爾弗雷德的手一邊摩擦著,同時吩咐亞瑟將腿張得大開,沒錯,就是這樣……好孩子。隨著阿爾弗雷德說話的停頓點,灼熱且粗大的欲望惡狠狠地擦過前列腺,逼得亞瑟大喊出來,前方卻和急躁的進出不同,緩慢又折磨人的搔刮著。

「不唔嗯……拜託讓我……阿爾……」亞瑟開始凌亂地搖晃著頭,阿爾弗雷德的進出是那樣具大有侵略性,每次重重撞進時都讓亞瑟覺得無法再負荷更多,而被緊迫壓著的前端也不甘示弱地發出訊息,雙重刺激在腦袋裡炸得粉碎,亞瑟忍不住開口乞求,嗚咽的聲音和眼淚一起落下,而阿爾弗雷德的笑容依然性感地挑逗著他。接著在雙手的幫忙之下快感被推向最高點,然後墜落、墜落、變成一陣鮮白,就像濺上腹部的精液一樣。「哈……」

  具體的像是真的一樣的性愛,收拾著殘局的同時亞瑟也莫名思念起在幻想中激烈給他滿足的那個人。
  沖完澡後亞瑟拿起手機,未接來電中顯示了阿爾弗雷德的名字令亞瑟有些意外,下午他們互相留了通聯方式,照理來說沒可能這麼快就有進一步的消息。猶疑了一陣子後亞瑟仍然撥出電話,在自慰過後聽到對方的聲音大概是某種補償吧,能夠聽到真人聲音也不錯。而出乎意料地是阿爾弗雷德立刻就接了。

「哈囉?」
『噢嗨亞瑟,你剛才去洗澡嗎?』
「……打來是有什麼事嗎?」
『明天你有工作嗎?剛才我和公司聯絡過了,明天可以的話過來簽個約,然後來我家練習。』
「練習?」
『做愛方面的。我想你可能沒什麼在眾人面前的經驗?』
「……是沒有。」有的話才奇怪吧。
『所以,』電話那的青年聲音聽起來很開心,『來我家看看我們的契合度囉──身體上的,當然。』


  確認了時間和地點後亞瑟拿出隨身的小筆記本,裡頭記著阿爾弗雷德家裡的住址,心中還是有些忐忑,總覺得每一步都是冒險,而他根本無從得知步伐是對或是錯。那天晚上他睡的不是很安穩,對於工作的不安和憧憬、以及要怎麼跟阿爾弗雷德練習,之後還是不敵睡魔沉沉睡去。

  製片廠有些小,亞瑟跟在阿爾弗雷德後方,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設備簡單齊全的小套房、三床備用床墊,認不出品牌的床罩配上有些廉價的花色,實際上坐上去時床板發出的吱嘎聲有些不妙但還可以接受;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有美國國旗,拍這種片需要愛國心嗎?幸好床單和房間還算乾淨,而浴室裡也放了不讓人討厭的芳香劑。製作人帶著亞瑟繞了一圈並大致解說劇情和拍攝流程後,一群人在房間內坐著,看亞瑟提起筆在合約上簽字。亞瑟看得異常認真,確認裡頭沒有任何一項有惡意壓榨或不合理的要求後,才在那張白紙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這是頭期款,先給你。等拍完後會將尾款匯進戶頭,不要擔心。」
  看著支票上的數字亞瑟睜大了眼,對於這陣子都省吃儉用的他來說這筆錢顯得龐大且不真實,小心翼翼地將支票放入包包內後,阿爾弗雷德站了起來,自然地牽起亞瑟的手:「那我們要先閃啦。亞瑟和我還得好好討論一下怎樣才能讓劇情更加有趣才行喔。」
「阿爾弗雷德,期限沒忘記吧?兩個星期喔。」
「知道啦,一定沒問題的,我對亞瑟很有信心呦!」
  
   
  阿爾弗雷德熟練地戴起帽子和墨鏡,十分休閒打扮的他身材很好。亞瑟有些不甘心的想著,如果是阿爾弗雷德也應徵了雜誌封面,想必也比自己還來得適合一些吧。雖然兩人的身高只差一些,但阿爾弗雷德的體型健壯而且膚色健康,眼睛又是美國人最愛的甜心藍色,就跟那王八蛋博納富瓦一樣,自己沒有的藍色眼睛。回過神來已經到了阿爾弗雷德的住處,抱持著一點期待和心跳加速,跟在阿爾弗雷德身後走上樓梯。鎖上門後,阿爾弗雷德轉過來望著亞瑟,臉上仍然掛著微笑。這對不習慣露出笑容的亞瑟來說簡直是個特技,但他不排斥阿爾的笑容。


「因為攝影機的關係,拍攝時候你會比現在還緊張,所以我們先練習這個吧,」阿爾弗雷德一邊脫衣服一邊說,「這樣在正式來時你才不會因為毫無頭緒而傻站在那裡。」
「噢……」
「亞瑟,你不是處男吧?」
「我當然不是!」急急忙忙地否認,雖然才剛大喊出口亞瑟便後悔了。
「有正在交往的人嗎?」
「……沒有。」
「自慰之類的呢?」

  阿爾弗雷德說的很平常,亞瑟接過他遞來的可樂大口灌了一口,碳酸味在舌頭彈跳著,亞瑟閉起眼感受那股特殊風味好一會才開口:「昨天……剛做。」
「咦──那還真巧,昨天我也有做喔。幻想著你,然後一邊自慰。」
「你……」
「因為亞瑟是我喜歡的那型嘛。所以一邊想著要怎麼對你,接著突然就來勁了。」
  真不知道要說這笨蛋是陽光沒神經還是有意無意地挑逗著他,亞瑟低下頭,而赫然發現阿爾弗雷德的手已經按上大腿:「做……做什麼?」
「不是說過了嗎?我們來練習吧。看看我們的身體是不是很相配呢……亞瑟。把衣服脫掉吧。」

  在阿爾弗雷德的注視之下,亞瑟不太自在地脫下上衣,露出了慘白的上半身。他靜靜地等待阿爾弗雷德的評語,會不會嫌棄他的貧弱呢?會不會看到他的身體後,就改口說要取消……

「……你的身體好漂亮。」阿爾弗雷德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著他看,被盯久了亞瑟又再次無所適從起來,想要移動時卻被阿爾弗雷德按住,而阿爾弗雷德的右手玩賞似地在蒼白的胸口上摸了幾下,顯然是對亞瑟的膚質很滿意:「比我想像得還要棒多了。」
  在這樣的氣氛催化之下,由被撫摸的胸口開始發熱,阿爾弗雷德的指甲修剪整齊,撫摸的動作也漸漸帶有挑逗意味。在乳頭一帶游移著,食指擦過柔軟的乳尖,隨即往上滑過鎖骨、頸子臉頰,在阿爾弗雷德以手指描繪著亞瑟的嘴唇時,亞瑟發現自己已經有了反應。

  阿爾弗雷德正在用獨特的方法挑逗起自己的情慾。當這想法飄過腦袋時,亞瑟想起自己應該也要做些什麼,於是他學著阿爾弗雷德的動作,開始緩慢地碰觸對方。
「叫我的名字。」
「但片中不會用到吧?」
「我喜歡在做愛時喊別人的名字,也喜歡人家喊我的。」
「阿爾弗雷德……」

「阿爾。」捧起了亞瑟的臉,蓊鬱綠色中的疑惑讓亞瑟看起來像無害的兔子一樣,吻上對方唇瓣的感覺很不錯,雖然有些乾燥,但亞瑟的嘴唇很好親吻。阿爾弗雷德首先伸出舌頭,有好一陣子他們互相舔舐過對方的唇舌和口腔,無論是阿爾弗雷德或是亞瑟都發出了享受的鼻音,順勢將亞瑟給壓在沙發上繼續親吻,稍微習慣後的亞瑟也不如一開始有些害怕,纖長的米金色睫毛顫動著,像蝴蝶拍動翅膀時的模樣。彼此親吻著,阿爾弗雷德注意到亞瑟不太主動,就算自己先貼上了亞瑟的上唇,對方也不會馬上回應。反而有些吃驚一樣僵在那裡,這樣還不行。於是阿爾弗雷德稍微抽開,在亞瑟疑惑地望著他時,才再度舔舐起亞瑟被親吻的泛起水光的嘴唇。一陣子的試驗後,亞瑟明白了意思,漸漸地學習也在阿爾弗雷德的嘴上做同樣的動作,這才令阿爾弗雷德意外地發覺亞瑟的吻技相當不錯。

  撫摸過亞瑟的大腿內側,已經有反應的亞瑟能夠看出隆起的模樣,阿爾弗雷德特意避開了那兒,緩慢又輕柔地搓揉起亞瑟的腹部。雖然很想看亞瑟興奮勃起的樣子,但阿爾弗雷德決定暫時不這麼做,最好的東西要保留到最後慢慢享用,他想看亞瑟的眼神裡充滿慾望和難耐,或是無可自制地扭起腰來。已經拍了幾部片也算和其他演員合作愉快,但他們的動作有種特意的做作感,雖然淫蕩卻失真,一眼就看得出來那是展現在鏡頭前的戲碼。

「哈……唔嗯……」來回磨蹭幾次後亞瑟無法忍耐地濕了前端,阿爾弗雷德這才回頭安撫已經硬挺的小東西,而亞瑟單手按著嘴,只能聽到些微的悶哼聲。
「不,把手拿開,叫出聲音來。」
「不嗚……啊哈、阿爾……弗雷德……」脆弱又敏感的神經被指頭挑弄著,陣陣麻藥的甜美感傳到了腦袋,亞瑟想遵從、但又感到羞恥,於是他仍然將手放在嘴上,只是不像剛才緊壓著。而阿爾弗雷德加重了按摩的力道,隔著布料摩擦細緻的皮膚,更讓亞瑟弓起身體發出更多聲音。
「把內褲脫下來,讓我看你勃起的樣子。」
「不行……不要、看……嗯啊!」
「脫下來,想像你正在誘惑我上你,試著誘惑我。」
  
  亞瑟難為情地掩著臉,他希望阿爾弗雷德別再看了,至少別用嘴巴說現在他有多麼不堪。右手抖的不像自己的,當硬挺的性器露出前端時亞瑟覺得這已經是極限,但阿爾弗雷德什麼也沒說。困窘之下亞瑟只好再拉下一點,布料擦過的觸感相當強烈,阿爾弗雷德的眼神也折磨著他。

「不要、再看了……」完全赤裸讓亞瑟十分不自在,阿爾弗雷德盯著他的勃起,像要發表什麼評語,連這裡也毫無看頭,尺寸也只算一般,或許阿爾弗雷德已經在後悔找他了吧?
「摸摸它。」將他的雙腿分開,阿爾弗雷德開始舔舐他的大腿,被舔過的地方像燒了起來,心跳也跟著劇烈跳動。「摸給我看。」

  些許陽光穿過了阿爾弗雷德拉上的窗簾灑進房間,足以讓亞瑟看見自己的身體有多通紅、以及阿爾弗雷德的表情,他又花了一些時間在發抖上才撫上堅硬的莖體。麻痺般的甜美感誠實地傳出來,感到舒服與否並不是亞瑟能夠控制的,但在阿爾弗雷德眼前,感覺都像被放大了數十倍。

「拍的時候應該要這樣……」阿爾弗雷德的手覆了過來,將他的手往旁放,「露出整個前端,讓鏡頭拍你興奮的樣子。懂嗎?手指不要遮住,應該要握住根部的地方……」說罷,阿爾弗雷德的手也跟著動了起來,節奏忽快忽慢,弄得讓亞瑟無法克制地喘息。


---
以上,謝謝收看> <

1 Comments

安西子  

No title

已經匯款預定什麼的都OK啦!!!!!!

恰奇能出本真是太好了唷XDDD

2012/06/11 (Mon) 16:43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